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21章:报应!
    赵立双拳紧攥,眸中怨毒之波翻涌,“在她眼里,只有他们楚氏皇族才是人。其他的人,皆是草芥、是蝼蚁,可以由得他们予取予求!可她却没想到,一向视人命如草芥的自己,有一日也会被人当烂泥一般践踏杀戮!”

    他看向素娘,一字一顿问:“素娘,你不喜欢这样的报应吗?”

    素娘不说话,只呆呆看着他。

    “我喜欢!”赵立道:“我非常喜欢!若非说我有什么难过的地方,那就是我竟不知,她怀了身孕……”

    “那是……你和她的第一个孩子吗?”素娘问。

    “我和她?”赵立满面嫌恶,“她怎么配?她那般肮脏蛮横的荡妇,不配为我繁衍后代!我在成亲前夜便已服下断子汤!”

    “什么?”素娘惊叫,“你怎么会服那种药?”

    “因为我不想做一个男娼!”赵立咬牙,“我无法反抗,那我便毁了自己!这些年只要在她身边,我便一直不间断地服用断子汤,她不就贪恋我这男色吗?那我便让她连一具正常的男性躯体也得不到!”

    素娘惊呆了,喃喃道,“赵立,你是个疯子吧?”

    “是吧!”赵立咧嘴笑,“可能从我被她娶进平西王府的那一天,我就疯了!不过,还好,素娘,上苍垂怜,叫我遇见了你……”

    他的目光落在素娘身上,那狂乱怨毒之色如潮般褪去,温柔深情似浪般涌上来,“素娘,她死了,你以后再不必委委屈屈的窝在这陋巷之中做外室,我会用最最隆重盛大的婚礼,迎你进门!你才是真正的赵夫人!”

    “你……你当真要娶我?”素娘再次被他的话惊到了。

    “当然!”赵立抱紧她,“你才是我的妻子,不是吗?”

    “可是,为什么?”素娘仰头看着他,“我没有花容月貌,只是一个三十五岁的寻常妇人,还体弱多病,总是拖累你;更何况我也无法生养,不能帮你生个一男半女的,我脾气暴躁,常常对你发火,动不动就生气,不管从哪方面来说,我都不是一个讨喜的女子,你为什么喜欢我?”

    “因为……”赵立低头看着她,眸中薄雾氤氲,“因为你是我这辈子第一次爱上的人,也是唯一爱着的人!”

    素娘心如鹿撞。

    “你……你……”她的嘴张着,想说什么,却被赵立打断。

    “好了,咱们不说这些了!你快去换衣裳吧!他们可都等着我们呢!若是出去得晚了,那老匹夫肯定又要说我心虚了!你还有疑问,等过了这一关之后,我慢慢说给你听!”

    “是!”素娘温顺点头,“立郎稍候,我很快便好!”

    “为夫帮你更衣吧!”赵立跟在她身后。

    “不用!”素娘摆手,“你是做大事的人,不要老做这种琐事,传出去,会被人笑话的!”

    “我才不怕!”赵立摇头。

    “可我怕啊!”素娘认真道,“人人都说是我这个病妇拖累了你!”

    “谁在乱嚼舌头?”赵立怒道,“告诉我,我打折他们的腿!”

    “瞧你,又急眼了!”素娘伸手轻抚那面庞,想将他那纠结的眉毛轻轻抚开。

    然而,那里已有了深深的川字纹,想来这些年来,这个男人常常皱着眉头。

    岁月的痕迹,是她无论如何也抚不去的。

    “时间过得真快啊!”素娘喃喃道,“一晃神,十数年就如流水一般逝去,我们的状元郎也老了……”

    “这是嫌弃我了?”赵立笑着轻拧她的脸。

    “不!”素娘指尖轻挑他下巴,“状元郎这张脸,便是到了七老八十,也能令女人倾心发疯的!我现在还记得我初见你时的情形,真真是惊为天人!万没料到这天人竟然下了凡,为我洗手作更羹汤,还为我舍弃了锦绣前程!立郎,你不后悔吗?”

    “后悔!”赵立回。

    “嗯?”素娘眸光微颤。

    “我只后悔,没有早点与你重逢!”赵立一字一顿回。

    “重逢?”素娘看着他,“我与立郎之前并不相识,何谓重逢?”

    赵立笑:“你没听说过吗?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之前或许不识,但也许前世相知相爱,才有今生再度携手!”

    “说的真好……”素娘唇角微扬,“可是,立郎,你当真不悔吗?”

    “素娘,你今日是怎么了?”赵立看着她,“怎么忽然说这么多奇怪的话?”

    “这些话,很奇怪吗?”素娘苦笑,“这些话,其实在我心中盘旋了许久,一直想问你来着,但一直又没有问……”

    “那以后再问,好不好?”赵立轻轻将她的身了扳转过去,“好素娘,快去换衣裳!再耽搁一会儿,那老匹夫说不定会直接闯进来呢!”

    夫妻俩携手回到花厅时,厉冥果然已经等得很不耐烦,见两人姗姗来迟,撇嘴道:“你们两个,该不会在对口供吧?去了这么久才回来!”

    “国公爷多虑了!”赵立淡淡道,“我家娘子乍闻噩耗,十分惊恐,我便安慰她一会儿!”

    “你家娘子?”厉弘轻哧,“原来外室也算娘子吗?”

    说话间,那目光不住往素娘身上瞥。

    素娘被他看得很不自在,低着头不吭声。

    赵立上前,挡在她面前,拉着她的手攥得更紧了。

    “厉大人的这个疑问,我们巷中的长舌妇们也常有!”他淡淡道,“答案我已经告诉她们了,厉大人若实在好奇,不妨向她们讨教!今日王爷是为命案而来,我就不方便再为您细述了!”

    他这话虽说得软,但话外之音却极硬,只差没指着厉弘的鼻子骂他长舌妇了。

    厉弘又岂能听不出他话外之音,气得那面色变了几变,但他方才的话实在有长舌之嫌,只好咬牙忍下,转而道:“楚思嫣死了,你这外室有什么好惊恐的?难不成,人是她杀的吗?”

    “厉弘你这脑壳是被驴踢了吧?”楚知白鄙夷开口,“想断案子,就不要那么多废话!想说废话,就滚出去跟那些长舌妇聊!东扯葫芦西拉瓢的,竟扯些没用的事做什么?蠢成这样子,怎么做暗卫统领的?”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