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17章:是你带走了楚思嫣!
    他说到最后,恨得咬牙切齿。

    苏沉央默然。

    看来这位郡主的品行,还真不是一般的差。

    女子包养面首,也讲究个你情我愿,若云涧真不愿意,她却以权势身份相压,的确是跟流氓恶棍没什么区别了。

    “班主,我不是故意的……”赵立哑声道歉,“我找云涧,无意兴师问罪,我就只是想问他当晚楚思嫣的去向,我没想到……”

    “你少在这里假惺惺!”班主唾道,“你说云儿自己跳的,他便是自己跳下来的吗?我看分明是你故意推他坠楼!”

    赵立一怔,旋即正色摇头:“我没有!我为何要推他下楼?”

    “因为他撞破了你的秘密啊!”班主悲愤莫名,抛开了所有顾忌,恨声道:“你还跑来问他去向,难道楚思嫣最后不是跟你在一起吗?”

    “跟我在一起?”赵立脱口叫,“不可能!”

    “不承认?”班主冷笑,“你不承认我也拿你没办法!咱又没有什么证人能证明!那两个丫环也死于你手吧?”

    “班主,既没有实证,还请不要信口开河!”楚知白淡漠开口。

    他的声音不大,语气也还算客气,但自有一股慑人的威压。

    班主抬头看了他一眼,终是将那情绪收了收,哽声道:“回王爷,小的并非信口开河!这话是昨夜小的听云儿亲口所说!”

    “他说是赵大人杀死了自己的夫人?”苏沉央急急问。

    “他倒没这么说……”班主道,“昨日他被那淫妇叫了去,要他陪着上山,一直到子时方回来,回来时鼻青脸肿,神色惊恐,也不知被谁打。”

    “他每次从那淫妇处回来都是情绪低落,可这次却似被吓坏了,我便上前宽慰,他告诉我说,他被那妇人缠着索欢,正在那里腻歪着,忽然听到她夫君的声音……”

    赵立一脸惊愕:“这怎么可能呢?他莫不是听错了?”

    “你觉得会听错吗?”班主冷笑,“他与你夫人偷情,心里对你这位夫君不知有多心虚畏惧,时刻警醒着,生恐被人撞到,再酿出祸事来!”

    赵立叹口气:“既然说是我,那就姑且是我吧!那接下来呢?又发生了什么事?”

    “他听到你的声音,吓得半死,立时就要跳窗而逃,却被那淫妇死死拉住,不许他走,那边又让丫环开门……”

    班主说到这里,恨得破口大骂,“真正是无耻淫荡至极!便算城中人人皆知她是荡妇,在自家夫君面前总还要顾及些颜面,可她却偏要丫环把你带到卧房里去!”

    “呵……”赵立轻叹,“这种事,本官是疯了不成?非要自取其辱?”

    “你不用假惺惺地洗白自己!”班主瞪着他,“你当时不光进去了,还狠狠地教训了云儿一顿,打得他都吐了血!你那右手不就是打他时蹭伤的吗?”

    赵立听他提到手,下意识地把自己的右手抬起来,上面果然一片淤青红紫。

    苏沉央面色微变,盯住了赵立。

    赵立倒是面色不改,只是扬起唇角笑了笑,也不再为自己争辩,只道:“这还真是巧……无妨,你继续说!”

    “还有什么好说的?你昨晚才将他打得半死,今儿又来寻他,他岂能不慌不怕?你是巴不得他死!他死了,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你都做了什么!可是,你没想到吧?云儿他将昨晚的事,全都告诉我了!”

    班主恨声道,“昨晚,楚思嫣就是被你强行带走!定是你头顶绿帽,忿恨至极,才杀了他!生怕被人追罪,索性就藉着杀人魔的名头行事!你这点小心思,当谁看不出来吗?你这个杀人恶魔!你还我云儿的命来!”

    说着,忽地站起来,向赵立恶狠狠扑过来。

    容景见状,忙伸手拦住他。

    “容侍卫,无妨,让他过来吧!”赵立被他控诉唾骂,却并不气恼,那眼底反而满满的悲伤怜悯。

    他涩声道:“你若心里难受,便打我几拳吧!我绝不还手!”

    “赵立!”楚知白眉头微皱。

    “王爷,无妨的!”赵立咧嘴笑,“这班主这把年纪,便由得他打,他又有多少气力呢?世间最悲伤不过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云涧是扶月楼的台柱,又是班主自幼抚养长大,情份自然不比寻常!他如今死得这般凄惨……”

    他说到最后喉间哽咽,似是再也说不下去,黯然垂下了头。

    苏沉央自班主指证他起,便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看,看到这会儿不由疑窦重重。

    这位赵大人的脑回路还真是跟常人不一样。

    正常人若是被人冤屈,便算修养再好,也难免生气恼怒,要力证自己清白。

    若是被人戳中心事,那更是要气急败坏,可他不气不亦不恼,看着班主的眼神,反而是满满的心疼难过。

    这种情绪,实在是太反常了!

    班主也被他这举动惊呆了,愈发愤恨,高声叫骂道。

    “好你个斯文禽兽!你以为你这样,就能洗脱你的罪名吗?你休想!云儿便是做了鬼,也绝不会放过你的!你有种就杀了老夫,老夫和云儿一起化作厉鬼,永生永世缠着你,让你世世代代不安生!你不要以为,你有江东王做后台,老夫便怕了你了!我就算是死,也绝不会放过你!”

    “说得好!”

    忽然,身后有人接腔,那声音透着难言的快意。

    苏沉央回头,正碰上厉氏三狼那得意洋洋的目光。

    楚知白那一招声东击西,把厉冥的鼻子撞肿了,但他到底不是苏千鸣那样的文官,他也是跟楚知白不相上下的沙场悍将,父子三人合力,将那石像推开,便又急急的追到了扶月楼。

    楚思嫣跟扶月楼台柱云涧的那点破事儿,很多人都知道,赵立一开口他们便知道楚知白他们他说到最后,恨得咬牙切齿。

    苏沉央默然。

    看来这位郡主的品行,还真不是一般的差。

    女子包养面首,也讲究个你情我愿,若云涧真不愿意,她却以权势身份相压,的确是跟流氓恶棍没什么区别了。

    “班主,我不是故意的……”赵立哑声道歉,“我找云涧,无意兴师问罪,我就只是想问他当晚楚思嫣的去向,我没想到……”

    “你少在这里假惺惺!”班主唾道,“你说云儿自己跳的,他便是自己跳下来的吗?我看分明是你故意推他坠楼!”

    赵立一怔,旋即正色摇头:“我没有!我为何要推他下楼?”

    “因为他撞破了你的秘密啊!”班主悲愤莫名,抛开了所有顾忌,恨声道:“你还跑来问他去向,难道楚思嫣最后不是跟你在一起吗?”

    “跟我在一起?”赵立脱口叫,“不可能!”

    “不承认?”班主冷笑,“你不承认我也拿你没办法!咱又没有什么证人能证明!那两个丫环也死于你手吧?”

    “班主,既没有实证,还请不要信口开河!”楚知白淡漠开口。

    他的声音不大,语气也还算客气,但自有一股慑人的威压。

    班主抬头看了他一眼,终是将那情绪收了收,哽声道:“回王爷,小的并非信口开河!这话是昨夜小的听云儿亲口所说!”

    “他说是赵大人杀死了自己的夫人?”苏沉央急急问。

    “他倒没这么说……”班主道,“昨日他被那淫妇叫了去,要他陪着上山,一直到子时方回来,回来时鼻青脸肿,神色惊恐,也不知被谁打。”

    “他每次从那淫妇处回来都是情绪低落,可这次却似被吓坏了,我便上前宽慰,他告诉我说,他被那妇人缠着索欢,正在那里腻歪着,忽然听到她夫君的声音……”

    赵立一脸惊愕:“这怎么可能呢?他莫不是听错了?”

    “你觉得会听错吗?”班主冷笑,“他与你夫人偷情,心里对你这位夫君不知有多心虚畏惧,时刻警醒着,生恐被人撞到,再酿出祸事来!”

    赵立叹口气:“既然说是我,那就姑且是我吧!那接下来呢?又发生了什么事?”

    “他听到你的声音,吓得半死,立时就要跳窗而逃,却被那淫妇死死拉住,不许他走,那边又让丫环开门……”

    班主说到这里,恨得破口大骂,“真正是无耻淫荡至极!便算城中人人皆知她是荡妇,在自家夫君面前总还要顾及些颜面,可她却偏要丫环把你带到卧房里去!”

    “呵……”赵立轻叹,“这种事,本官是疯了不成?非要自取其辱?”

    “你不用假惺惺地洗白自己!”班主瞪着他,“你当时不光进去了,还狠狠地教训了云儿一顿,打得他都吐了血!你那右手不就是打他时蹭伤的吗?”

    赵立听他提到手,下意识地把自己的右手抬起来,上面果然一片淤青红紫。

    苏沉央面色微变,盯住了赵立。

    赵立倒是面色不改,只是扬起唇角笑了笑,也不再为自己争辩,只道:“这还真是巧……无妨,你继续说!”

    “还有什么好说的?你昨晚才将他打得半死,今儿又来寻他,他岂能不慌不怕?你是巴不得他死!他死了,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你都做了什么!可是,你没想到吧?云儿他将昨晚的事,全都告诉我了!”

    班主恨声道,“昨晚,楚思嫣就是被你强行带走!定是你头顶绿帽,忿恨至极,才杀了他!生怕被人追罪,索性就藉着杀人魔的名头行事!你这点小心思,当谁看不出来吗?你这个杀人恶魔!你还我云儿的命来!”

    说着,忽地站起来,向赵立恶狠狠扑过来。

    容景见状,忙伸手拦住他。

    “容侍卫,无妨,让他过来吧!”赵立被他控诉唾骂,却并不气恼,那眼底反而满满的悲伤怜悯。

    他涩声道:“你若心里难受,便打我几拳吧!我绝不还手!”

    “赵立!”楚知白眉头微皱。

    “王爷,无妨的!”赵立咧嘴笑,“这班主这把年纪,便由得他打,他又有多少气力呢?世间最悲伤不过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云涧是扶月楼的台柱,又是班主自幼抚养长大,情份自然不比寻常!他如今死得这般凄惨……”

    他说到最后喉间哽咽,似是再也说不下去,黯然垂下了头。

    苏沉央自班主指证他起,便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看,看到这会儿不由疑窦重重。

    这位赵大人的脑回路还真是跟常人不一样。

    正常人若是被人冤屈,便算修养再好,也难免生气恼怒,要力证自己清白。

    若是被人戳中心事,那更是要气急败坏,可他不气不亦不恼,看着班主的眼神,反而是满满的心疼难过。

    这种情绪,实在是太反常了!

    班主也被他这举动惊呆了,愈发愤恨,高声叫骂道。

    “好你个斯文禽兽!你以为你这样,就能洗脱你的罪名吗?你休想!云儿便是做了鬼,也绝不会放过你的!你有种就杀了老夫,老夫和云儿一起化作厉鬼,永生永世缠着你,让你世世代代不安生!你不要以为,你有江东王做后台,老夫便怕了你了!我就算是死,也绝不会放过你!”

    “说得好!”

    忽然,身后有人接腔,那声音透着难言的快意。

    苏沉央回头,正碰上厉氏三狼那得意洋洋的目光。

    楚知白那一招声东击西,把厉冥的鼻子撞肿了,但他到底不是苏千鸣那样的文官,他也是跟楚知白不相上下的沙场悍将,父子三人合力,将那石像推开,便又急急的追到了扶月楼。

    楚思嫣跟扶月楼台柱云涧的那点破事儿,很多人都知道,赵立一开口他们便知道楚知白他们下一步会来调查谁。

    厉冥跟得那么紧,主要是怕这案子再牵涉到自己这一方的权贵,万没料到一进门即听到班主的话,知道此案竟将楚知白的人、新任京兆府尹卷进来,喜得嘴都笑到了耳朵根。

    下一步会来调查谁。

    厉冥跟得那么紧,主要是怕这案子再牵涉到自己这一方的权贵,万没料到一进门即听到班主的话,知道此案竟将楚知白的人、新任京兆府尹卷进来,喜得嘴都笑到了耳朵根。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