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12章:被恶心到了!
    “可是这么陡的山坡,他是怎么把人带下来的?用驮的?可郡主那么胖,从灵济寺背到这里,这么远的路岂不是要活活累傻了?”

    “自然不是背的!”他身边随行的小厮李浓道,“你没见这地上有马蹄印嘛!肯定是骑马把人带过来的嘛!”

    “还真是呢!”李惟安蹲下来看地上的蹄印,“我滴个乖乖,这蹄印够大的呀!这是一匹好马呀!不过就算有好马,从灵济寺到这里要翻过好陡一个坡呢!这得是什么马才能翻得过来?你见过能爬这么陡坡的马吗?”

    李浓抬头看那山坡,下意识摇头:“别说,还真没见过!马都不太能爬坡!”

    “那会不会不是马,是骡子啊!”李惟安脱口道,“你瞧瞧这蹄印,是不是跟马蹄印有那么一点点区别呢?我记得马蹄不分瓣的,但你看这蹄印,明显有分瓣嘛!王爷,苏姑娘,你们看这蹄印,到底像什么啊?”

    苏沉央对这些倒是真不了解,但楚知白却在李惟安的提醒下瞬间了然。

    东境多山,他是东境之主,对于驮拉货物用的骡马自然再熟悉不过了。

    “这是骡子!”他笃定道,“凶犯是用骡子把楚思嫣运过来的!”

    “这么说,我还真蒙对了?”李惟安得意洋洋自夸,“哈哈,我还真是厉害!慧眼如炬啊!这楚京的骡子,多是在各大货栈所用,若是去那里查,没准能有什么线索呢!”

    楚知白掠他一眼,转向苏沉央:“本王差人去查!”

    “对对,快些去查!”李惟安不要脸的接话,“你瞧瞧这里,地势低又涝,新近又下了场雨,那骡蹄上肯定会有印迹的呀!”

    楚知白轻哼:“骡子本就用来驮负重物,翻山越岭,下雨也不光只是灵济山下雨,别的山也下了,哪个骡子蹄上没印迹啊?”

    “这倒也是哦……”李惟安摸头,“这本来到处都泥……啊啊……”

    他忽然又惊叫起来。

    “你干嘛?”楚知白没好气道,“一惊一乍的!”

    “这土!”李惟安激动的戳着地面,“王爷你看这土!”

    “土有什么好看的?”楚知白皱眉。

    “这土是红色的!”李惟安弯腰挖起一块大泥团,献宝似的往他面前送,“这红色的土,别的地儿应该没有吧?这附近的山啊坡啊我可都爬过了,从没见过这样的红土!”

    楚知白这时也明白过来了。

    “这是红色苔藓!”楚知白喃喃道,“这是小红草枯萎腐烂后留下的,只有气候潮湿之时,才会生出这样红色的苔藓!今年入秋之后,雨水颇多,往年倒是不常见!”

    “那别的山上,是不是就没有这种红色苔藓?”苏沉央激动问。

    “应该没有!”楚知白缓缓摇头,“我只在灵济山中见过这种小红草!”

    “不是应该,是绝对!”李惟安笃定道,“王爷你幼年离京,久居东境,苏姑娘你是深居简出,可我却是经常在外头晃的,这方圆百里的大小山头,我可都爬过的,别的地方都没有这种小红草,只有灵济山才有!”

    “不管怎么样,先去查证再说!”楚知白道。

    “快查快查!”李惟安兴奋叫,“要是从这个线索查到了那魔头,我岂不是大功一件?”

    楚知白掠他一眼没吭声,只叫人过来安排,李惟安那边却是手舞足蹈,自吹自捧。

    “哈哈!我就要抓到杀人魔了!那么多人都抓不到的魔头,就因为我这一双慧眼,他就无所遁形!我怎么这么厉害呢?哎,姑父!”

    他屁颠颠地跑到厉冥面前蹦哒着,“我要是破了此案,是不是就能正式升成大理寺卿了?”

    厉冥报之以白眼。

    “你这个样子,哪里像大理寺卿?”他伸手按住他,“站好了,不许再跳!”

    然李惟安开心起来,谁都压制不了。

    他嘿嘿笑着跑开去,又在苏沉央面前显摆:“苏姑娘,依我说,这追凶断案也没什么难的,就是要特别细心点就是了!你看我这么有天份,你以后就带着一起玩,好不好?”

    苏沉央看着他不吭声。

    她现在严重怀疑,这个李惟安有蛇精病。

    “好不好嘛!”李惟安扯着她的衣角晃悠着,那双妩媚的狐狸眼勾魂引魄,“你看我还是有点用的,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放屁也能添风嘛!”

    苏沉央:“……”

    居然自比为屁……这位李大人,还真是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官威啊!

    楚知白也被李惟安恶心到了,嫌恶地瞪了他一眼。

    然而李惟安的脸皮,堪称是厚比城墙,哪怕有四只白眼翻他,他依然腆着脸笑得开心,媚眼乱飞,飞得苏沉央眼花缭乱。

    “滚!”楚知白唾了一口,伸手扯过苏沉央。

    “我们去灵济寺吧!”他道,“这里应该不会有什么发现了!”

    两人一起返回,来时不觉得累,回去后才知这两道坡有多陡。

    苏沉央体力不济,累得气喘吁吁。

    楚知白健步如飞走在前面,一回头看她苦着脸擦汗,冷哼一声,伸手扯过她,把她挟在了腋下,大步流星向前走。

    他身形高大,苏沉央又娇小,被他这么夹着,腿是轻松了,可这样被人挟着,莫名有些羞耻,好像自己不是人,是他身上的公文包似的。

    “王爷,人家都是用背的……”苏沉央讪笑着提醒他。

    大佬肩膀宽厚,趴在上面,一定十分舒坦。

    楚知白哧了一声,回:“你配吗?”

    苏沉央想到自己做过的事,也觉得自己不配。

    算了,难得大佬肯发善心,这个时候还是不要提太多要求了。

    “王爷,你说这魔头是不是有病啊!他想杀人,哪儿不能杀啊?为什么每次都要选在这种鬼地方?这明显增加了杀人成本!”

    她看着那绵延起伏的两个陡坡,发出感叹。

    楚知白还未答答,身后的李惟安迅速抢答:“我知道我知道!苏姑娘,你想想,在家里杀人多没意思啊!咱们打猎什么的,不都跑野外打嘛!野外探险,那才惊险刺激呢!另外,如果你在城中作案,那住户密集,万一受害者跑出去,就很难找回来!可是,你看这地儿……”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