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11章:为何忽然转了性?
    “绳结而已,还分什么结吗?”楚知白对这些事不太精通。

    “自然是分的!”苏沉央回,“这种结叫丁香结,这是渔民在泊船时用来拴住码头的泊柱,用这种丁香结会套得非常结实!但除了在泊船时,很少会人用到这种绳结!之前青州案中那魔头所用的绳结是常用的救生结!楚京案中是什么绳结,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可以确定那些案子是楚天佑所为,所用的绳结必定是他平日里用惯顺手的结法,未必就是救生结!”

    “你说的那个救生结,又是什么结?”楚知白追问。

    苏沉央扯过窗外的一根野草,给他示范着打了个救生结。

    “不是这样的!”楚知白笃定摇头,“楚京十案,本王每次都到场,那绳结不是这样!”

    “那就对了!”苏沉央点头,“杀人魔操纵傀儡杀人,只会在他一些固定且特别鲜明的地方作文章,比如剜心插花塞手帕之类,但像这种细枝末节之处,他根本就不会在意!这是他下意识的一种动作,用的是他最熟识最常用的一种方式,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一直在用这种结!”

    “可是你看到了!”楚知白看着她,“苏小刀,你真的很厉害!本王从未想过这些细节!这些细节也是你秋哥哥告诉你的?”

    “啊,不是!是我问他的!我是女子,自然比男子更细心些!”苏沉央自知又说漏了嘴,忙用话敷衍过去,飞快转移话题,“现在问题来了,王爷你说那魔头为何突然转了性,不再自己动手,而去操纵傀儡杀人呢?”

    “或许他受伤了?”楚知白猜测,“伤重致残,让他自己没法再动手?”

    “王爷,您与他对战过,他像伤重不能杀人之人吗?”苏沉央反问。

    楚知白“啊”了一声:“你不说,本王倒差点忘了,我还与他交过手呢!”

    “他当时虽不敌王爷,却也跟王爷对战了数十个回合,那样的功夫用来对付一个女人是完全不在话下的!”苏沉央嘀咕着,“可是他却忽然就停手了,为什么?”

    “这就猜不出了!”楚知白摇头。

    “可能就是杀累了,不想杀了?”容景道,“杀人肯定也会累的吧?”

    苏沉央摇头:“对于正常人来说,杀人的确会累。可是对于那魔头来说,杀人就是消遣!他需要那样的消遣,也只有杀戮才能给他带来快乐和愉悦,所以只要他开始,便不会轻易结束!这种习惯已经深入他的骨血之中,上瘾之后是戒不掉的!若能戒掉,他就不会冒险操纵傀儡杀人了!可杀人是很私密的事情,多一个人知道,他便多一分暴露的危险,是什么让他冒险而为呢?”

    “可如果不是身体原因,还能是什么原因,让这个猖狂的魔头,不再亲自动手杀人?”楚知白眉头紧皱。

    “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苏沉央叹口气,“先不说这个了,王爷,咱们到屋外去看看吧!”

    “好!”楚知白点头,随她一起出了小屋,站到了屋门前。

    两人一出来,厉冥便急吼吼地推着李惟安上前。

    他被楚知白怼了一通,损了颜面,对断案追凶之事又不擅长,也不敢多问,生恐再挨怼。

    可是,他又生恐这桩凶杀案再跟上回一样,牵扯到朝中哪个要命的人,便只能把李惟安硬塞过来。

    李惟安苦眉皱眼,却也无可奈何,只好抖抖索索地站到了苏沉央面前。

    苏沉央在血屋之中勘察,又刚刚验过尸,身上自然也沾染了不少血污。

    这些血污已让李惟安面色发白,他拿帕子掩着嘴,隔着老远跟苏沉央说话。

    “苏姑娘,郡主可是那魔头所杀?”

    苏沉央自然不会跟他说案情细节,只含混敷衍:“眼下还无定论!”

    “啊,没有定论啊……”李惟安重复着她的话,“那你们现在要做什么啊?”

    “要你管?”楚知白一句话抛过来,把李惟安堵得死死的,伸手把苏沉央往自己身后扯了扯。

    这个死狐狸精,一看他那小样儿就生气!

    李惟安被怼,仍是腆着脸跟在两人后头,一边陪着笑道:“王爷您放心,您不想要我管的事,我一概不管!我跟您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这会儿恨不能脚底抹油溜得远远的!可是,您瞧瞧,我哪跑得了啊!”

    他往身后呶了呶嘴,哭丧着脸道:“我这真是赶鸭子上架,有苦没处诉啊!那老厉是什么德性,王爷您最清楚了!那可是一言不和就杀人的主儿!他刚刚还说我要是跟不上你们,就把我的皮剥了做坎肩呢!哎哟,我这命怎么苦呢!”

    他在那边絮絮叨叨诉苦,楚知白和苏沉央也懒怠理他,只命人将他隔离在数米之外,不许他靠近,自忙着去找凶犯留下的痕迹。

    鲜花杀人魔喜欢在荒郊野岭杀人,每次杀人之前都会事先选好合适的“屠宰场”。

    他所选的屠宰场,俱是人迹罕至之地,或是荒村野庙,或是林中空屋,又或山中木房,这样就算受害者叫破了喉咙,也无人听得见。

    此案虽是操纵模仿作案,但既然是选在空旷荒山虐杀,那就必定要先将受害者运送过来。

    从灵济寺到灵济后山,要翻过两个陡坡才能到,马车是无法通行的,楚思嫣体形丰腴,不管是背还是抬,都十分费力,所以凶犯采用的运输工具,也就只有马了。

    很快,苏沉央就在屋外的草地上找到了马蹄印,不过凶犯十分谨慎,除了马蹄印,没留下任何痕迹。

    两人在那边观察逡巡时,李惟安也没闲着,也学他们的样子弯腰弓背负手,在草地上溜达着。

    他显然是个话多的,没人理他,他那嘴也闲不住,一边溜达一边感叹:“我滴个乖乖,这坡可真陡啊!这个王八蛋怎么找到这地方的?像我这种酷爱游山玩水的人,都不知灵济山里还有这样的地方,这人对这里的地形很熟悉啊!”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