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179章:你不是苏沉央!
    苏沉央想了一夜,想得脑壳疼。

    次日清晨起,正想着要不要主动去给楚知白赔罪,容景先来找她了。

    苏沉央随容景去书房,心里忐忑不安。

    送她进了书房,容景便退出去了,房内便只剩下她和楚知白。

    楚知白正坐在案前忙活着,面前一堆折子,他整个人都埋在里面,看不到他的脸,只能看到他头顶那银冠闪闪发光。

    苏沉央逐着那光点,寻思着怎么开口比较好,那边楚知白先开口了。

    “你不是苏沉央!”他笃定道。

    苏沉央愣怔了一下,苦笑。

    她倒忘了这一茬了。

    若她是三年前黄泉洞中的妖女,自然就不能再是楚京城里的苏沉央了。

    苏沉央年方十六,三年前她并不在东境,而是在楚京。

    “你是谁?”楚知白抬起头来,隔着那小山似的折子看着她,在与她目光相接后,又倏地垂下了眼睑。

    “我……”苏沉央琢磨着该怎么回答,那边楚知白又道:“本王要听实话!若你再敢胡说八道,后果你知道!”

    苏沉央看着他,犹豫着要不要干脆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他。

    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秋公子在他心里,那是光风霁月的挚友,而她却是个女色魔,登徒子,若她告诉他这两者是一人,他肯定不会相信的,说不定还会怀疑她故意冒名顶替,招摇撞骗。

    再者,秋公子如今是个通缉犯,她的真实身份,越少人知道,她就越安全。

    面前这大佬虽是她依靠的大树和同盟,但现在情况不同了,大佬恨死她了,没准一生气,就把她扔出去了。

    苏沉央脑中转了几转,最终开口道:“说实话,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谁!”

    “你不知道?”楚知白冷哧,“你不会告诉本王,你失忆了吧?”

    “并非如此!”苏沉央摇头,“我的记忆一直很清楚,不过,我能记着的,只是我五六岁时到现在的事!其实我是一个孤儿,我不知自己的父母是谁,只记得五六岁时,是一个乞丐养着我,他说他是在垃圾堆里捡到我的,他把我养到十岁时,生病去世了,后来我又开始四处流浪,一直在东境生活,为了安全起见,我一直装成男孩子,为了吃饱饭,我什么事都做过,什么人都见过……”

    “怪不得你根本就不像个女人……”楚知白轻哧。

    苏沉央看着他,这就相信了?大佬还真是好骗!

    不过,她其实也不能算是骗他,因为她本身就是这样一个孤儿,真实的谎言,才更令人信服吧!

    “你既在东境,为何来了楚京?”楚知白又问。

    “是鲜花杀人魔!”苏沉央回,“他打昏我之后,把我送到了顺天府牢房!”

    “那你为何会有苏沉央的记忆?”楚知白面现怀疑。

    “这个其实我也奇怪得紧……”苏沉央道,“我自从顺天府大堂上醒过来后,脑子里就多了一些原本不属于我的记忆,一开始我都以为自个儿是借尸还魂了,直到被王爷救回王府,照了镜子后,我才确认,我还是我!虽然我与她十分相像,但我自己的脸,我能认出来,这还是我的脸,我的身体,甚至包括我身上那朵梅花胎记,也还在那里……”

    她提到梅花胎记,倏地噤声。

    楚知白那边也没有再问话,两人不约而同的沉默了。

    苏沉央轻咳一声打破沉默:“这事说起来真是荒唐,但的确真实存在!”

    “你既不是苏沉央,那你原本叫什么名字?”楚知白又问。

    苏沉央早料到他会有此一问,飞快回:“叶姝!”

    她记得之前跟老夫人说话时,老夫人曾提到姝儿,她虽不知谁是姝儿,但先借来一用,这身份也算有了出处,将来万一有什么,也方便圆谎。

    “你也姓叶?”楚知白浓眉微挑,“你是秋公子的亲人?”

    “收养我的乞丐姓叶!”苏沉央回,“他说捡到我时,脖上带了一块玉佩,上面写着一个姝字,所以就叫我叶姝!”

    “玉佩呢?”楚知白的目光往她脖间一掠,那里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自然是当掉换馒头吃了嘛!”苏沉央回,“乞丐收养我,又不是要做什么善事,只是想驯养一个小乞丐,将来他病了老了,可以为他赚口吃的!”

    “如此说来,你年幼时过得很苦……”楚知白眸光在她身上一直逡巡着,不待她答话,又道:“可本王瞧你这皮子,细嫩柔滑,一点也不像吃苦受罪长大的人!”

    “王爷这皮子,不也是细嫩柔滑?”苏沉央讪笑回,“可王爷自十岁起便陷于东境地狱,在那虎狼窝里打滚,吃过的苦,受过的罪,比我要多得多吧?”

    “牙尖嘴利!”楚知白轻哼一声:“那你如何认识秋公子的?”

    “秋公子是我的恩师!”苏沉央想了一夜,早已想好谎言应对,飞快道:“我七岁那年,养父病死,我就到处流浪,后来大了些,有了点力气,便跟人去背尸,这活儿虽然脏臭又可怕,可工钱高,背一回够吃一个月的……”

    “你也背过尸?”楚知白脱口问。

    “也?”苏沉央一怔,这个“也”字,从何说起?

    “难不成,王爷也背过尸?”她好奇问。

    楚知白没说话,沉默片刻,回:“秋公子也背过,你不知道吗?”

    苏沉央自然是知道的。

    她说的本来就是自己少年时背尸的经历,也是因为背久了尸体,对尸体没有畏惧心理,才会被那法医选为助理,从此入了法医这个行当。

    可这种事,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那段岁月,于她而言,也是一段黑暗艰难的时光,今日若不是为了在大佬面前卖惨,求得一线生机,她是绝不会轻易宣之于口的。

    再者,她是叶惊秋,对外的身份是叶家二公子,她根本就不应该有这样的经历,这与她的身份不符。

    在她的记忆里,她应是从来没跟人谈过这段过往。

    可楚知白居然又知道了……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