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141章:蠢货!大蠢货!
    “啊!”她几乎能听到自己那刚长出新肉的皮肤重又被撕裂开的声音,撕心裂肺般的痛楚瞬间传遍全身,她的眼泪唰地流下来。

    “疼……咝,好疼啊!”她疼得趴在那里直哆嗦。

    “明知手触地会疼,你不会打个滚儿?”楚知白赶到扶起她。

    “不能打滚儿,打滚儿你父王给你的礼物就毁了!”苏沉央抖着双手,含着眼泪,还不忘邀功请赏,赚取大佬好感。

    虽然当初护这玉雕时,是一种下意识的动作,并未想着拿来邀功,不过,手又被撕裂啊,说不定挫伤了骨头,如此悲惨之事,总得拿来换点什么才划算!

    然而楚知白却一点也不像她想像的那样感动。

    他不光不感动,甚至还很生气的样子。

    “苏小刀,你这脑子,是不是被狗吃了?”他伸指轻叩她脑门,怒声咆哮:“是手重要,还是这玉雕重要?”

    苏沉央瘪眉皱眼,这话问得,对于她自个儿来说,肯定是手重要啊。

    可是,对他来说,远离故居二十年,已故父王留下的一件生辰礼,又是刻着一家人的玉雕,这遗物的份量也很重啊!

    “这个,玉雕吧……”她话未说完,又被楚知白一嗓子吼回去,“蠢货!活人的一双手,没有一个死物重要吗?你脑子果然被狗吃了!你还没嫁人呢,一双手要是废了,以后怎么过啊?真是蠢到无可救药!”

    苏沉央:“……”

    所以,她这是拍马屁拍到马蹄上了?

    “蠢货!大蠢驴!”楚知白怒喝两声,将她放在地上,解开纱布,去看她的手。

    “大蠢猪!”宁夜那边也急吼出声,那声音竟带上了一丝哽咽。

    苏沉央拧头望去,就见阿痴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知是死是活,那身下的鲜血汩汩而流,很快便形成了一个小水汪。

    宁夜抱着阿痴,六神无主,见苏沉央看过来,忽然向她伸出手。

    “死丫头,给我药!”

    苏沉央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居然还有脸向她讨药?脸怎么这么大呢?她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身上的还魂丹!”宁夜大言不惭的向她伸着手,“给老子一粒!他若是死了,老子一天杀三顿!一顿杀十人!”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苏沉央气得直想跳。

    “是!”宁夜怒回。

    “你一天杀十顿,跟老娘也没关系!”苏沉央跳脚。

    “当真吗?”宁夜冷声问。

    “当……”苏沉央的嘴蠕动着,最终还是没把那个“真”说出口,她拧头看向楚知白,然而楚知白正全力抢救她的手,连眼皮都没抬。

    “你这手,要是再这么裹下去,就真的废了,真的废了……”

    他十分紧张,好像废的不是苏沉央的手,而是他自已的。

    苏沉央倍感无奈,这正打架呢,看她的手做什么?

    然而大佬要做什么,可不是她能左右,她没有办法,只好往自己身上的小包包拿胳膊蹭下来,拿脚踢给宁夜。

    宁夜接到包包,迅速从里面找到还魂丹,喂入阿痴口中,俯身的那一瞬间,忽然有一道明亮的光线一闪,他以为是暗器,正要出手防备,然而拧头的那一瞬间,却发现那光线来自苏沉央胸口边的一块玉。

    那是一大块玉,一半在里面,一半露在外面,火光很亮,照亮露在外面那部份,隐约瞧着是个孩子模样,正翘着小腿儿,窃笑着去逗弄什么。

    宁夜看到那小儿,脑子里“嗡”了一下,他脱口问:“那是什么?”

    苏沉央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自然也懒得理他。

    宁夜还想再问,怀中的阿痴忽然痛哭的呻吟了一声,他低下头,看看阿痴,再看看那玉雕,没再犹豫,负起阿痴,消失在夜色中。

    楚知白没去追,只小心的处理着苏沉央手上的伤口,他虽不是大夫,但常年刀剑不离手的人,简单的包扎处理还是没问题的。

    “好了好了!”苏沉央急道,“我这手没事,你快去容景他们吧!去晚了,我怕他们出事!”

    楚知白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却并没有离开,只是解下自己的腰带,直接把苏沉央绑在了自己背上。

    “喂,我又不是小婴儿!”苏沉央哭笑不得,“你不用这样吧?”

    楚知白不理她,埋头打结,确保自己弹跳腾挪苏沉央也不会掉,他这才放了心,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人已飞起来。

    他飞起来的那一瞬间,苏沉央脑中忽然闪过一个画面,刹那间,她的灵魂似已出了窍,脱离了肉身,飘浮在半空中,俯视着眼底的一切。

    眼底不再是悠然居,没有雏菊,没有白色房子,有的,只是漫天遍野的白色花朵,男人将她绑缚在背上艰难前行,他的白袍已被鲜花染得通红……

    苏沉央惊呆了,这又是一段她从未有过的记忆,她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伸出胳膊揉了揉眼,然而眼前那画面却因此愈发清晰。

    白色花海中,忽然窜出无数个黑衣人来,他们将她和那男子团团包围,两人背靠着背,与那群黑云恶战,他手中长剑如虹,她掌心毒针似暴雨,虹影之中,寒光点点,直射那黑衣人双眼,惨呼之声,不绝于耳。

    “痛快!痛快!哈哈!”白袍男子身处极恶险境,身上伤痕累累,然而面上却半点愁困惊惧之色,反而是满满的欢喜快活。

    “秋公子,此番若能脱困,我们便结为异姓兄弟可好?”她听见那男人扭头跟自己说话,然后听见自己亦笑着回他:“再好不过!能与白兄结为兄弟,叶某荣幸之至!”

    白兄?

    白什么?

    苏沉央下意识问自己,然后,脑中迅速跳出两个字:白非。

    “白……非……”她下意识叫出这两个字。

    “嗯?”楚知非拧过头,“你秋哥哥跟你说过我的化名?”

    化名……

    苏沉央呆呆看着他,所以,真的早就认识他了?

    楚知白只问了这一句,也来不细思,便忙着去御敌,苏沉央趴在他肩头,也因此亲眼看到三个人包围两百人的惊天盛况。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