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124章:我遇到杀人魔了!
    “你的警惕性很高!”苏沉央鼓励道,“你继续说,他后来又对你有什么举动?”

    “他对我笑,对我挤眼睛!”壮汉哭道,“正常人怎么会这样呢?正常人被我这样的人盯着看,一般都会害怕,胆小的会吓哭的!可他却一直对我怪笑,他还问我,是不是觉得他像杀人魔,我心说可不就是像嘛!我当时就吓傻了,当时就吓傻了,我娘子又不在身边,我想走,可我腿挪不动,我想把头拧开,可是,他那眼睛好像能把人吸进去一样,我竟然完全动弹不得!他就一直对我笑,还闻我,他说我的肉不好吃,太粗了,他比较喜欢吃我娘子的肉……”

    壮汉说到这里,抱着自家娘子,痛哭流涕。

    “官爷,求你们一定要保护好我家娘子!我看到那魔头了,我好怕那魔头会来报复!”

    “不会不会!”他家娘子安慰他,“我这么泼辣彪悍,他没那个胆子!”

    苏沉央心里一动,飞快道:“我知道这么说有点荒唐,但是,大婶,还是小心为上!毕竟,那魔头的确是喜欢杀泼辣的女人!这位大叔遇到的那个人,也极有可能是那魔头!”

    “谢姑娘提醒!”妇人笑道,“那我以后,便对他温柔些!”

    “大叔既看了他那么久,那想必应该对他有很深的印象吧?”苏沉央转向那个壮汉,“可否跟我们描述一下那人的长相?有什么面部特征?”

    壮汉苦苦脸:“姑娘,不瞒你说,我还真是记住了他的脸,我当时离他那么近,肯定能看得特别清楚嘛!可是,不知怎么回事,他对我怪笑之后,我脑子里就嗡地一声,跟脑浆被人抽干了似的,到现在,哪怕再努力去想,竟是什么也想不起来!”

    “又是摄魂!”苏沉央心里一沉。

    “看来咱们是遇到对手了!”楚知白亦是面色凝重。

    既然壮汉什么都不记得了,那也就没有再询问的必要。

    苏沉央让齐三拿了些银子给他,算作奖励,又安慰了一番,两口子恭敬行礼退下。

    “这贼厮真是胆大!”齐三骂道,“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在咱们的眼皮子底下晃!”

    “他素来狂妄!”苏沉央苦笑,“今日人多眼杂,他混进来根本算不得什么,你是没见他在青州时,我们在府衙讨论如何抓他,他都敢冒充送菜的进来,给我们送来挑战信!”

    “这么拽?”容九啧舌,“这可真是胆大包天了!”

    “在他眼里,人命跟蚂蚁命也没什么区别!”苏沉央叹口气,“此人不光胆大包天,而且诡诈狡猾,以后跟他打交道,大家都要小心再小心!千万别着了他的道!”

    大家经此一役,也不敢小瞧这魔头,都纷纷点头。

    这时,容景疾步赶过来,却是静安王催促他们去处理未尽事宜。

    如今苏千鸣和楚天佑已经一命呜呼,只剩下李知意和她的三个子女。

    这四人经由这一场浩劫,已然数度晕厥,这会儿七魂已去了六魄,被绑在逍遥阁的柱子上,绝望的等待着最后的判决。

    苏如兰守在母亲和兄弟姐妹面前,一双眼睛红得快要滴血,但见楚知白到来,还是乖乖的跪了下去。

    她终于学聪明了,知道多说多错,少说几句,或许还能让楚知白多宽宥一些。

    昭明帝虽离开,但依然留下了几名主管刑狱的朝中重臣。

    这些人真正是他的心腹重将,大家是同一条船上的人,虽然对江东王也是充满畏惧,但他们心里都明白,再怕也没用,这个时候,还是得团结在昭明帝周围,看紧楚知白。

    不然,昭明帝若这艘大船要是被楚知白捅漏,他们这些船上的人,谁也活不成。

    有这样的信念在胸,这些人以静安王为首,一直在旁监管挑错,动不动就拿祖宗律法说事儿。

    然而江东王行事虽然怪异,但却从来是滴水不漏,想要挑他的错,那可真是比到鸡蛋里头挑骨头还难。

    对于杀人遗址一事,他们先前还拒理力争,说这样一处杀人遗址实是不妥,却被楚知白一句话怼回去。

    毕竟,上一任太子宫中的那个杀人遗址,现在还矗立在那儿,历经二十年风雨,仍然未曾解禁。

    静安王暗叫倒霉,这真是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当年想出那样歹毒点子的人,就是苏家父子,如今这耻辱碑立在他们头上,总叫人想到两个字,报应。

    “既有先例,那我等也不再多说了!只是……”静安王的目光,落在李知意四人身上,道:“他们四人,你打算如何?”

    “如何?”楚知白冷笑,“苏小刀,你告诉他们如何!”

    “李知意涉嫌盗用我母的巨额嫁妆,我作为苦主,申请对她进行调查!所以,她还得回顺天府!”苏沉央一字一顿道。

    “什么?还得回去?”李知意一听,直接晕厥过去。

    静安王咝咝了两声,想说什么,但发现无法反驳。

    身为苏千鸣的狐朋狗友,苏家这点子破事,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何知愿那些冤大头从娘家搬来的金山银山,最后全被苏千鸣和李知意这夫妻俩给吞了个精光。

    要说这两口子也的确是狠,何家嫁女,不光陪了嫁妆,还直接赠予了他们巨额财富。

    得了那么多好处,居然还那么贪婪,把手伸向妻子的嫁妆,也是贪婪到极点。

    若只是贪婪,也还罢了,偏偏他吃着别人的,喝着别人的,还不把别人当人看,生生逼死何知愿,如今又要逼死亲女苏沉央,结果这戏没演好,老马失了蹄,逼急了这个女儿,招来了江东王这个煞星,如今落到这个结局……

    静安王脑门前不自觉又浮起两个字:报应!

    身为同党,他也觉得李知意该死,不过,兔死狐悲,他怎么也得为她争一争!

    “凡事都讲证据!”静安王道,“苏沉央,你说李知意拿了你母亲的嫁妆,你有证据吗?”

    苏沉央暂时还真没想到什么证据。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