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94章:逍遥阁!
    他虽非亲子胜似亲子,伺奉卧床病母近十年,无怨亦无悔,堪称孝子典范,就连那国子监的学子们都在学习着苏相的感人事迹,将他与卧冰求鲤相提并论,广为传诵。

    然而谁也不知道,苏家老夫人真正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原主却是知道的,大家都是饱受折磨煎熬之人,一眼便能知晓对方过的是什么日子,人说难兄难弟,原主跟这位祖母算得上难孙难祖了。

    苏沉央身为苏家第一个名正言顺的孩子,其实深得苏老夫人欢喜。

    人老了总是喜欢孩子,她又是生得那样漂亮的小女孩儿,一生下来,便格外讨她欢心,对于何知愿,苏老夫人也颇是满意,许是脾气相投,婆媳俩相处十分融洽。

    那个时候苏千鸣尚未发迹,何家也还根深叶茂,一个穷酸书生落魄庶子对首富之家,自然多有仰仗之处,也因此不管是对妻子还是女儿,还是对苏老夫人,都还算亲切温和。

    对于原主来说,那真是一段发着光的好日子,只可惜太过短暂。

    然而在后来的苦难日子里,这位老夫人依然是她心里最温暖的一道光。

    她虽残着不能行走时常卧床,可是却还是竭尽所能的护着她,帮着她,没有她在府里,她可能根本就活不到这么大。

    只是,她长大了,她也越来越老,老到连轮椅都坐不得了,只能终日躺在床上苟延残喘,终日被苦痛折磨,渐渐变得昏聩混沌,连她最喜欢的孙女儿都不识得了。

    苏沉央站在逍遥阁前,那些属于苏老夫人的记忆,如溪水一般潺潺而过。

    然而最终,溪水枯竭,寒冬已至,枯木难再逢春。

    此时已是半夜时分,逍遥阁一片死寂,秋风飒飒,廊下两盏破旧风灯在风中孤寂飘零,灯光晦暗,隐约可见院中杂草影影绰绰,若不是那主屋中还亮着一灯如豆,都不敢相信这样的院中还住着人。

    苏沉央一进这院子,眼前就一阵阵犯酸,那些属于原主的记忆,一个劲的往上涌,她深吸一口气,快步向那亮着灯的房间走过去。

    脚步声惊醒屋内的人,很快那门便打开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手持利剑,守在门口,虽已老态龙钟,可是,那眼神气势,仍是不可小觑,秋风拂动她的衣裳,让人莫名觉得悲怆沧凉。

    “婆婆!是我!”苏沉央开口叫。

    尹秀一怔,探头盯着她看,待认出是她,还剑入鞘,疾步迎了出来。

    她握着苏沉央的手,上下打量她,嘴巴张了张,发出一阵含混的咿呀声,眸中泪水盈眶。

    尹秀原本有张极利的口舌,曾为原主出头,将李知意怼得泪眼汪汪,也曾将苏千鸣损得体无完肤,只可惜,后来她哑了,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婆婆,我没事!”苏沉央知她说不出来,忙将自己的事简略说了一遍,听说是楚知白护住了苏沉央,尹秀抬头,对着楚知白拱手躬腰,深施一礼,虽无言语,但那眼神里却是满满的感激。

    楚知白向她微微颔首。

    “婆婆,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苏沉央问,“祖母可歇下了?她最近可还好?”

    尹秀闻言,苦笑摇头,往房中指了指,拉着苏沉央的手走进去,一进门即听到痛楚的呻吟声。

    苏沉央撩开半旧的帘子,走进卧房,昏黄的烛光下,老人面色枯槁,满头白发,此时正双手抱头往墙上撞,额头上鲜血淋漓,墙上更是血迹斑斑,那些血痕有的已然发黑,可知像这般撞法,已不止一次了。

    尹秀呜咽了一声,过去抱住了老人,拿帕子拭去她额角鲜血,又用手帮她按压额头两侧,然而这并不能令老夫人的疼痛缓解半分。

    她的腿已半残,上半身却还能动,痛极之下,用力推开尹秀,又往墙上撞。

    尹秀在旁看着,却是无计可施。

    她绝望的捂住脸,瘫坐在床角,泪水自指缝间潸然而下。

    老夫人素有头风之疾,这一点,原主的记忆里是有的。

    只是,苏沉央没想到,这头疾竟是严重到这种地步,难怪她日渐昏聩,竟连最疼爱的孙女都不认得了。

    而这些事,许是怕原主伤心难过,不管是老夫人还是尹秀,都没有对原主提起过。

    今日显然尹秀也是彷徨无计,又见楚知白也在,许是生出了一点希望,这才引苏沉央过去。

    “原来卧冰求鲤的相爷,就是这么孝顺母亲的!”楚知白见此惨状,满面嘲讽愤慨。

    “呵……”苏沉央苦笑,“在外头人眼里,他又何尝不是一位慈父呢?论起装模作样的表面功夫,可没人比得过苏相!”

    “这表面功夫也真是做到极致了!”容景轻叹,“若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苏相的母亲,这苏府的老夫人,竟然是这种境地?”

    苏沉央眸中酸涩,然而当务之急是先缓解老夫人的痛苦。

    她转向容景容若,道;“你们帮我按一下祖母,让她不要乱动,我给她试试脉!”

    容景容若上前,跟尹秀一起,按住老夫人。

    老夫人痛苦的呜咽一声,被迫抬头。

    苏沉央伸指探她脉搏,指间脉象细沉滞涩,她再察看老夫人的舌苔,舌质紫暗有斑点,这是淤血头痛的典型症状。

    “祖母最近可是又摔到了?”她看向尹秀。

    尹秀用力点头,手在那里比划了一阵。

    苏沉央看明她的意思,忍不住咬牙:“这老兔子,好毒的心肠!”

    “怎么了?”楚知白问。

    “苏相孝子之名满楚京,常有人慕名而来,他便常将祖母抬出去演戏赚名声,祖母虽然头脑昏聩,却也不至于一无所知,每当那种时候,看到他那虚情假意的嘴脸,自然是愤懑交加,为了打他的脸,每次都要故意往下摔……”苏沉央理清脑中的记忆,心头堵得难受。

    楚知白“呵呵”了两声:“原本苏相不光是只老兔子,还是一头冷血毒狼!”

    “他根本就是禽兽不如!”苏沉央恨声道,“不过……”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