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84章:虐渣渣!
    像他们这样心思剔透之人,相处之时,一定是心心相印,心意相通,不知怎样的融洽甜蜜吧?

    楚知白站在那里,盯着苏沉央默默看了片刻,透过她那张脸,他看到的却是另一张清俊面容,心情复杂异常。

    苏沉央这时却没心情看他。

    只剩五个时辰了。

    她若不能在这五个时辰内把凶手找出来,别说报仇追凶,这条小命都未必能保住。

    楚知白与她素昧平生,是看中她这把刀,想用她对付苏千鸣,才会护着她。

    她这把刀若是没能显露锋芒,反而害得他丢脸现丑,被敌人反将一军,他就算不恼羞成怒,以后也绝不会再用她。

    既不用她,自然也没有理由再护她。

    没有他这条大粗腿,苏千鸣这只老狐狸再归了巢,能把她碾成灰。

    “王爷,咱们双管齐下吧!”苏沉央撸起自己的袖子,“我总觉得,从苏家这几只兔子嘴里,能撬出点有用的东西出来!”

    “那就撬吧!”楚知白掠了她一眼,“不过,你不要抱太大希望,老兔子虽无耻,骨头却硬得很,且他素来行事,是出了名的谨慎,兔崽子们可能不会知道的太多!”

    “无妨!”苏沉央拧拧脖子扭扭腰,“便算什么也审不出来,也不能原样放了啊!不然,岂不是对不起我这一双手?”

    苏沉央的手十分不灵便,可是刑讯逼供这种事也不用她动手,动动嘴就可以了。

    李知意母子四人自被带入顺天府,便被扔在了苏千鸣隔壁牢房,苏千鸣受刑的情形他们可以说是尽收眼底。

    苏千鸣为人狠辣,对自己也狠。

    数道刑罚用遍,他依然坚不吐实,反而拼尽全力,将楚知白和苏沉央骂了个体无完肤。

    苏沉央未进牢房,已听到他那嘶哑的叫骂声,待她进了牢房,苏千鸣便似一条饿虎扑过来,血淋淋的双手死死抓住那铁栏杆,对着她龇牙咧嘴,似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那白森森的牙齿渗足了血,颇是渗人。

    换作是寻常少女,见到他这幅模样,定要吓得花容失色。

    可苏沉央却早已司空见惯。

    穷凶极恶的杀人狂魔,她实是见得太多了,苏千鸣跟这些人比,还真是小巫见大巫。

    “还不肯招?”她笑眯眯地站到他面前,“行啊苏相,骨头挺硬的嘛!”

    “贱人!”苏千鸣重重地对她唾了一口,咬牙切齿骂,“你跟你母亲一样下贱!本相在你刚出生时便该掐死你,将你剁碎了!你们这种贱人就不该活在这世上!”

    “骂得好!”苏沉央拍手笑道,“苏相,你这话简直骂到我心坎里去了呢!像你这种靠出卖色相来讨得我母亲欢心,才勉强活下来的老兔子,早就不该活在世上了!依附着别人起势,不敬着你恩公恩婆也便罢了,还要反咬一口,诬杀亲女!苏千鸣你才是猪狗不如!”

    “你……”苏千鸣被她白眼直翻,差点晕过去,他强撑着残破血体,狞笑叫:“贱人莫要猖狂!待本相出得这顺天府,你死定了!”

    “我能不能死,目前还说不准,但是苏相你废定了……”

    苏沉央笑嘻嘻地凑到他面前,“你当然能出这顺天府,但是我保证你一定是竖着进来,横着抬出去!”

    “你敢?”苏千鸣怒叫,“本相是当朝宰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有个屁用?”苏千鸣话未说完,已被身后的楚知白截了话头。

    “本王是东境之主,整个大楚我都不放在眼中,你算什么?正事你不说,骂人你倒挺利索,居然还敢骂本王的人,来人,把他这根烂舌头割了,免得他再喷粪!还有,满足苏姑娘的愿望,挑了他的手筋脚筋!”

    “是!”行刑的内卫立时上前,将苏千鸣狠狠按住,扔到了刑架之上,绑缚了四肢,有人拔刀出鞘,雪亮的寒芒,闪过黑暗的囚室,照亮苏千鸣那张鲜血淋漓的脸。

    自受刑以来,苏千鸣一直是宁死不屈,十分硬气。可现在一听说要被割舌挑筋,他那眸色中终于出现了一丝绝望和崩溃。

    “楚知白,你不能这样!”苏千鸣瞪着血红的眸子,嘶声吼叫,“你不能这样!你如此对待大楚之相,你会遭人垢病,你会被……啊!”

    他威胁的话未说完,寒光自他腕间一闪而过,血线喷溅而出,溅了他一脸一身!

    “父亲!”

    “相爷!”

    隔壁牢房响起惊天动地的哭闹之声,李知意母子四人,被拘于这牢房之中,本就是心肝胆俱碎,此时见到这种惨景,俱是痛哭失声。

    “继续!”楚知白冷酷的声音,直接将他们的哭叫声压下去。

    三道寒光闪过,三道血线溅起,苏千鸣惨呼数声,头软软地垂下去之际,却又被苏沉央扯着头发,用力提起来。

    “这就晕了?苏相,舌头还没割呢!”苏沉央笑得愈发欢快,“苏相,你得打起精神来,割舌头可比挑筋疼得多呢!”

    苏千鸣哆嗦着看她,那一向阴沉冷酷的目光,在她笑盈盈的眼波里,终是一点点溃散了。

    “你到底是谁?”他颤声问,“你不是苏沉央!你到底是谁?”

    “我是一只鬼……”苏沉央俯身,笑嘻嘻回:“一只讨债鬼!苏相,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不是吗?你欠我的、欠我母亲的,统统都得还回来!”

    “你……”苏千鸣瞪着她,眸中血色弥漫。

    “这舌头,苏相到底还要不要了?”

    苏沉央晃着那把血淋淋的匕首,在他唇边轻轻描画着,眉间眼梢俱是甜美笑意,然而笑意落在苏千鸣眼里,却似蚀骨之毒,让他下意识的哆嗦起来。

    他是真没有想到,楚知白和苏沉央,会对他下这样的狠手!

    苏沉央看出他眼底的煎熬和软弱,乘胜追击。

    她捏住他的下巴,直接把刀放在了他的舌头上,“苏相,你若肯如我所愿,我便留着你这舌头,如何?”

    苏千鸣无助地挣扎着,他已是强弩之末,但他却也知道,在这件事上他不能软弱,也没有后路可走!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