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76章:你才是最好的猎物!
    “因为冲动上来了……”李画云回,“那种冲动一上来便控制不住,那个恶魔迫不及待的想要做点什么!”

    “冲动?”楚知白冷笑,“所以你是想说你做这种事,是根本没有任何计划,是在看到叶紫苑之后,才决定动手的吗?”

    苏沉央看了楚知白一眼。

    她知道他话里真正的用意。

    叶紫苑死于笼翠阁的血祭之中,那场血祭是提前准备好的。

    如果李画云却回答说是一时冲动,那他笃定是替人背锅,绝非真凶!

    到这关键处,苏沉央心里也紧张起来,她死死盯住李画云。

    李画云被她这么瞧着,忽然咧着嘴,笑出声来。

    “其实吧,叶紫苑是个例外!”

    “怎么个例外法?”苏沉央追问。

    “她是无意间撞进来的替死鬼!”李画云拧头看着苏沉央,那原本澄澈如泉的目光,忽又变得混浊阴暗。

    苏沉央被他看得一阵恶寒,心中憎恶,抬腿踹了他一脚,冷哧:“回话!”

    李画云痛得“嗷”了一声,咧嘴哧哧笑:“其实,一开始,我是找你的……”

    “什么?”苏沉央悚然一惊!

    “我一直在跟着你,你忘了?”李画云咕咕笑起来,那面色渐变得狰狞可怕。

    “傻姑娘,我跟着你,你莫不是以为,我喜欢上你了吧?不,其实,我也的确是喜欢上你了!我喜欢……上……你啊!你才是我最好的猎物啊!”

    他说完最后一句,笑得前仰后合,那笑声嘎嘎好似夜枭尖啼,叫人听得头皮发麻。

    苏沉央冷冷看着他,双拳紧攥。

    明知他是受人指使才招的供,所作所为,表演的成分居多。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这狂笑声,看到他这表情,她还是恨意满胸。

    那股子恨意在胸口汹涌,几乎就要喷薄而出,激得她整个身子都在微微颤抖!

    她一直是个冷静镇定之人,之前审过不少杀人狂魔,比李画云猖狂可恨的,更是不知凡几,她从来都没被那些人的邪恶情绪带动过。

    这一次,委实是有点反常……

    她轻咳一声,下意识的看向楚知白,正好楚知白也向她看过来,四目相对的瞬间,苏沉央心中杂念全消,头脑清明。

    这位江东王,于她而言是一把出鞘的利剑,泛着迫人的寒光,只看一眼,人便清醒了。

    “既然是我,为什么后来会变成叶紫苑?”她追问。

    “这是个误会!”李画云咕咕笑,“是个要命的误会!如果是你便算被人蹂躏,也无人过问,我们玩儿便是玩儿,也不会弄死你,弄死你,以后便没得玩了,可叶紫苑那母夜叉,弄了她,就得直接把她给弄死!不然她会把所有的事都捅出去!我们就完了!”

    “你们……”苏沉央咬牙,“还有谁?”

    “嘘!”李画云将食指放在嘴边,吃吃笑:“不能说的!说不得!你们便算将那酷刑用遍,我也不敢说的!”

    “你不说,我也猜得出是谁!”苏沉央恨得咬牙,“无非就是你们那一群平日里欺辱的渣滓罢了!太子楚天杭,苏如风,苏如雨,还有你那几位好兄长!可是,明明以前他们欺负我时,你一直帮我的!为什么这次要与他们一起……”

    “帮你的是李画云!”李画云唾了一口,“我可不是李画云!我才不会怜香惜玉!”

    苏沉央咬牙,又问:“叶紫苑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衣服湿了,不是去找苏如歌换衣裳的嘛!为什么会落到你们的手里?”

    “这事说来话长!”李画云懒懒的坐回到地上,回:“还不是苏如歌那个花痴,一心只想着勾搭宁王,听说宁王来了,魂都没了,把我们交待她的正事都给忘了,就去找那宁王卖弄风骚了!”

    “你们交待她什么事?”

    “自然是让她想法把你弄过来,给我们玩嘛!”李画云吃吃笑,“你可不知道,咱们想你想了好久了!那天晚上喝多了,更是馋你的身子呢!我们让她谎称宁王要见你,把你带到世华院来!谁知宁王还真来了,她便把这事儿忘了,忙着去找宁王!谁知那叶紫苑弄湿了衣裳来找她,正好找到了世安苑,这黑灯瞎火的,我们还以为是你去了,就把她围在了屋子里,想先来个猫戏老鼠,玩够了再吃,却没想阴差阳错的,把那母夜叉给吃了,捅了大篓子!”

    “你们怎么杀的她!”楚知白再次问到了关键点。

    “这一回,不是我们了!是老子!”李画云拍着胸脯,“老子一人做事一人当!他们只是凑趣玩了一把,玩了就走了,杀人的是老子!这事儿,老子可不能叫别人背锅!”

    “你还挺仁义啊!”苏沉央忍不住啐了一口,又踹了他一脚,“少说废话!说重点!”

    李画云被她踹到伤处,龇牙又咧嘴:“我说,你这死丫头,该不是跟老子一样,身体里也住着两个人吧?明明以前那么乖软的女孩儿,变成这幅鬼样子!一个野汉子住你身体里了吧?”

    “野你……”苏沉央忍不住爆粗口,话到嘴边,想起楚知白,又生生咽回去。

    楚知白掠她一眼,看她那咬牙切齿的样子,那唇角往上扬了扬。

    虽然李画云满嘴谎话,但唯独最后一句说得有点对。

    苏沉央被楚知白那过于内涵的目光,看得浑身都不得劲。

    她生怕他联想太多,所以又踹了李画云一脚,迅速转移话题。

    李画云被一踹再踹,疼得直哆嗦,也不敢再废话,便飞快说起来。

    “我杀人,从来不喜欢直接杀死,那样最无趣了!我呢,喜欢先放血……”他讲到放血,立时满眼兴奋,“我喜欢用人血作画,在墙上泼墨的感觉,真是太他娘的好了!”

    在墙上泼墨……

    苏沉央倏地看向楚知白,正好楚知白也看了过来,两人交换了一个困惑的眼神,最终那目光又齐唰唰的落到了李画云身上。

    “你画的……什么画?”苏沉央涩声问。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