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55章:墙上的血痕!
    他们虽然不出屋,但府内的消息,还是通过丫环小厮的嘴传进来。

    得知苏沉央回府,李知意和苏如歌俱是咬牙切齿。

    “这贱人,她居然还敢回来!”苏如歌恨声道,“娘亲,断不能让这贱蹄子在咱们家里横行霸道!快想些法子,对付她吧!”

    “自是不能轻饶了她!”李知意亦是恨意满腹,绞紧手中锦帕,思忖片刻,却又哀叹。

    “这个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先忍着吧!你爹爹如今还被关着,万一我们再被拿住了什么把柄,可如何是好?”

    “娘亲能忍,我可忍不下去!”苏如歌顿足,“这贱人以前就是我们脚底的烂泥,想怎么踩怎么踩,这会儿倒到我们面前耀武扬威,我定要杀杀她的锐气!”

    “你能怎么着?”李知意拉住她,“你忘了你兄长那手指了?”

    “我肯定不会自己出手!”苏如歌眼珠子转了转,凑在李知意耳边一阵密语。

    “这……”李知意犹豫着,“歌儿乖,这时候,还是不要惹事,等你爹爹出来,秋后再算帐也不迟!”

    “我不!”苏如歌气得拧腰,“有她和楚知白狼狈为奸,还不定给爹爹安个什么罪名呢!这个时候,咱们就得来个釜底抽薪,帮爹爹一把才对!若是弄死了这苏沉央,岂不是万事大吉?再说,又不用咱们出手,就让她去做!她不是最喜欢这个姐姐了吗?这回,就让她喜欢个够!”

    李知意被她说得也动了心,道:“那就依你的吧!不过,这事,娘亲安排人去做,你可千万莫沾了手,回头再被查出来,就麻烦了!”

    ……

    苏沉央乍然进苏府,不辨西东。

    作为楚京宰辅的府邸,这处宅子,自然是少见的富丽堂皇,院中假山流水,亭台楼阁,无不精美,院中各种摆件摆设,亦是名贵异常,真正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

    这处宅院,足有几十亩地那么大,说起来,还是原主外祖家所赠,当年苏家为补亏空,那是卖房卖地保狗命,最后不得已租房而居。

    等到原主的母亲何知愿一嫁进来,这苏家人立马是野鸡变了凤凰,一夜之间拥有了金山银山,更搬进这处豪宅之中,从此以后,荣华富贵,应有尽有。

    然而有的时候,施恩如同结仇。

    苏家人世代为官,自诩为文人,动不动就要讲些文人的风骨气节,不知有多清傲的样子,实际上内里也是为五斗为折腰的俗人一个,如今得了这么财富,快活之余,难免遭人议论,说他们吃软饭什么的,说的久了,这事儿就成了苏千鸣心里的一根刺,想方设法也要拔除。

    苏沉央在道上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脑中记忆如流水舒缓而过,走到某一处,忽有墙壁堵在前头,她“咦”了一声,嘀咕道:“没路了?”

    身后的楚知白一直跟着她走,眼见得越走越偏,心中生疑,却不吭声,只看她到底能走到何方。

    此时听到她这一句,他轻哧道:“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不是你家,你是进了别人的府邸呢!”

    “这不奇怪!”苏沉央气定神闲,谎话张嘴就来,“王爷是不知道我在这府中过的什么日子!我幼年丧母,从那以后,活动的范围便被限制,只能在自己的住处和附近的园子走一走!唉,真是可怜啊!”

    “的确可怜!”楚知白回,“既然你不识得路,那便跟本王走吧!笼翠阁可是在相反的方向!”

    “王爷识得路?”苏沉央问。

    “本王敌人的宅院,岂能不熟?”楚知白回。

    “那倒也是!”苏沉央笑笑,跟在他身后去了笼翠阁。

    笼翠阁还保留着被火烧灼后的惨状,残垣断壁,一片焦黑,只留着一个黑框子在那里。

    因为笼翠阁烧光了,笼翠阁后面,苏沉央所处的院落也就尽收眼底,目光所及之处,是一片浓荫掩映中的破落小院,此时已近中秋,但因着院中及周围所植林林皆是高大的常绿乔木,此时仍是一片青葱。

    绿芜院本就是一处普通瓦房,只有一层,被这些树木一遮,几乎看不到那里还有一处院落,只能从那林木缝隙之间,看到隐隐约约斑驳掉灰的灰墙。

    “你不会就住在那里吧?”楚知白突然问。

    “就是那里!”苏沉央回。

    “真是够隐蔽的!”楚知白冷笑一声,又问:“院名叫什么?”

    “绿芜院!”

    “绿芜……”楚知白脸上的表情愈发讽刺。

    “怎么了?”苏沉央好奇问。

    “没什么!”楚知白摇头,“咱们先到笼翠阁里看看吧!”

    苏沉央点头,越过那些炭木灰土,走进了笼翠阁,同时在记忆里搜寻着原主看到叶紫苑时的情形。

    她依稀记得,叶紫苑是躺在刚进门的位置,不过,现在这里的地面,早就被人刻意打扫过,就算有什么线索和痕迹,肯定也早早抹了去。

    她原本也没指望在这里会有什么发现,只是随意溜达了一圈,正准备离开时,楚知白忽然“啊”了一声。

    “怎么了?”她问。

    “你看那面墙!”楚知白指着正对门的那面墙道,“你觉得,那个图案像什么?”

    苏沉央歪头看了半天,摇头:“看不出来!不就是烧灼后的火迹烟痕嘛!”

    “不!”楚知白摇头,“这图案极其熟悉,我一定是在哪里见过!一定见过的!”

    苏沉央听他这么一说,便又仔细看了看,这一看,也觉似曾相识。

    只是,那墙上的印痕,断断续续,杂乱无章,一时半会儿,实在瞧不出来是什么样的图案。

    楚知白此时已然蹲在地上,折了一根炭木当笔,在地上划拉起来。

    苏沉央低头看着他画,画到一半,楚知白霍地站起来。

    “发现了什么?”苏沉央紧紧盯住他,兴奋得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

    “玉佩!”楚知白飞快道,“那枚玉佩!”

    “啊……是了!那枚玉佩!”苏沉央激动异常,雀跃欢呼,“是那枚玉佩!”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