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51章:笼子里的仓鼠!
    “够了!”苏沉央厉声喝止,“你这指甲,便是铁证!”

    她说着,用镊子将残指取出,放到方文洗净的右手食指边,这下,不用她说话,方文自己先“啊啊”叫起来!

    残指上的不规则红线,单独看来,并没有什么异常,可是,跟方文的手指一比,便知问题所在。

    那些跟残指类似的红色印痕,或深或浅,遍布在方文剩下的九片指甲上,反倒是断后缝合的那枚拇指上,却是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

    任何人都能一眼看出来,这枚残指,就该生在这样一只手上!

    “王八蛋,果然是你啊!”许宁唾了一口,抬腿踹了方文一脚。

    “我擦,兄弟,人才啊!”一旁的李画云也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好像方才指证方文,提醒苏沉央看指甲的人根本就不是他。

    “不是我!不是我!”方文吓得大哭,“怎么会这样?我的指甲上,什么时候有这样的红线?本来什么都没有的!怎么突然就冒出来了?一定是有人想要陷害我!苏姑娘,你相信我,一定是有人陷害我……”

    “这种确凿的证据,你要说是有人陷害,老子可不服!”李画云在旁嗷嗷叫,“我就说他凶手是他吧!你偏不信!非得逮着老子不放!这回打脸了吧?哈哈,活该!快放了老子!老子是冤枉的!”

    “不是我!”方文那边急得快疯了,把那十指指甲放在地上用力搓,然而,不管他怎么搓,那些浅淡红线,如附骨之蛆,始终牢牢的吸附在他的甲皱上。

    “啊!怎么办啊!爹,娘,救命啊!”方文高喊了几声,白眼一翻,晕厥过去。

    苏沉央:“……”

    “这么怂,居然也能杀人,真稀奇!”许宁咕哝一声,踹了方文一脚,“快起来!还没动刑你就昏!该不是装的吧?”

    苏沉央上前检验,指尖在他脉搏上一搭,便知这厮是货真价实的晕过去了。

    真正昏迷时,心跳,脉搏跳动的非常慢,几乎测不出来。

    假装昏迷的,心跳和脉搏跳动均匀有力,可以很明显的辨别出来。

    方文这会儿脉搏弱得几乎试不到,可知并未作伪,是受到巨大惊吓后最最真实的反应。

    然而他这真实,却让苏沉央愈发头痛。

    “王爷,这事,您怎么看?”她苦着脸问。

    “你觉得他不像凶手……”楚知白倒是不用她说,就明白了她的那点小心思。

    “太怂了!”苏沉央叹口气,“如果他是,那么,他真的是我见过的最会演戏的人!”

    “你之前说过,不看人,只看证据!”楚知白淡淡道,“算了,都一起松松筋骨吧!”

    方文是被一阵剧烈疼痛惊醒的。

    醒来发现自己在死囚室,浑身上下,火辣辣的疼,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竟然被绑在了那血淋淋的刑架上,他腿一哆嗦,又尿了。

    “招吗?”许宁问他。

    “没杀人……”方文哭喊道,“真没杀人!冤枉啊!”

    “继续!”楚知白烦躁叫,“继续到他肯招为止!”

    许宁听命继续,方文的惨叫声又响起来。

    他到底是敌不过李画云,刑罚不过两三道,他已承受不住,哭叫着招了。

    可是,他的招认,跟李画云的不招认,一样叫人头痛。

    李画云疑点多多,却死活不肯招,不招他们就没办法,因为没有确凿证据,那些怀疑,无法用来定案。

    方文招的快,也有这甲皱为证,可是,他招认的细节,无论是作案时间,还是作案手段,都跟事实不符,被逼到最后,他为了逃避刑罚,甚至主动要求画押认罪。

    “你们说用什么凶器,就用什么凶器吧!你们说怎么杀,就怎么杀,只求你们不要再打我了!让我死也死个痛快吧!这也太疼了!太可怕了!”

    苏沉央听着这叫声,倍感受挫。

    她坐在那里,对着那枚残指发怔。

    楚知白不知何时走过来,坐在她对面。

    他的身形极高大,又正好坐在灯盏旁,那影子投射过来,立时将苏沉央遮得严严实实。

    苏沉央本就焦灼,此时更感压力山大。

    “我在想办法……”她道,“我……”

    “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楚知白打断她的话。

    “什么?”苏沉央一怔。

    “一只小仓鼠!”楚知白看着她,“还是装在滚笼里的那一种!你踩着那只滚轮,反反复复走着同样的一条路,却永远走不到尽头!”

    “王爷您形容得真是恰当!”苏沉央苦笑,“可是,这个时候,咱们一条船上的人,就不要再说风凉话了,好吗?”

    “没说风凉话!”楚知白摇头,“本王说的是实话!因为本王也是一只仓鼠,跟你一起踩滚轮的仓鼠!小老鼠,咱们来聊聊吧!”

    苏沉央假装没听到自己的新绰号,点点头。

    “本王现在无法判定,方文是在装傻,还是真的被冤枉了……”楚知白看着她,“你能看出来吗?”

    “不能!”苏沉央摇头。

    在审问他期间,她就一直对他进行微表情分析,分析的结果是,这就是一个荒唐愚蠢的铁憨憨。

    “我觉得他就是一个憨货……”楚知白又道,“可是,却又在这憨货身上,找到了这样确凿的证据!按理说,就凭隐瞒断指,指甲红痕这两样证据,我们就可以定方文的罪了,可是,本王却总是觉得不甘,证据虽然确凿,可是,却总又觉得,方文不够格做凶手,他无法交待案情的始末,他对叶紫苑的死,根本就是一无所知!”

    “同感啊王爷!”苏沉央觉得他这话简直说到了自己心坎里,“我们审这个案子,是为了找出真相,而不是应付交差!李画云身上有那么多疑点难解,若不解开这些疑点,我们怎能定案?再者,若是藉此定罪,方允那儿也必不会善罢干休!他这会儿看着乖顺,可他跟苏千鸣一样,都是老狐狸,只要时机成熟,必将伺机而动,跟孙氏那样大闹特闹,往王爷身上狠泼脏水的!”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