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42章:漏网之鱼!
    方文这一路被叶永昭扯着,蓬头乱发,满面泥灰,身上那花袍都散开了,连鞋子也少了一只,一边踉跄着向前,一边哭叫:“岳父大人,小婿没有杀人!小婿怎么会杀自已的未婚妻呢?我真的冤枉啊!”

    “闭嘴,不许再叫我岳父!你不配!”叶永昭瞪着他,双目猩红,恨声道;“你也不必在那里瞎叫唤!你说出那样的话,我自然要带你回衙门受审!”

    说着,用力一扯,一把把方文推搡到楚知白和苏沉央面前。

    苏沉央急急上前,察看他的双手,左手完好,右手用纱布缠着,但此时那纱布已经被薅开了,血迹斑斑的拖在地上,另一端则还挂在拇指上。

    苏沉央揭开纱布,去看他的手指,方文下意识的往后缩,却被许宁一把攥住了手腕。

    “苏姑娘,你瞧他这大拇指!”许宁道,“好好的在呢!”

    说完,伸手拔拉了两下,方文立马杀猪般嚎叫起来。

    “疼……疼……轻点儿……”

    “这么疼吗?”苏沉央拿住他那根肿胀拇指,又狠狠的捏了两下。

    方文立马痛得直哆嗦,白眼直翻,差点抽搐过去。

    “不过就是被叶姑娘踩了手,疼成这个样子,不正常啊!”许宁钳住他那根拇指,怒喝:“说,你这破爪子,是不是有猫腻?”

    “没有没有!”方文哭着摇头,然而,他那惊惶的面色,已然暴露了他的内心。

    苏沉央冷哧一声,命人端来一盘清水,将方文拇指上的污血洗净,那一层血污去除,那拇指的原状就袒露无疑。

    拇指中下节,有非常明显的缝合痕迹。

    很明显,这根拇指断过,但又被人接上了,表面的污血掩盖了这一事实,而方文这只右手,的确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叶紫苑搓碾,然后他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成了一条漏网之鱼。

    “好你个方文!”许宁一把揪住他,“居然敢骗老子!原来你才是那个杀人真凶!”

    “我没有杀人!”方文痛哭流涕,“我这手指,也是在昨日巳时左右被人给咬断的!只是那人没有带走我的断指,我拾起来缝上的,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隐瞒,我是不想失掉这手指!”

    “那你说,何人可以作证?又是何人,帮你接的手指?”苏沉央冷声问。

    “有!那个小美人!”方文激动叫,“她可以给我作证!”

    “哪个小美人?”

    “哪个……”方文愣怔了一下,“哇”地一声又哭了。

    “不知道哪里的小美人……”他哭道,“可就是她帮我缝的……”

    “畜牲,有这断指,又有你在烟雨楼说的那些混帐话,你还敢抵赖吗?”叶永昭眼红得快要滴血,一抬脚重重踹在他身上。

    “不要打我儿!”方氏夫妇同时扑过来护住方文。

    虽然这个儿子不成器,但却是他们的心头肉。

    “就算有这些,也不能证明文儿就是凶手!”方允辩解道,“断指人又不止文儿一个,这算起来都有四五个了!你们没有实证,不可诬蔑我儿!”

    “诬蔑?”叶永昭怒哧,“你且瞧瞧,你儿在那烟雨楼都说了什么!”

    他从怀中掏出一张纸,重重甩在方允脸上,方允抓起来掠了几眼,扬手给了方文一记耳光!

    “你这个孽障,你都混说些什么啊!你早晚死在你自己这张臭嘴上!”

    “爹我错了!”方文痛哭流涕,“可我真的没有杀人!我只是喝多了胡扯八道!都怪他们,尽怂恿我……”

    “够了,你闭嘴!”方允怒吼一声,转向叶永昭,苦眉皱眼道:“叶兄,这孩子你也是从小看到大的,他什么货色,你也知道的!他那么胆小,人又怂,你就是借他十个胆,他也不敢杀人啊!不过是被人怂恿胡言乱语罢了!”

    “呸!”叶永昭唾了他一口,将手中的纸递给楚知白。

    “王爷,苏姑娘,这里有这贼厮喝酒之时说的话,请你们过目!当时宋大人就在隔壁,你们有什么话,只管问他!”

    “是!”一直站在他身边的宋至明站出来,“这些话,是下官亲耳所听,亲笔所录,一字一句,分毫不差,有烟雨楼两名店小二为证,绝无半句虚言!”

    楚知白接过那页纸,粗粗的掠了一遍,唇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将纸扔给苏沉央。

    苏沉央只看了前几行,便有些控制不住,等到看完,也想过去踹方文几脚。

    这个方文,是个色中饿鬼,每次来苏府,都要缠着原主不放,各种调戏揩油,有时连她身边的婢女明月都不能幸免。

    说句难听的话,便算一条母狗母鸡生得好看些,只怕他也不会放过,但凡长得齐头整脸的女子,无不被他骚扰。

    她原本以为,这样的行为,已然够恶心了。

    却没想到,没有最恶心,只能更恶心。

    叶紫苑是他的未婚妻,如今死状凄惨,他没有半点同情哀伤也罢了,居然还有功夫跟那些狐朋狗友一起yy叶紫苑死前死后的各种限制级重口味场景,简直无耻到极点!

    “把他拖入牢房!”楚知白冷哼,“审!”

    方文被带去顺天府最里面的一间牢房。

    那是关押死囚的地方,阴暗潮湿,不见天日,从这里出去砍头的死囚,在这里留下他们生命中最后的痕迹,有的是几只绝望的血掌印,有的是一墙混乱的字迹,每一滴血,每一个字,都带着惨烈绝望的气息。

    方文自幼锦衣玉食,蜜糖窝里长大的人,在踏进这死牢的那一瞬间,腿一软,“咕咚”一声栽到地上,放声悲嚎。

    “我没有杀人!我没有!”他嘶声叫着,随着他的叫声,有一股浓烈的腥臊气氤氲开来……

    “我擦,不要这么怂吧?”许宁掩唇,暴跳,“这还没开审呢,居然就吓尿了……”

    苏沉央:“……”

    在听完李画云的指证,又看到方文的断指时,她几乎把方文当成了凶手。

    不管从故意隐瞒的断指,又或是他的身份,素日里的品行来看,他都是嫌疑最大的。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