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8章:接旨?好!
    苏姑娘不光问尸之术惊人,这哄人撩人的本事,也是一流!

    居然把他们的冰山主子都逗笑了,还能跟王爷肩并肩,携手御敌。

    这样的奇女子,可不就是为他们的奇男子王爷而生的?

    苏沉央一出小室门,就被一道道热情的目光给烧灼到了。

    这些人,为什么要用这样热烈的崇拜的,肉麻的的眼神看她?

    还有,他们为什么要围着她?

    很快,她就知道为什么了。

    “苏姑娘,您一定饿了吧?我去给您订天香楼的肘子吧?又香又嫩,吃起来那叫一个得劲!”

    这是齐三齐大炮的声音。

    只是,大炮到了她面前,不知怎么的,就变成了低声炮。

    苏沉央眨眨眼,还没来得及答话,又一人亲亲热热的跑到她面前。

    “大炮,那肘子太油腻了,只适合你这样的糙老爷们,像苏姑娘这样娇滴滴的小姑娘,东篱阁的胭脂鹅脯更适合她呢!那胭脂鹅色如胭脂,再配上东篱阁的杏花酒,又风雅又好吃!再配上一碗热汤,那叫一个舒坦!”

    这回说话的,却是容九。

    容九是个呆萌小伙,脸儿肉肉,眼儿圆圆,一笑唇边两只甜甜大酒窝,看得苏沉央心里直发甜。

    只可惜没甜多久,便被一阵狂呕声惊回了现实!

    最先被抓来的李永,此时正扒着嗓子,疯狂呕吐。

    这呕吐好似会传染,很快,苏大福也开始吐起来,许是因为年纪大了,他的反应更为剧烈,很快便出现手足抽搐面色青紫症状。

    “老头子,你怎么了?”周氏吓得大哭。

    “石蒜碱中毒!”苏沉央检查过后,迅速给出结论。

    “这些王八蛋!”容景气得跳脚,“讹人还讹上瘾了!现在怎么办啊?他们不会又死吧?”

    “王爷,求你们救救他们!”何氏和周氏一齐扑到楚知白脚底,苦苦哀求。

    他们到现在也明白过来,真正要害他们的,并非是顺天府衙的人,而是那些无端咬断他们拇指,害他们被抓捕的人。

    “苏小刀,你可有……”楚知白转向苏沉央。

    “有!”苏沉央不待他说完,便急急叫:“浓绿茶,稀醋酸加糖水,快,弄来给他们灌下!”

    “稀醋酸是什么?”容景急急问。

    “就是醋!食用醋!吃的那种醋!”苏沉央一迭声回道。

    容景赶紧带人去办。

    这边救人的汤水还没弄来,外头值守的卫兵急急来报:“王爷,宫里来人了!”

    宫里不光来人了,还来了一堆。

    领头的,是昭明帝身边的得力大太监张德福,跟在他后面的,是朝中的四名御史,四名言官。

    除此之外,还有刑部尚书宋正轩,大理寺卿许连成,也紧随其后。

    这几人,每人都带了数名扈从,扈从后面,是黑压压一片御林军,少说也得有一两百个,一眼望过去,浩浩荡荡,气势汹汹。

    张德福未曾入殿,那尖细的声音已响起来。

    “圣旨到!江东王楚知白接旨!”

    楚知白轻哧一声,袍袖一拂,冷冷的站到了那群人面前。

    他是杀场宿将,不怒自威,此时面带薄怒,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堂下诸人,更令人心惊胆寒。

    张德福下意识的梗了梗脖颈,深吸一口气,高叫:“楚知白,接旨!”

    “没空!”楚知白冷冷道。

    “楚知白,你说什么?”言官赵哲第一个跳出来,“这是圣旨!圣旨!你竟说没空?”

    “你眼瞎吗?”楚知白轻哧,“没看到这堂上有人命在旦夕吗?圣上一向仁善,知道本王为救人而延迟接旨,定不会怪责本王!”

    张德福一听到有人命在旦夕,愈发精神了。

    他三步并作两步,窜入大堂内,一见堂内情形,立时怒喝:“楚知白,你胡乱抓人,草荐人命,害死一个贾青松还不够吗?居然还对他们下了毒手!你这样阴毒狠辣,简直跟那杀人魔是一丘之貉!你这样的人,如何能资格断案追凶,圣上有旨,鲜花杀人魔一案,交于大理寺许连成……”

    “好!”楚知白点头。

    张德福准备好了一肚子话,就此被他堵在喉中。

    “……好?”他下意识反问。

    “对啊!”楚知白回,“圣上旨意到,本王岂敢说不好?”

    张德福的嘴剧烈的抽搐了两下,下意识的扯了扯自己的耳朵。

    这个江东王,居然这么乖顺接了旨意,他该不是听错了吧?

    苏沉央也怀疑自己听错了!

    大佬这就……认怂了交权了?

    这不是她认识的大佬!

    他明明中午时还那么狂拽炫酷的,这才半天就认怂,这完全不符合大佬的风格!

    张德福捧着圣旨,站在那里发了好一会怔,总算反应过来。

    “既如此,王爷便……便撤离吧!”他结结巴巴道。

    “好!”楚知白不加思索点头,“不过,按规程来说,本王须与许大人做一下交接!”

    “那倒不必……”张德福想要拒绝,却被楚知白皱眉打断。

    “此案是重案要案,岂同儿戏?该走的规程,一步都不能少!”

    他这话说得冠冕堂皇,张德福也无话可讲,只好拧头看向许连成。

    许连成是一点都不想跟楚知白做交接,却也无可奈何。

    “许大人,请!”楚知白退后一步,做个相邀的姿势。

    许连成却分明觉得,楚知白这是在请君入瓷。他软着两腿,硬着头皮进了大堂。

    张德明等人正要一起进入,却被楚知白拦住。

    “顺天府大堂重地,公公止步!”

    “圣上嘱咐杂家,要全程跟进此案!”张德福反应极快。

    “可有手谕?”楚知白问。

    张德福愣怔了一下,飞快回:“是圣上口谕……”

    “那恕本王不能从命!”楚知白淡淡道,“此案牵涉到朝中重臣,若是走漏风声,放走那魔头,届时将有无数名大楚女子殒命,此责,本王可担不起!公公请回吧!”

    说完,大手一挥,黑甲兵无声围上,大堂门轰隆隆关上。

    “哎,哎……”张德福连叫了两声,看向自己身后那些言官御史,一个劲的朝他们使眼色,示意他们说几句。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