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3章:杀人不如诛心!
    “可是,这的确是巧合啊!”孙氏泪眼涟涟,“这事儿这么多人看到,岂有能假?再说,我们家松儿是什么性子,这楚京城里谁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说句难听的话,你就是踹他三脚,他还跟你陪着笑脸呢!他这样的孩子,哪有胆子去杀人焚尸啊!再说,他也没那气力啊!他还没有叶姑娘高呢!”

    众人纷纷点头:“这事儿,的确是冤枉他了!”

    “贾公子自幼病弱,身高尚不足四尺,手如鸡爪,便连重一点的物件都提不起来,哪有力气杀人?唉,大人,你们这回真是抓错人了!”

    “的确是抓错了!他那伤口,还是老朽包扎的,那昨夜的伤口,跟一个时辰前的伤口可不一样!若你们不信,老朽随你们查问!只是……”老方显然跟贾青松私交不错,哽声道:“只是贾公子这身子骨,真的经不得重刑啊!他有哮喘咳疾,这么个打法,会把他打……”

    他的那个“死”字还没说出来,就听衙内传来一声凄惨厉叫:“我招!我招了!求你们别打了!啊……啊”

    那惨叫声戛然而止,好似是被人突然扼住了脖颈,再也发不出一丁点声音来。

    众人齐唰唰的向衙门口望去,衙内踉踉跄跄的跑出个人来,一边跑,一边哭叫:“夫人!不好了,三少爷被活活打死了!”

    “啊……”孙氏尖叫一声,白眼一翻,浑身急颤,咕咚一声倒在地上。

    幸好有老方在旁,又是掐人中,又是揉胸口,那孙氏喉咙中发出一阵惨痛悲鸣,抚地大哭:“我的儿啊!我那苦命的儿啊!”

    她这一哭,仿佛是号令一般,她身后那群孙府女眷,也跟着一起嚎起来。

    “夫君啊!小叔啊!公子啊!你的命怎么那么苦啊!”

    楚知白一行人立时便被这排山倒海一般的哭声包围。

    那哭声汇聚在一处,在耳边嗡嗡直响,苏沉央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要炸了!

    怎么就……打死了?

    谁打的?

    未经楚知白同意,未查清来龙去脉,怎么就随意用刑了?

    她愣怔片刻,倏地想到叶永昭,一颗心陡然沉了下去。

    若说真有人对贾青松用刑,那这人,必是叶永昭无疑!

    死者家属是最容易冲动的人。

    可是,再怎么冲动,也不该贸然用刑啊!

    这贾青松若就此冤死,楚知白便是出师不利,杀人魔没抓到,先害了无辜之人的性命,定然遭人诟病。

    更不用说,这贾青松还是贾仲的儿子!

    贾仲跟苏千鸣穿一条裤子,是江东王的死对头!

    如今楚知白刚一接手此案,就先把贾家的儿子弄死了,很难不让人怀疑,他是公报私仇。

    此事一出,楚知白必遭言官御史弹劾唾骂。

    以楚知白的性子,是不会将这些人放在眼里的。

    可是,他再怎么狂妄,终究,还是要以理方能服人。

    他若被弹劾,宫里那位肯定会顺势出手,收回让他查案的旨意。

    此案若离他手,那又只能不了了之了!

    苏沉央至此方想清苏千鸣的诡计,心里焦灼万分。

    她懒怠管这些闹事的人,只想快点下车,好去察看贾青松的状况,看看可还有再救回的可能。

    可是,她竟然下不了车了。

    孙氏带着那些女人们,一点点的往前挤,竟将马车围了个水泄不通!

    她们又哭又喊又叫,手在车外壁上胡乱拍打撕扯着,混乱中,有人甚至开始拿些烂菜叶臭牛粪之类的垃圾扔过来。

    容景面色一冷,打了个唿哨,待命的黑甲兵如神兵天降,立时将那些哭嚎的女人赶开去。

    孙氏等人被黑甲兵推搡着,一个个尖声哭叫:“杀人了!江东王草荐人命,还不许人喊冤,他要杀人灭口了!救命啊!”

    她们一边喊着救命,一边却又没命的往那马车上扑,竟是丝毫未将黑甲兵放在眼里。

    黑甲兵杀起人来,素来是眼都不眨。

    可是,江东王府的兵,却从来不杀老幼妇孺。

    遇到这么一群胡搅蛮缠的女人,黑甲兵也是头痛得紧,正想着出手将这些女人薅开,楚知白的声音,冷冷响起来。

    “贾三公子,的确是个苦命的……”他提气扬声,那声音似是霜冷雪结,硬生生的将那热锅沸水一般的形势冷得一滞。

    孙氏等人虽然看似张牙舞爪,但其实心中惊惧异常。

    江东王不是她们能惹得起的人。

    朝堂上那帮爷们儿惹不起,便把她们这帮娘们儿赶上来,说江东王虽嗜杀,却不杀女人。

    可是,万一要是惹恼他这个活阎王,谁知道会出什么事?

    她们已经准备好承受活阎王的雷霆之怒,却没想到楚知白居然顺着她们说话,这倒是出乎她们的预料之外。

    孙氏她们一怔,下意识的停下来,等着听楚知白的下文。

    “贾青松,贾仲第五妾何氏之子,孙氏,何氏是如何死的,你可还记得?”

    孙氏听他忽然提起这事,面色隐隐泛白。

    “王爷,此事与今日之事无……”她下意识的想要避开这个话题。

    然而楚知白一旦开口,又怎么会容得别人插话?

    “是你杀的!”他目光如寒箭,只一句,便把孙氏未尽的话戳了回去。

    “十八年前的秋夜里,那时贾青松不足周岁,你诬陷何氏与家丁私通,生生将她填了井!”

    “何氏死后一月,你把一碗软骨散,灌进了未满周岁,尚在襁褓之中的贾青松口中,险些害了他的性命!”

    “幸好有贾府老夫人护佑,他才得以活命,但白白胖胖的一个孩子,却因此变成了残废!”

    “你……你胡说,我没……”孙氏面色苍白,冷汗淋漓,心中更是惊悸到极点!

    这些后宅之事,江东王如何知晓?

    “你没有吗?”楚知白冷哧,“你招认那些脏事的亲笔认罪书,如今还在贾老夫人床头的暗格之中,要本王派人取给你看吗?”

    “你……你……”孙氏的眼睛瞪得浑圆,那指向楚知白的肥手,抖若筛糠。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