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1章:脑子坏掉了?
    怎么办?

    到底要怎么办才能阻止他?

    好像只有……硬抢!

    下一瞬,她径直冲过去,伸手抓向那锦包!

    楚知白倒是没预料到她会有此动作,但就算没有准备,对付苏沉央这样的菜鸟,也不过就是袍袖一拂的功夫。

    “咕咚”一声,苏沉央被那股突起的旋风带着转了好几个圈,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苏小刀,你脑子坏了?”楚知白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眸似冷箭,面似寒霜。

    苏沉央也觉得自己脑子坏了。

    她为什么要过去抢?

    她抢得过吗?

    明知抢不过,还做出那么愚蠢冲动的事。

    这且不说了,她不抢这包,哪怕楚知白从包里翻出她那些天下无双的东西,至多会怀疑叶惊秋,一时半会儿也怀疑不到她头上来。

    就算早晚会怀疑到,她最其码还有缓冲时间,可以跑路。

    现在好了,这冲动一抢,要怎么解释自己的沙雕行为?

    苏沉央悔得肠子都青了。

    楚知白的耐性,也在此时彻底耗尽。

    他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这会儿心情更是糟糕到极点。

    是什么蒙蔽了他的眼睛,让他把这个冒冒失失的蠢女人带进府来?

    他盯着苏沉央,面色黑沉,如冬夜涨潮的大海。

    苏沉央愣怔了片刻,腿一软,“咕咚”一声又跪下来。

    “王爷恕罪!我是看到那个包,太激动了!那是我秋哥哥的包啊!”

    “什么秋哥哥?”楚知白冷哼。

    “叶惊秋啊!”苏沉央回,“鬼眼神断秋公子!他是我秋哥哥,也是我师父!是教我问尸之术的人!”

    这个借口,苏沉央私以为非常完美,既可以合理解释她的验尸术,又能把自己刚才那突兀之举完美的遮掩过去。

    果然,听到她的话,楚知白面上黑雾倏然散去。

    “你认识秋公子?”他倏地站起来,一把抓住苏沉央,急急问:“那他来京城,你可有见过他?”

    苏沉央摇头,明知故问:“他何时来的京城?王爷没有见过他吗?没有见过他,那他包包怎么在你这里?他这包素日里从不离身……”

    “他来之前,可有托人捎信给你?”楚知白打断她的话,又问。

    “没有!”苏沉央仍是摇头,“王爷在找他吗?王爷为何要找他?”

    楚知白不答,仍是追问:“他最近可有写信给你?又或者,托人带过什么东西给你?他在京城,除你之外,可还有其他熟识之人?他来京城,惯常跟谁联系?”

    楚知白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

    苏沉央头摇得跟拔浪鼓似的,心里好奇异常。

    这个江东王,哪来这么多问题?又为什么会对她感兴趣?

    在她印象里,他和她,根本就素不相识,八杆子打不着!

    “什么都不知道,竟敢说认识!”楚知白轻哧。

    “我跟我外祖家,也是久未联系,可是,你能说,我跟他们不认识吗?”苏沉央反问。

    楚知白轻哼,顿了顿,又问:“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这个……说来话长了!”苏沉央掠他一眼,目光仍在那包包上打转。

    “不管多长,说!”楚知白命令道。

    “王爷,我要是说了,您能把秋哥哥的包包还给我吗?”她问。

    楚知白只回了她两个字:“快说!”

    那就说吧!

    开局一只包,剩下的全靠编!

    她轻咳一声,道:“我跟秋哥哥,是一年半以前认识的,当时我去南城外祖家暂住,我一位表兄在南城衙门做事,跟秋哥哥相熟,邀他来家中作客,一来二去的,就相熟了!”

    “有多熟?”楚知白盯着她。

    “特别熟!”苏沉央指着他手上锦包,故作暖昧道,“这个包包,就是我亲手缝制,送给秋哥哥的!还有这玉佩也是!”

    楚知白抓着那锦包的手,猛地缩紧了。

    “你的意思是,你跟他……”他的牙齿磨了磨,下面的话没说出来。

    “我与他私订终生,发誓这一生,非君不嫁!”苏沉央撒起谎来,眼都不眨。

    “非君不嫁……”楚知白的手指下意识的抽搐了一下,“他说过要娶你吗?”

    “自然!”苏沉央回,“他说非我不娶!”

    楚知白没说话,只盯着苏沉央看。

    苏沉央被他看得莫名其妙,两腿又开始发软。

    他这是什么眼神?

    惊愤?敌视?嫌恶?又似夹杂着一丝难解的哀怨黯然……

    这太诡异了!

    苏沉央被他看得浑身不得劲,主动开口:“王爷,我都说完了,能把秋哥哥的包还我了吗?”

    楚知白不说话,仍是盯着她。

    “王爷,您要是实在想翻看秋哥哥的包,也是没有问题的,就是吧,他那包里面,一直装着我的一些……贴身衣物……”苏沉央嗫嚅着,“怕不小心污了王爷的眼……”

    贴身,衣物……

    楚知白的眸光似风中残烛,微微摇曳了一下。

    他垂下眼睑,不再看苏沉央,仍看那包。

    “王爷,那里面有一个绯色的绣花小包,请您务必还给我!”苏沉央向他伸出手,“又或者,您不放心的话,可请顾婶过来查验!我的贴身衣物,实是不敢污王爷的眼!”

    楚知白拉开带子,瞧了一眼,果然看到一只绯色小包。

    一股难言的酸涩郁结,瞬间漫过心头。

    他将那只小包拿出来,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扔给苏沉央。

    苏沉央接过小包,立时塞入袖中,那颗噗噗乱跳的心,终于安稳下来。

    楚知白没再说话,抱着包,也不再翻看,只坐在那里发怔,面色似天际的云,变幻莫测。

    苏沉央看得一头雾水。

    大佬的心思,真的好难猜!

    她袖口里揣了只“炸弹“,不愿再在这危险之地久待,当下便起身道:“王爷心绪不佳,那案情我们以后再聊吧!我先退下了!”

    说完,转身就跑,刚跑到门槛边,却跟外面进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来人是内卫容景。

    “殿下,那断指之人寻到了,只是……”他拧着眉头,欲言又止。

    “什么?”楚知白应了一句,目光仍粘在锦包之上。

    “殿下,您还是亲自去衙门看看吧!”容景犹豫道,“属下觉得,事情有点……奇怪……”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