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第八冠位 > 第1023章 由皇女掀起的决战(3/3)
    “我没办法和来摧毁我们世界的家伙合作!”

    这名大约是阿塔兰忒的左右手的雅嘎,向着在场众人做出了高声的宣告。

    “……我也是!”

    “加上我!”

    “……”

    剩余的雅嘎们面面相觑之后,有的也义愤填膺地举起了手,有的则陷入了沉默中,不发一言起来。

    “摧毁世界的家伙……”

    藤丸立香愣在了原地,“那个是指……”

    “嚯?”

    艾斯德斯站在会议室的门口,闻言不由得唇角微勾,仿佛感觉有趣起来般。

    “……抱歉,立香。”

    阿塔兰忒的脸色变幻不已,在一旁几名雅嘎充满期待的灼热视线之下,她咬了咬牙,整个人还是松懈了下来,终究做出了抉择。

    “我没办法看着眼前的这些孩子们消失,请原谅我。”

    阿塔兰忒喜欢小孩子。

    那是在迦勒底的时候,藤丸立香就知道的事情,为了小孩子的话,她甚至愿意堕入邪道,如果是为了那些雅嘎小孩子的话,她会和她分道扬镳,也是可以预期的事情。

    但是——

    “所以……到底为什么呢?”

    红发的少女咬着嘴唇,满是不解地向阿塔兰忒和眼前的雅嘎们问道。

    “……”

    阿塔兰忒默默地一开始了视线,没有回答,只是目光之中饱含歉意。

    “真是滑稽!”

    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艾斯德斯的话语越过了藤丸立香,笔直刺向了对面的阿塔兰忒。

    “你的意思是,你眼前这区区几十个孩子,哪怕扩大到这整个异闻带也不过几万,居然要比整个泛人类史数亿的孩子还要重要吗?泛人类史那上亿小孩的分量,连异闻带区区几万的分量都比不过,这边就应该活,那边就应该死?”

    艾斯德斯的语气之中充满了嘲笑。

    嘲笑阿塔兰忒的天真、滑稽和可笑。

    数万和数亿,若是放在天平上衡量的话,那是根本不需要犹豫的事情,任谁都会选择分量更重的那一方。

    但阿塔兰忒却偏偏背道而行,选择了更轻的那一方。

    为了那数万,而选择放弃那数亿。

    不管是谁,在知道她的选择的那一刻,都会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感到滑稽可笑吧。

    “……”

    阿塔兰忒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头却低了下去,让人看不清她的脸色,只看到身躯微微颤抖起来。

    “不要再说了!”

    一旁最先出声的雅嘎满是窝火和愤怒地注视着门口的两人。

    “事到如今也不需要伪装了吧!我们和你们不是一路人,看在这几天你们帮了不少忙的份上,我们不会动手,你们离开吧!”

    “没错!离开吧!”

    其他的雅嘎们也纷纷举拳大喝着,看着藤丸立香的眼神也都变得愤慨和仇恨起来。

    “……”

    红发的少女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但却感觉嘴唇仿佛有千斤重,根本无法开口出声。

    艾斯德斯双眸微眯,眼神中浮现出危险的色彩来。

    除了琉夏之外,还从来没有人敢对她大呼小叫,投来仇恨的眼神之后,还敢叫她走人的,通常那样做的人,连尸体都不会剩下。

    “报——!报告!”

    就在双方陷入一片僵局之时,忽然有侦察兵惊慌大叫,来到了会议室前。

    “不好了!不好了,首领!观察到有大量士兵向据点的方向靠近!人数至少有一万以上!推测很有可能是来自莫斯科的军队!”

    “什么?!”

    惊惧交加的声音,很快充斥着整个会议室。

    …………

    山崖下方。

    一万名以上的雅嘎士兵全部穿着防寒大衣,顶着暴风雪在山间行军,军队形成了数条长龙。

    此刻,这支军队,就从各个方向向着反叛军据点的位置包围而来。

    侦察到这支军队到来之后,恐慌很快蔓延了整个反叛军据点,惊叫声和小孩的哭闹声充斥着大大小小一百多座房屋。

    “……的确是莫斯科的军队没错!”

    阿塔兰忒站在瞭望塔上,居高临下看着下方行军中的长龙,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但是,为什么莫斯科的军队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之前完全没有收到消息,一丁点的征兆都没有!

    藤丸立香和艾斯德斯,与之前争吵的雅嘎们一起,都来到了要塞的门口,观察着下方军队的动向。

    虽然之前在会议室就有了分裂的迹象,但此刻事急从权,目前最大的威胁是打到脚下来的沙皇军队。

    “这个俄罗斯常年刮着暴风雪,可见度极低。”

    琉夏的身影在不知不觉间出现在了场中,神鬼莫测般的步伐让在场雅嘎们大吃一惊,纷纷紧张起来,生怕琉夏对他们动手。

    他们都是知道的,这个漂亮地不像话的旧种男人,就是将那个伊凡雷帝杀死的可怕存在!别看外表瘦弱,但却有着超乎想像的可怕力量。

    “而且,那些军队的身上都有咒术的痕迹。”

    琉夏的目光在山脚下的军队中来回扫视了片刻,审视着道:“那咒术的水平相当高,连我也是生平仅见,不比迦勒底的玉藻前来得差。”

    咒术和魔术并不完全相同。

    虽然都是用以改变现象的术式,但魔术的本质是编排已有之物的程式,而咒术的本质则是将自身的肉体当作素材来编排的程式。

    一般来说,咒术更加容易在东洋岛国,或者是与世隔绝的土著部落中出现,本质上是小范围传播的术式,在时钟塔甚至被蔑视为只有二流魔术师才会去研习。

    而在山脚下这支军队的身上,就出现了大规模咒术的痕迹。

    以极高水平的咒术遮蔽行军痕迹,再加上天然的暴风雪做掩盖,基本上不到眼前是无法发现他们的行踪的。

    “那个是——?!”

    藤丸立香突然目光一凝,借助用体内极少量的魔力强化过的双眼,看到了站在军队的最前列的指挥官的身影。

    那是有着一头白色遮掩长发的少女,身上穿着雪白的长裙,怀中抱着没有脸的金毛玩偶,此刻正一脸冷峻的指挥着军队前行。

    阿纳斯塔西娅!

    率领杀戮猎兵入侵迦勒底,将整个迦勒底都给冰封,隶属于卡多克的从者!

    现在居然主动打到了反叛军的据点前?

    这是要掀起决战的意思吗?

    喜欢第八冠位请大家收藏:()第八冠位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