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现代言情 > 天价萌宝:妈咪别想逃 > 第854章:双生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天价萌宝:妈咪别想逃 ”查找最新章节!

    见到本尊已经出现,温穗也就不忌惮还有什么人了。她走过去,蹲在刚刚晕倒的那个“清羽”身边,翻过来一看,确实是和眼前的这个女人长得一般无二。

    温穗心里冷笑一声,猜到了个大概。

    清羽怎么说也是邵家的孩子,即便身上流着外人的一半血,也有一半是邵家的。再不济,也不会当成一个弃婴,让她这样流落在外。

    何况,邵家一个子嗣都没有。

    邵震做得这么绝,这么狠心,想来不单单是这个原因而已。

    k州人不控制生计,平凡人家喜欢多子多孙,即便是尊贵如四大家族,看到尹家先前这样没落,也是在庆幸自己多子的。只是在多子的同时,还要要求质量。再不济,资质平平的子女,也会留下来,避免“后继无人”。

    这个观念,跟先前z国差不多。

    只是这样多子,也没有哪一户人家是双生的。

    双生在k州,意味着不详。因为在母胎中,双子相生相争,多多少少都会有损伤,而且对母体的伤害也是极大的。在这样特殊的情况下,温穗想来清羽的那个生母,死因恐怕也没有那么简单,以致于邵震这样将人抛弃,不肯承认这样的血脉。

    “双生子,看着模样似乎毫无差别,但是看这性格,倒在这地上的,应该是妹妹吧?”温穗不咸不淡地开口,“你们用的也应该是同一个名字。”

    在外可以公布身份的,是作为妹妹的“清羽”,而不时常露面,甚至是深居山林中的这个,是身为姐姐的“清羽”。

    应该不会有两个名字。

    对比一下肤色,姐姐的皮肤也似乎更白一些。不是雪白的白,是久久不见日光的白。

    清羽似乎有些惊讶,“你居然知道。”

    “略知一二而已。你们邵家的那些事儿,对于下层的普通人来说,确实是个天大的秘密。但是对于尹家,不管藏得多深,只要我想知道,都能知道。”温穗拍拍手,站起来和她对视。

    嘴角扬了起来,“我还知道,你上次还跟地上的那个清羽,一起去了寺里。那个时候,你也见过我吧?”

    只是温穗并没有看到她而已。

    那一次霜说远远地看到清羽和一个男人站在一起讲话,但是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也听不清他们在讲什么。

    但是现在看来,那天清羽见的男人,不是其他人,而是另外一个“清羽”,是个女人。

    眼前的女人哈哈大笑起来,眼角有些泛红,“看来邵震那个人做得这些龌龊事,你也都知道了。他还想藏着掖着,殊不知这种事情,迟早都是会被人知道的。”

    清羽一脸的嘲讽,“他可能以为,只要我们死了,或者他死了,温云死了,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知道了。”

    甚至,不惜邵家绝后。

    “邵震怎么说也是你的外公,不是吗?”温穗淡淡道。

    “哼,或许是吧。”清羽冷哼道。

    “当年他不惜对我和清羽赶尽杀绝,如果不是师父收留,我和清羽恐怕都活不到现在。”

    温穗有些心疼,“既然如此,你不应该更加疼惜这个妹妹吗?”

    清羽这时候看着地上那个清羽的眼神,却变得陌生和冷酷,像是看着一堆垃圾一样。

    这样薄凉的目光,温穗有些不能理解。

    “我和她本来就是只能活一个,就连温云当年知道还有我的存在时,都说只能护一个。现在两个都活着,对于邵震来说就是成倍的污点。只要死掉一个,还有回到邵家的机会。”清羽冷冰冰地说。

    可是现在她们两个都活着,所以才迟迟不被承认。可是之前温穗从来没有听说过,清羽是两个人,就连邵震那边都没有一点反应。

    想来当年,邵震应该是以为其中一个清羽已经死掉了的。只是在遗弃的过程中,却不想其实两个都活下来了。

    两个都想活下来的清羽,也都互相想让对方死掉,可是却都活着。矛盾又互相依存的存在,既不是爱,也不是恨。两者都有,或者两者都没有。

    所以只能互相利用,又彼此冷漠。

    -

    知道了这个人的身份,温穗也不过多关心,只想知道宁解在哪儿。

    这个清羽也没有废话,直接将人带去一个隐秘的洞穴中。虽然是洞穴,可条件却不差,只是外观看起来较为简陋,且不易被人察觉罢了。里面倒是十分舒适干净,适宜居住。只是不像正常的房子一样,有门有窗。

    这里外面灌木极多,又有垂下来的树枝遮挡,不仔细看的话,都不知道入口在哪儿。

    这样隐秘的地方,想来连阳光都照不进来。

    清羽进来之后,将灯光打开,原本倒在外面的清羽也被一同带进来了。是她自己扛的,温穗并没有插手。

    但是扛进来之后,清羽也只是十分漠然地将人随便扔在地上,像个没有生命和感情的工具一样。

    温穗倒也没有那么八卦,继续想问人家的家事。只是清羽开灯的那一瞬间,温穗看到了洞内的情况,瞬间就被气笑了。

    她看着周围肉眼可见且屈指可数的东西摆件,而除了两个清羽和一个她以外,再也没有第四个人,不免气得直乐,转向身侧的人问:“这就是你所说的会给我见到我想见的人?”

    清羽十分淡定地开口:“来都来了,又急什么呢?”

    “你以为我住在这里,就真的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山洞吗?”清羽伸出手指,指了指挨着矮桌的一处,说:“那儿有个机关,这堵石墙身后,还有其他空间。”

    所以这个洞穴,不仅如此而已。

    温穗明白了,“你要和我谈什么条件?”

    看来她想见到宁解,并且要带走宁解,都是没有那么简单的。

    晕倒的这个清羽智商不高,嚣张肤浅,都知道要和五位长老谈条件。眼前这个清羽,更加不可能这么好心,说让她见宁解就让她见。

    她想这样约见自己,想必是只有自己才能给出她想要的条件罢了。

    清羽也不多说废话,直接将条件摆出明面。

    “很简单,我要尹家的锦盒,你要你的男人。”(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