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 > 古代言情 > 大唐:开局融合大预言术! > 第六十六章 小官巨贪,苏浩!(求鲜花求评价6)
    (本章为昨天四千花的加更章!章尾有惊喜!)

    “这个人,我一定会将他千刀万剐!他绝不可能!”

    李莫愁扔下一句话,直接转身走了。

    李靖笑笑没说什么,不过,一想起苏浩,他的眼睛还是绽放出了光芒。

    先是阉割了长孙冲,随后又让长孙无忌怀孕,最后又忽悠长孙顺德造反。

    而且听说他还曾顶撞过李世民,当着李世民的面斩了长孙无忌的管家。

    这些事,他光是听在耳中便觉得热血沸腾,觉得此人了不得!

    不过这只是个七品县令,李靖本以为自己以后很难跟这种人接触上,但今天的事情发生之后,却让他觉得自己与他有缘。

    绝对是上苍赐给他的乘龙快婿!

    此刻的他,完全认准了苏浩!

    ……

    “什么?你说莫愁被打了?还是被人打屁.股?”

    李道宗的府上,李景仁听到这个消息后,当场大怒,刹那间,胸中的怒火便蒸腾起来,立刻便要前往苏浩的县衙找苏浩算账。

    “公子,不可啊,我听说此人怀有妖术,就在几天前,刚让长孙无忌怀孕,公子万万不可招惹他啊!”

    一个随从开口说着,赶紧阻拦了李景仁。

    “怎么?难道因为他有妖术,就放过他,眼睁睁的看着莫愁被打吗?那李莫愁会如何看我?大将军李靖又如何看我?以后我还怎么娶莫愁为妻?”

    李景仁怒吼着,随从皱眉摇头道:

    “可是,公子就算找苏浩麻烦,也找不到他的突破口啊,他这个人虽然在官场上的名声不怎么样,但是……在民间的威望却是极高,长安城的百姓都很拥护他,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就算他让长孙无忌怀孕,又杀死了长孙冲,陛下也没有动他,公子轻易与他为敌,恐怕不是善举啊!”

    李景仁摇摇头:“不行不行,就算找不到突破口,也要给我找,莫愁被打了,而且还是被打了那种位置,我咽不下这口气,你给我想个办法,最好能置他于死地的那种!”

    李景仁狠声说着,他确实相当恼怒,尽管李莫愁不承认,但是在他心中,李莫愁早就是他的未婚妻了。

    可现在,自己的未婚妻被打了,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打了那个位置,这让他恼怒异常,此仇不报,他真的很难甘心。

    随从叹气道:“公子啊,这种人想要一下弄死,是真的不可能的,这个人连陛下都不愿意轻易与他为敌,公子怎么可能会弄死他呢?不过……小人倒是有个能让他罢官免职的方式,虽然不能为公子解恨,但出一口恶气还是可以的!”

    “出口恶气?出口恶气就出口恶气吧,你说说,是何方法?”

    李景仁叹气道,讲道理,他是真想要弄死苏浩的,但是他也不是不知道斤两的人,连长孙无忌那种人都栽在苏浩手上了,李世民也无时无刻不想着怎么整治苏浩。

    连他们这种人对苏浩都无可奈何,自己能够在苏浩身上出一口恶气,是真的不容易了。

    “公子,您还记得长孙无忌一家谋反后,当时被抄家的场面吗?”

    随从忽然开口说道。

    李景仁一怔,随即连连摇头,“我怎么会知道这种事?”

    “公子向来不关心这种事,不知道也是正常,但小人却记得,当时在长孙顺德家里查抄的银两不过只有区区十万两银子!”

    “这跟苏浩有什么关系?”李景仁满脸迷惑。

    随从却笑了:“公子啊,此事和苏浩大有联系啊,世人都知道长孙顺德贩卖私盐,他卖了几年私盐了,这几年来敛下来的钱财,少说也有数百万两吧,可这么多钱,就不翼而飞了?”

    “你是说……这些钱,进了苏浩的口袋?”

    李景仁眼睛一亮,随从连连点头:

    “不错,因为我记得长孙顺德造反之前,是去找过苏浩的,而当时的他有求于苏浩,为了拉拢苏浩,什么手段都是有可能会用的,而送财绝对是最基本的手段,公子只需要找到监察御史魏征大人,带他一起查抄县衙,就一定能够搜出这笔赃款,而一旦找出这笔赃款,那么他就一定会下台!若是操作得当,陛下或许还会将他处死!”

    随从说完,李景仁的眼睛瞬间明亮起来:

    “妙!妙啊!如此一来,就算事后苏浩报复,首当其冲的也是魏征这个臭穷酸,也根本想不到我们头上!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哈哈哈哈……高明!高明啊!”

    李景仁哈哈大笑着,也没多耽误,直接就去找魏征了。

    “你说什么?长安县令苏浩贪污?脏银多达数百万两?”

    魏征家里,听完李景仁的汇报后,魏征当场就炸了,狠狠一拍桌子,腾地一下子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是啊,魏大人,我一直都以为苏大人是个清官,可事后仔细一想却不对,这天底下除了魏征魏大人之外,哪里还有清官啊,此人绝对是史上第一大贪,长孙顺德贩卖私盐所得到的赃款必然在他的县衙之内,只要魏征魏大人愿意去查,就一定可以水落石出,将其绳之以法!”

    李景仁开口说着,魏征冷哼一声:

    “你少拍我马屁,你老子李道宗,还有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当年运往洪州的赈灾银正是被你们父子贪污了去,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啊?”一句话说出口,李景仁的脸瞬间变色,连连摆手:“大人冤枉,大人冤枉啊,小人和家父怎么会做这种事?”

    魏征大手一摆:“行了,你就别在这里跟我装蒜了,我知道你们父子都干了什么,只是苦无证据,一时办不了你们罢了,我警告你,别让我逮到机会,不然,我必将弹劾你们的奏章送上陛下的龙案!”

    “敲里吗的臭穷酸!”

    李景仁大怒,心中虽然怒骂,不过嘴上还是笑呵呵的看向魏征:“不过大人,现在就有一个巨贪放在眼前,我们还是先办他吧!”

    “哼!不用你多说,本官自然会去办!”

    魏征说完,直接朝着门外走了,李景仁也赶紧跟在身后。

    不多时,二人便一起来到了长安县衙之外!

    ps:加更章写完了,待会儿还有一章求花求票章,求大佬们赏赐鲜花和评价票!

    ...(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