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 > 古代言情 > 大唐:开局融合大预言术! > 第五十章 蠢货(求鲜花求评价10)
    “什么?造反?”

    赵国公府内,刚刚恢复了元气。

    稍微能下床走路的长孙无忌听到这两个字后,眼珠子都差点儿瞪出来,满脸惊骇的看着长孙顺德和长孙某:

    “你们疯了吗?”

    “表哥,你糊涂啊!”

    长孙某开口道:

    “表哥,你也不想想,我们长孙家现在的势力有多么大,您是当朝宰相,文官之首,我父亲又是一品武将,还是当朝国公,手握三十万重兵,李世民能对我们长孙家放心吗?”

    “他先坐视长孙冲死亡,又眼睁睁的看着您被迫怀孕,然后还什么都不管,我父亲找他讨要说法时,他给出的说法居然是给苏浩罚俸一年!”

    “表哥,罚俸一年啊,您的儿子死了,您的名声毁了,我们长孙家付出这么大的伤亡,我父亲一品武将前去讨回公道,他居然就给出一个罚俸一年的处罚,表哥啊,您听听这是人话吗?他李世民是想要我们长孙家族就此灭亡啊!”

    长孙某嘶声哭喊着,而长孙无忌听完这番话后,一时间只气的头昏脑涨。

    刚刚恢复了一点的元气的他差点儿一口老血再次喷出来,

    但还是强忍着,跟长孙顺德解释道:

    “你糊涂啊,苏浩是拥有大神通的人,就算陛下想要动他,也得好好思量,多做一番准备,确定周全后才能下手!哪里是你父亲一句话说动就能动的?”

    “而且,当时的苏浩杀了长孙冲,又帮陛下解决了我,给予了我沉重的打击,正得恩宠,当时的陛下完全不想动他,甚至还在想方设法的奖赏他,进而一步步蚕食并彻底驾驭他,你在那个时候为我讨回公道,能得到一个罚俸一年的惩罚已经相当不错了,这也算是陛下突破了心理极限!”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陛下的计划并没有被打乱,还能继续蚕食苏浩,我长孙家族也算是得到了一个说法,颜面可是慢慢讨回,而此事也该到此为止,我和苏浩之间也算是画上了一个完满的句号!”

    “可你……你怎敢变本加厉,还跑去苏浩府上自讨苦吃?你自讨苦吃不要紧,还完全打乱了陛下的计划,更是害的你自己变成一块镇厕石,好不容易恢复了人身,现在……你……不但不思进取,居然还跑过来喊我造反?你……你这是作死吗?”

    长孙无忌怒气冲天。

    而长孙顺德和长孙某听完后,彻底懵了,长孙无忌说的话他们完全听不懂啊,什么蚕食苏浩?什么计划被打乱?什么画上了一个完满的句号?

    难道,长孙无忌死了儿子,名声毁于一旦,就让苏浩罚俸一年,就满足了吗?

    这些问题长孙某和长孙顺德完全不懂,但长孙顺德却听出来了,长孙无忌明面上是在说长孙某,但整番话听下来,都是说他的,骂他蠢!骂他不该为自己讨回公道。

    顷刻间,他怒了,指着长孙无忌便怒声骂道:“好你个长孙无忌,老子拼死拼活给你讨回公道,现在反倒成了老子的不是?你好大的胆子!”

    “就是啊表哥,你说这话太寒人心了,我父亲之所以变成镇厕石,可全都是因为你啊,你现在居然骂我父亲愚蠢,还处处责怪我父亲的不是,你到底什么意思!”

    长孙某说着,长孙无忌稍微呼出一口气,把怒火稍微平息一下,按着长孙某的肩膀开口道:

    “我的好弟弟,你就听我一句劝吧,造反太愚蠢了,而且,你造反也绝对不可能成功的,陛下乃是千古难得一见的明君,他的反,岂是你们能造的?赶紧收手吧!“

    长孙无忌苦口婆心的劝说着,而长孙某听到他说自己愚蠢后,当场便怒了,要知道,他从小到大,最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自己的智慧和判断能力,现在听到长孙无忌说他愚蠢,一时间整个人的火气都上来了,上去就狠狠一巴掌甩开长孙无忌的手,朝他怒斥冷笑:

    “长孙无忌,你倒是聪明啊,聪明到把自己儿子整残废了,然后事后还威胁皇上要把长乐继续嫁给长孙冲,这下好了,连李世民都不帮你了,直接害的你儿子惨死,还把你自己的名声毁了个一干二净,你倒是聪明的厉害啊,哈哈哈哈……”

    长孙某哈哈大笑,而这番话一出口,长孙无忌的身体立刻颤抖了起来,一时间,只觉得头脑发晕,胸闷气短,手指着长孙某,抬手一巴掌就朝他脸上甩了过去,怒声大吼:

    “滚!滚!给我滚!”

    自己的宝贝儿子被人打了一耳光,长孙顺德的脸当场就沉了下来,朝着长孙无忌开口道:

    “长孙无忌,你别忘了,我们可是同宗同族,我已经问过苏大人了,他说了,只要今日造反,大事可成,你确定不跟着我们一起造反吗?如果我们造反成功了,那之后论功行赏时,你可别怪我长孙顺德不念着同宗同族的情谊!”

    “滚!你给我滚!以后别再来我府上半步!”

    长孙无忌手拄着桌子,此刻的他只觉得胸口疼的厉害,已经一句话都不想多说了。

    “唉!既然你如此不知趣,那好言难劝该死人,长孙无忌,你就等着吧!看我们造反成功,论功行赏之时,只希望你不要跪地哀求!”

    长孙顺德怒声说完,转身就走。

    待他们走后,长孙无忌噗通一声便摔在地上,同时,一双拳头狠狠地捶打着地面:

    “蠢货啊,蠢货啊,为何我长孙家有如此愚蠢的人,这难道就是被人卖了还要帮人数钱吗?苏浩……你好狠,你好狠啊!”

    “也怪我长孙无忌,不该贪心,不该威胁陛下,若是当日有陛下陪着我一起去县衙,若是我长孙无忌没有那么贪心,想要我儿子成为驸马,亦或者我长孙无忌当日在县衙没有那么嚣张的态度,一切……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啊!”

    长孙无忌怒声嘶吼,痛哭流涕,狠狠捶打着地面。

    “呕……噗!”

    猛然间,一口老血再一次从长孙无忌的口中喷了出来,刚刚恢复元气的长孙无忌,再一次重重摔倒在地上。

    ...(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