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 > 古代言情 > 大唐:开局融合大预言术! > 第十四章 罗士信的后人(求鲜花求评价14)
    “救你性命?”

    苏浩眉毛一挑:

    “谁要害你性命?”

    “当今四皇子,魏王殿下,李泰!”

    “嗯?”

    苏浩神色微微一动:

    “继续说!”

    “公子可听过秦家?”

    “翼国公,秦琼那个秦家?”

    苏浩询问道。

    “嗯!正是那个秦家,我是翼国公秦琼的侄孙女!”

    “翼国公秦琼的侄孙女?”

    苏浩吓了一大跳,没想到秦般弱的来头居然如此惊人。

    可既然她是秦琼的侄孙女,又为何沦落成为一名歌姬呢?

    苏浩还在惊讶着,猛然间,他神色一冷:

    “不对,记得秦琼没有兄弟姐妹一说,他又哪来的侄孙女?你在骗我?”

    苏浩开口说着,他的确记得秦琼没有兄弟姐妹,史书上也从未记载过。

    “公子,准确来说,我不姓秦,而姓罗!”

    忽然,秦般弱开口道!

    而这句话一出口,苏浩再次惊住了。

    历史上的秦琼的确没有亲弟弟,但是却有野史记载说秦琼有一个结拜义弟!

    而且,这个结拜义弟还非常有名。

    他不是别人,正是罗士信!

    “你是罗士信的后人?”

    看着秦般弱,苏浩真的有些惊讶了,要知道罗士信在隋朝末年,可是一员能够和李元霸争夺天下第一的猛将啊!

    他更没想到罗士信长得那副歪瓜裂枣的模样,居然有如此美貌的后人!

    秦般弱点头道:

    “嗯!我是他的孙女!”

    “当年我爷爷战死之后,秦琼收养了我父亲,我父亲感激秦琼的收养之恩,所以从此之后,我们这一脉便姓秦,不再姓罗了!”

    苏豪店头,秦般弱说的这一段他知道。

    历史上有传言说,这个罗士信天生痴傻,后来在洛水之战中被杀。

    不过……至于他的儿子等,苏浩就没关心过了,只是没想到其中居然还有这样一段内幕。

    “你继续!”

    苏浩开口说着,秦般弱继续道:

    “当年,我父亲战死后,我和我父亲蒙受翼国公秦琼照料,但随着翼国公久病,秦家就此衰落!”

    “久而久之,偌大的翼国公府就连生计开销都成了问题,我父亲为了养家,便开了一家丝绸庄,仅仅一年便将生意做大!”

    “眼看着光景越过越好,没想到这家丝绸庄却被魏王李泰的手下看上了,强取豪夺,将这家丝绸庄抢走了,我父亲是个性如烈火之辈,直接就去找魏王讨要说法,魏王护短,非但不理,反而派人将我父亲害死!”

    “后来,这件事惊动了翼国公秦琼,直接就要面见圣上讨回公道,此事让魏王感觉到了恐惧,为了防止陛下责怪,便将翼国公府三十六口人全部杀害,就连翼国公秦琼本人也遭人下药,瘫软在床,无法下床,无法动弹!”

    “一年后,翼国公病死在床,陛下将其厚葬,并将其追封为护国大将军!”

    “魏王李泰以为此事无人得知,但却不知,当年被他杀死的三十六口人里面,我却逃生了,但近一段时间来,魏王不知从何得知我未死的消息,正派人四处缉拿我,我万般无奈才躲进春香楼进行避难!”

    “这件事,你为何不找宿国公程咬金,鄂国公尉迟恭呢?他们可都是翼国公秦琼的好兄弟啊!”

    苏浩询问着,秦般弱当场哭了:

    “魏王狠毒,又深受陛下恩宠,宿国公和鄂国公都不敢得罪于他,再加上事发已经两年多了,翼国公秦琼已然病死,宿国公和鄂国公更加不愿意多管闲事,奴婢万般无奈,只能找大人了,求大人为奴婢做主伸冤啊!”

    “姑娘说笑了,宿国公和鄂国公都不敢得罪的人,你认为我苏浩长了几个脑袋,敢得罪于魏王呢?”

    苏浩笑着,秦般弱傻眼了:

    “可是昨日您在大街上仅仅因为一个孕妇便可阉割长孙冲,又令长孙无忌怀孕,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大人连当今陛下都不怕,又怎么会害怕魏王呢?奴婢答应大人,只要大人肯为奴婢申冤报仇,奴婢愿意给大人为奴为婢,誓死相随,永远侍候大人!”

    秦般弱哭的梨花带雨,直接一头磕在地上。

    苏浩不为所动:

    “我昨日管了那事是因为我是长安县令,而且刚好碰到了那件事,顺手就管了,但这件事不同,这是两年前的旧案,本就不该我管辖,另外,此事牵扯魏王,他是陛下之子,又是最受恩宠的皇子,怎是一个长孙冲能相提并论的?这件事,我管不了!”

    “大人!”

    秦般弱再次叩头,她嘴唇一咬,面颊含泪,像是下定决心一般,

    “只要大人答应为我做主,除去魏王,我愿将我的身体奉献给大人!”

    “你?”

    苏浩朝她看了一眼,轻轻笑道:

    “你的确是个美人,但你看我像是一个要色不要命的人吗?除非……”

    苏浩微微一笑:

    “除非,你把魏王看上的东西交给我!不然,这件事我不会管的!”

    “大人……你……”

    秦般弱彻底惊呆了,她从始至终都没说过有什么重宝,可是,苏浩却直接说出来了。

    苏浩冷笑:

    “魏王虽然贪财,但一个丝绸庄又值几两银子?他会为了一个丝绸庄去杀死翼国公全家,还让程咬金和尉迟恭等人害怕到为翼国公说句话都不敢?就算尉迟恭和程咬金不敢为翼国公秦琼说话,但凭借他们的能力,保住你还是没有问题吧!”

    “我看你是信不过程咬金和尉迟恭,根本没有找过他们吧!”

    听到这话,一瞬间,秦般弱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大人……”

    “行了!下次编谎话编的圆一点,别一眼就让人看穿了!”

    苏浩笑呵呵的说着,而听到苏浩的话,秦般弱彻底服了,冲着苏浩深深拜下道:

    “聪明无过于大人,请大人稍等,奴婢这就为大人取宝!”

    ...(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