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电竞大神来solo > 章节目录 第733章 衣服脱了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solo赛打到现在,已经接近尾声。

    吃瓜群众越看越激动,最后一场就要好戏上演了。

    场上只剩下唯一一位还没solo的选手。

    他上一秒沉迷与对厌世的口吐骚话中,下一秒已经淡定的起身,无比正经的迈着长腿走上台。

    乔微棠刚好下来,两人面对面,乔微棠冲他眨眨眸子,漂亮的桃花眸润着春色,美伦美艳。

    嗓音清脆悦耳,“狗狗加油。”

    精致少年一瞬不瞬的望着她,抬手揉了一把她的头顶。

    长发在他手心被揉的凌乱,少女微微抬眸瞪他一眼。

    眼中暗含警告。

    大庭广众之下,不许动手动脚!

    吃瓜群众受不了了,

    纷纷唏嘘着,“哎呦呦,赶紧的吧别腻歪了。”

    乔微棠把他的手从头顶拿下来,自己走回座位上。

    江潋等她坐下后,自己走到清流面前拉开凳子。

    清流像是会变脸似的,只有面对乔微棠的时候像个懵懂陷入爱情的少年,现在面对着江潋又恢复了平和的表情。

    “你要用公孙离吗?”

    等江潋坐好以后,清流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

    其实他还挺想用公孙离跟江潋对战之下。

    江潋的公孙离已经是众所周知的嘴强英雄,无论是在个人赛还是团队赛。

    然而江潋微微犹豫了一下,漂亮的眉眼静静的落在手机屏幕上,最后摇了摇头。

    “不用。”

    清流点了点头,也没再说什么。

    用什么是江潋的自由,他又干涉不了。

    乔微棠刚坐在位置上,就被厌世胳膊肘捣了捣。

    她侧眸,“怎么了?”

    厌世一脸好奇的问,“乔乔你说初恋会用什么英雄?”

    乔微棠觉得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呀。”

    厌世像个瓜皮似的说,“你俩不应该心有灵犀一点通吗?”

    “……”神他么心有灵犀一点通。

    她顿了顿,反问,“那你说清流会用什么。”

    厌世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

    “他爱用啥用啥关我屁事儿,用飞机坦克大炮都行。”

    厌世的嗓门真不是一般的大,台上的两人听的清清楚楚。

    清流的眉色有些冷,慢悠悠的侧眸看他一眼,眼神宁静神色淡然。

    厌世是个脸皮无敌厚的人,压根不会觉得丝毫羞涩,大大咧咧的回看,甚至无比嚣张的冲他挑眉扎眼。

    骚的没边儿。

    不过看着看着就觉得,这小白脸长的还挺耐看。

    清流不是江潋那种第一眼就会让人特别惊艳的类型。

    刚看到只是觉得清秀,不过挺耐看的,越看越精致。

    身上的干净平和的温柔气质很吸引人。

    眼神对视上,清流的确有些刚不过厌世。

    他淡淡的收回目光,专注在远英雄上。

    英雄选择结束。

    双方进入缓冲界面。

    清流用的依旧是公孙离,江潋用的则是貂蝉。

    众人皆是一愣,公孙离对貂蝉,这场面还真是少见。

    两个都是solo赛里的强势英雄,还都是看操作的,结局有些难说。

    不过貂蝉打公孙离还是占不到太大优势。

    但江潋简直颠覆了他们对貂蝉的看法。

    四级就秒杀公孙离。

    台下仿佛一块石头击在水面。

    四级的貂蝉,

    秒杀公孙离???

    究竟是公孙离放了水,还是貂蝉有鬼?

    清流也被打的猝不及防,甚至有些呆滞的看着屏幕。

    连他自己都有些没反应过来。

    乔微棠总算是明白每次solo的时候,狗崽崽对自己有多温柔了。

    自己好歹还能跟他打几个回合,清流可是直接被无情的秒杀了。

    浪浪一个国服中单都忍不住感叹,

    “我的非礼啊貂蝉不配出战。”

    乔微棠被他戳中笑点,貂蝉的死亡语音非礼啊。

    “别说,我的开花死也不配。”

    一通蹦迪猛如虎,一看战绩零杠五。

    浪浪撑着下巴看台上的solo赛,裤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两下。

    他掏出来看了眼,是学长发过来的微信,“浪浪,出来一下。”

    浪浪看了眼台上复活后又被江神轻轻松松秒杀的清流,寻思着也没啥好看的了。

    就屁颠屁颠的站起来跑出门找学长去。

    浪浪出门就看到站在门口等他的一叶。

    一叶的肩膀上被雨水打湿,暗暗的半湿痕迹。

    发梢也有些微湿,清冷淡漠的眉眼带着外界的冷气,显然是刚从外面回来。

    手中的雨伞还往地下滴着水。

    浪浪迈腿跑过去,仰着小脸问,

    “学长你刚刚进雨里了吗?”

    一叶伸出修长的胳膊,半拥着他的肩膀,把人给带到他们隔壁的训练室。

    他把门关上,轻轻拉着小崽子的肩膀,让他坐在椅子上,

    这才解释,“刚刚我去问了问他们基地有没有药,都说没有,我就去外面买了支药膏。”

    浪浪睁着有些迷茫的眸子,直勾勾的望着清冷雪白的男生。

    他用自己软乎乎的手摸了摸他的脸,

    “学长你冷不冷呀。”

    意料之中,触碰到的肌肤是冰凉一片。

    小崽子顿时有些心疼。

    一叶倒是觉得没什么,不过软乎乎的小手摸着脸,倒是还挺舒服的。

    他沉闷的心情终于好了一些,冷淡的摇了摇头,“不冷,我拿了伞。”

    怎么会不冷,本来穿的就很单薄,学长觉得丑还把球服给脱了,就穿着薄薄的一层内衫,肩膀还湿了一半。

    一叶只是无所谓的摇了摇头,他自己粗糙些没事,但崽崽不行。

    一叶从口袋里掏出来买的药膏。

    眸光平淡的望着他,语气温和,

    “衣服脱了。”

    浪浪:“……”

    小崽子突然有些莫名的脸红。

    这要是被突如其来闯进来的人看到了,那场面似乎有些刺激。

    看他没动作,一叶则是很平静自然的问,

    “怎么了?”

    他把药膏放在腿上,纤细修长的指尖伸出,两根指尖捏着浪浪衣服上的拉锁,往下拉开。

    拉锁摩裟锁链的声音在空荡的房间特别清晰,隔着一堵墙,甚至能清晰的听到隔壁的欢呼声。

    浪浪还是觉得有种偷情的感觉。

    等他回过神来,里面的衬衫扣子都被解开完了,肩膀上的衬衫褪下。

    清冷的男生目光落在他的肩膀上。

    喜欢电竞大神来solo请大家收藏:电竞大神来solo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