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电竞大神来solo > 章节目录 第669章 她说她陪他,陪他与山长眠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杏色的小皮鞋还没落地,就被人紧紧的扣着手腕。

    疼的乔微棠忍不住轻轻嘶了一声,

    他好用力,手腕上的力道恨不得捏碎她的手腕。

    转头对上江潋的视线,少年因为干活脸色有些润润的薄红,

    紧绷着脸色,光线隐匿在他身后,眸中是深不可测的黑暗,神情静默又冷然。

    乔微棠怔怔的看着这样的江潋,手中撩起来的裙摆顺着手心滑落,翻涌的滚云重新荡漾在脚踝。

    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凶的江潋。

    江潋扔了手中笨重的锄头,蛮横的拽着她的手腕,

    不由分说的拽着她就往外走,他腿长,步子走的又快又急,

    路不平,乔微棠穿的又是小皮鞋,走起路来踉踉跄跄,好几次差点摔了。

    小穆在身后看着直皱眉头,又没法说话。

    江潋没有阻止小穆跟上来。

    乔微棠手腕生疼,眸光落在他的手上,修长白皙,骨节分明,

    手心有土微微粗粝摩裟着她娇嫩的手腕。

    她轻轻抿唇,故意放软声音说道,

    “江潋,你弄疼我了。”

    少年很受用的停下步子,出了那片农田,这附近没有什么人,

    江潋紧扣着她的手没松开,微微侧眸,

    他的眸中清冷又炙热,

    嗓音有些哑,“闹够了没有?”

    乔微棠低眸,

    “我没闹。”

    只是他真的短短几天,就像是换了个人,她无法接受也接受不了。

    她的狗狗不是这样的。

    “别再来找我,回江市。”

    她轻声抵抗,“……我去哪里是我的自由。”

    少年的脸颊在晨雾中过分精致,却冷冷的有些讥笑的说道,

    “乔微棠,我以前倒是没发现你这么缠人呢?”

    小穆有点想打这个作精,身为男人,他都快受不了了,这大小姐到底是看上他什么了?

    脾气这么臭,就一个脸长得能看。

    乔微棠微微仰头,漂亮的桃花眸眨了眨,

    “因为以前都是你缠着我的。”

    “……”

    抓住她手腕的力道微微松懈,

    乔微棠就知道他是装的,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看他,“你先松开我。”

    修长的手松开箍紧的手腕。

    垂下长睫看了一眼,蕾丝边轻轻搭在手腕上,皙白的肌肤已经红了一圈,还带着脏脏的土。

    自从跟他在一起之后,她的女孩就是被娇养的,

    他把她养成小公主,现在又说不要她了。

    自己都觉得可笑。

    她踢了一下脚边的石子,没管自己的手腕,

    想伸手拉他,又知道他肯定会拒绝,忍着没动,

    她说,“你在这里待多久,我就待多久。”

    江潋沉默的看着她。

    薄唇微微动了动没说话。

    静默的时间连空气都跟着安静,小穆站在一边像个木头人。

    他没有插嘴的资格,他就是个保镖,

    唯一的作用的就是根据太太的指令,照顾好这个仙女一样的女孩。

    她是司家的大小姐,

    以后会是万千人的宠儿,

    现在她为了接近一个少年而绞尽脑汁。

    江潋垂着眸子,清冷又沉默的看着她,

    “你想住多久住多久,别来找我,也别靠近我。”

    说完,他不敢看她的双眼,

    迈着长腿离开,黑色长裤上满是地里的泥泞,溅出来一滴泥水落在她皙白的脚踝上。

    乔微棠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修长纤瘦,背挺得很直。

    她感觉自己的眼眶酸涩的要命,微微低下头。

    江潋垂下浓密的睫毛,不急不缓的走,沉默无声,在拐角处终于还是忍不住回头,

    他看到飘渺的青山沦为背景,她穿着雪白的长裙,裙摆缀着雪纺的蕾丝边,披散着柔顺的黑发,光滑如绸缎。

    而她的面前,一身黑色西装沉默如山的男人,

    弯下腰,蹲在她面前。

    风吹动她的裙摆,

    男人用自己的袖口擦去她脚踝上的泥点。

    江潋抿着自己的唇,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手背上青筋凸起。

    他有些隐忍的咬着牙,最终选择消失在拐角。

    乔微棠有些失神,直到看到小穆蹲在她脚边,用袖口擦她的脚踝,

    微硬的布料擦过小腿,她猛地往后退了一步。

    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小穆,“你,你干嘛?”

    他轻声说,“脏了。”

    乔微棠有些不好意思,又觉得有些难堪。

    她从来没把自己当成过被人供起来的大小姐。

    这种做法只会让她不适,

    “没,没事,我回去洗一下就行了。”

    “嗯。”

    他站起身,没再说话。

    他说让她可以待在这里,但是别再靠近他。

    乔微棠不可置否的离开了。

    江潋一直到中午,都没有看到她再来了。

    他微微吐了口气,又觉得莫名有些失落,

    自己大概这就是犯贱。

    江姑姑还在埋怨江潋,“好不容易来了一个能帮忙干活的,你还把人给赶走了。”

    江潋平时对于她的唠叨都是置之不理的。

    他突然直起身子,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江姑姑。

    冲着坐在小凳子上坐着逗蟋蟀的江菲菲扬声说,

    “菲菲,过来帮忙。”

    江菲菲瞬间瞪大了眸子,“舅舅你让我帮什么忙?”

    江潋冷笑着看了眼江姑姑,清冷精致的脸微微笑了,

    “当然是帮忙挖洋芋。”

    江菲菲瞬间嫌弃的要死,“我才不要,脏死了脏死了,会弄脏我的衣服。”

    江姑姑则是护着江菲菲,“菲菲别下来,就坐在旁边玩。”

    然后有些不悦的看着江潋,

    “江潋,你安的什么心,让菲菲一个小姑娘下来帮忙挖洋芋?你是不是压根就没把菲菲当过侄女。”

    江耿本来脾气就不好,

    实在是受够自己妹妹一天到晚挑事,累的要死还在这里叭叭叭,

    他怒气冲冲的吼,

    “你能不让江菲菲下来帮忙,江潋怎么就不能不让乔微棠帮忙。人家跟你非亲非故好意思?再吵一句都给我滚。”

    江耿的脾气不好,他们都有目共睹,

    瞬间没人敢说话了。

    沉默无声的继续挖,早点干完早点了结。

    “大家先别忙活了,现在已经中午先回去吃饭吧,我已经做好了。”

    江潋猛的抬眸。

    隔着半亩农田,看她言笑晏晏的站在对面。

    他把尘封的爱意被锁在灵魂的大山深处。

    她说她陪他,

    陪他与山长眠。

    喜欢电竞大神来solo请大家收藏:电竞大神来solo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