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 病美人 > 章节目录 第 48 章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陆景恒颠颠地跑到淮王府时, 慕离风还没睡醒。

    昨晚陆景恒一个激动, 抱着慕离风要了好几次,导致慕离风天微微亮时才能睡下。陆景恒自己倒是生龙活虎,慕离风却累惨了。

    蔓草看到陆将军光明正大地进来, 很是诧异了一会儿, 大约是见惯了陆景恒偷偷摸摸。

    “公子还睡着呢。”蔓草小声说道, “有事的话,可否等公子醒了再说?”

    将军这会儿来, 说不得是有什么正事要说, 否则肯定悄悄走后门了。蔓草有些担忧, 公子若是一次休息不好, 后头十来天都会没精神的。

    陆景恒摆摆手:“没事没事,就是有个好消息迫不及待过来告诉他而已。让他睡吧,你们先把早膳准备好,要清淡的。”

    蔓草这才松了口气:“喏。”

    不知是什么好消息,蔓草看了陆景恒一眼,见他眉眼间喜气洋洋的, 忍不住露出个笑来。想来, 应该是天大的好消息了。

    陆景恒悄悄摸进屋子里, 高高兴兴地脱了外衫爬上床, 搂着心上人睡了个回笼觉。慕离风察觉到熟悉的气息, 并没有醒来, 下意识蹭了蹭, 寻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睡了下去。

    昨晚一夜没睡, 早上还挺着上了朝会。全程紧张得不行,自然没有困意。但是这会儿和心上人躺在被窝里,困意很快袭来,陆景恒便也沉沉睡去。

    外头,陆景恒送来的丫鬟瞧见三皇子进来了,连忙躲到角落里吹响了哨子。而屋内,难得睡得这么沉的陆景恒,并没有听见这声哨音......

    蔓草已经得了另一个丫鬟传来的消息,知道三皇子来了。她连忙命人去准备,扭头看了看管着内室,想了想没有去打扰。那丫鬟说已经吹了哨子了,想来陆将军那边不需要她再提醒一次。

    只是蔓草心里有些奇怪,将军怎么不出来呢?公子没醒,那将军就应该出来等着,免得三皇子见他待在内室会不高兴。难道,公子已经醒了?若是醒了,那待在屋子里便无事了。

    不等她想出个所以然,三皇子已经到了汤泉院。见了蔓草便问道:“离风起了吗?”

    蔓草还真不知道,她只好说道:“奴婢出来前,公子虽然醒着,但还有些困倦,这会儿不知睡过去没有。”

    如此以来,不管慕离风醒了还是没醒,她都不算说错了。

    三皇子点点头:“我进去看看他。”

    他轻手轻脚地推开门,屋内窗户关着,虽然糊窗的不是纸而是透明琉璃,但光线仍有些暗淡。既然没有点灯,想来离风是睡过去了。

    他动作更是轻了些,径自走向床边。

    边走边疑惑,陆景恒不是先他一步来淮王府了吗?不在汤泉院,那会去了哪儿?

    下一秒......

    三皇子:“!!!”

    床上交颈相拥而眠的,可不就是陆景恒和他宝贝弟弟么!

    表舅哥心里很不平静,他想把某人拖下来揍一顿,但一来打不过,二来会吵醒弟弟,只能作罢。三皇子沉着脸在桌边坐下,冷冷地盯着陆景恒,等他们俩醒来。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自己来得快。陆景恒下朝之后先他一脚来了淮王府,但也不过比他早到一刻钟而已。这么短的时间,想来是做不了什么的,他家离风的清白应该还在。

    但是,以后就不一定了。

    想到日后陆景恒可以直接住在淮王府里,而淮王府里根本没有他们的眼线,全是慕离风自己的人,三皇子就觉得心肝都疼。慕离风被啃简直就是迟早的事,与其阻拦,不如和陆景恒好好谈谈。

    想和离风在一起可以,但是日后不许有妻妾通房,不许多看别的男人女人一眼。太子登基之后必须立刻上折子请赐婚,言辞必须恳切,保证只待离风一个人好,而且不会为了传宗接代让离风受委屈。还有......

    三皇子越想越觉得要让陆景恒答应的事情比较多,得拿纸笔记下来,免得一会儿谈判的时候漏了哪一条。

    他眉头微皱,扭头去看已经不敢直视床榻的蔓草,打手势让她出去取纸笔来。

    蔓草连连点头,她可不敢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得了吩咐立刻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然后火速奉上纸笔就想走。

    然而,三皇子让她留下来研磨。

    就着不甚明亮的光线,三皇子涂涂改改地写了一个多时辰,终于列好了数千字的条件。万事俱备,就等陆景恒这老混球睡醒了。

    日上三竿时,睡得一本满足的陆景恒终于睁开了眼。因为他是睡的外侧,朝内搂着慕离风,所以他背对着外头,根本不知道屋子里多了个三皇子。

    听见身后清浅的呼吸声,他还当是伺候的宫人进来了,也没在意。

    陆景恒先亲了亲慕离风的额头,接着小心翼翼地从被子里退出来。掖好被子之后,才有空去拿衣服穿。结果一转身,和三皇子阴沉沉的脸正对上了。

    陆景恒:“......”

    天要亡他!

    只见三皇子对他露出一个几乎面前可以算是笑的表情,虽然只是稍稍勾了勾唇角,但也成功吓到了陆景恒。

    ——他这个永远一脸冷冰冰的冰山表舅子,居居居然笑了?!

    陆景恒感觉,自己现在可以选一个死法了。选项大约有:五马分尸、千刀万剐、挫骨扬灰、碎尸万段......

    这一刻,陆景恒宁愿去面对太子殿下。然而太子殿下为了避嫌,这会儿不能来淮王府,否则皇帝就又要脑补一堆有的没的了。

    陆景恒僵硬面对着大舅子,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三皇子恢复了淡漠的表情,给了他一个眼神,起身离开了内室。

    等他走了,陆景恒才活过来,连忙套上外衫跟了出去。屋子里离风还在睡觉,着实不是谈话的好地方。

    蔓草见两人出去了,这才松了口气。犹豫了一下,想到外面还有静女伺候,便果断地选择留在屋子里等公子醒来。

    公子身边可离不了人。蔓草一脸正直地想到,于是关上了门,在屋子里装壁花。而外面的腥风血雨,唔,静女也该接受点磨练了。

    ※※※※※※※※※※※※※※※※※※※※

    有点事,先更一章短小,晚上再来加更

    喜欢病美人请大家收藏:病美人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