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 章节目录 第474章 盛世之鬼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那一夜,驻扎在大漠中的魏军相互谈天,或是扯淡打趣,或是怀念着故土,或是抱怨这边关不宁。营地里有骂声,有笑声,大概还有那么一两声哽咽的声音。

    温暖的热汤从嘴中喝下,让这寒冷的夜里也都不是那么冷了,嘴里咬着的干饼生硬,不过那一晚,他们都睡得很安宁,哪怕他们都知道明天,他们又要继续迈上远征漠北的路。

    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军阵整合起了队伍,在沙漠中,一路向着西北走去。谁也不知道前路如何,长矛扛着在肩上,头盔压着额头,他们只是走去,愈加远离了昨夜还在怀念的故土,不去想归家的路。

    不因为什么,只是因为他们是军伍,大多数的时候总是没有选择的。不过,或许迈上这路的时候,他们的心中还有那么一两分热血,一两分豪迈,一两声,不胜不归。

    还记得那个提出要同顾楠切磋的老兵吗,他的脸上有一道疤,从嘴角一直拉到眼睛的下面。其实他的军功早就够了,高长恭曾要将他调去另一部做个军官,可是他没有去。

    他同顾楠说起这事的时候,笑着指着自己脸上的疤,我老陈的命是将军救的,没还上这人情前,我可不能走。

    顾楠随着魏军北上,一路上的大小战事也早已经记不清楚了,只是记得有一次,她问高长恭。

    “你们这一路北上,是要到何处为止?”

    高长恭想了一会儿,看着西北良久,突然一笑。

    “不如,封狼居胥如何?”

    像是汉时骠骑将军霍去病那样,一路杀去,让突厥闻风丧胆,再不敢入汉土半步。

    顾楠抬起眉头看向高长恭看向的方向。

    “这路可不近。”

    可高长恭却说道:“我还想走的更远一些呢。”

    一路率军而去,勒马为疆,直到普天之下皆为王土为止。

    第二年末的时候,突厥已经乱作了一团,他们间传唱着一首歌谣,大意是这样的。

    恶鬼的马蹄声传来,勇士去而无归,草原上奔走着无人的战马,没了丈夫的女人以泪洗面,夜里的山峦之间回荡着哭声。

    这是战争,从来都没有对错只有输赢,突厥的兵马一退再退。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令书从关中传来,令书中要求漠北所有的军马立刻退回关中。

    魏国的军队停了下来,然后在突厥人劫后余生的眼神中向着关中退去,他们终是没有封狼居胥。

    塞外。

    再走大概十余里路,就是关中的地界了,军马停下。

    顾楠不准备回关中,或者说不准备同高长恭他们一同回去。在入军的时候她说过,该走的时候她就会走,如今也该到了该走的时候。

    离开时,高长恭出来送别,他提着一坛酒,抛给了顾楠一只酒碗。

    “顾兄弟,真不打算和我等一同回去?”

    高长恭问道,他虽然知道顾楠会怎么回答,但还是问了一句。

    顾楠接住酒碗,摇了摇头:“不必了。”

    两个人加一坛酒水,这只是一次很简单的送别,但是对于她来说倒是正好。

    她经历过很多的分别,总还是简单一些的能够叫人少一些念想。

    高长恭将手中酒坛的封口揭开,替顾楠倒上了酒,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碗。

    举起酒碗时,他对着顾楠笑了笑。

    “那我就不再劝了,不过顾兄弟,以后莫忘了来许昌走一趟,为兄带你去见见那许昌的焰火。”

    “呵。”顾楠勾起嘴巴淡淡一笑,抬起自己的碗同他的碰了一下。

    “若有机会,我会来。”

    “说了好!”

    “说好了。”

    两只酒杯仰起,一口饮尽,顾楠放下了酒碗,擦了一下自己的嘴巴。

    突然她笑着同高长恭说:“对了,高兄,有一件事我一直没同你说。”

    “哦?”高长恭疑惑地问道:“何事?”

    顾楠松开了压在喉咙上的内力,声音不再是那种厚重的男声,变回了原本的声音,带着一些笑意说道。

    “我确实是一个女子。”

    说罢,放下了酒碗,披上了身后的袍子,转身走远,一边走着,一边对着身后慢慢地挥了挥手。

    只留下高长恭傻愣愣地拿着酒碗站在那里。

    ······

    魏国末年,突厥入境,乃发军北上,溃退突厥,直入漠北中庭。

    然而也是在这时,朝中突变,大臣作乱,于是朝堂急命兵马回朝,平定了乱事。即使如此,这一场乱事还是折损了魏国的根基。

    各路兵马平定乱军之后,率军回朝,魏帝一一封赏。

    等他见到高长恭时,看见了他脸上的面甲,抚掌称赞,除了原本的上次之外,还赐下了一面黄金甲面。

    那时正值年末。

    几日后的夜里,许昌一如往年,开放了夜市,在城中举办了集会。

    许多人都聚集到了街上,有的站在街边看着长台上的表演和祭祀,有的四处走动,在集市的摊贩上买着小物件,有的则是就坐在一间茶摊里喝茶,等着晚间会有的焰火。

    一个青年男子走在街上,他的容貌俊美,引得路两旁的姑娘小姐都不自禁地回头观望。

    这时,随着一声响声,一道火光飞上夜空。

    “砰!”火色绽开,映红了天中,映红了城里,映红了路上行人的脸颊。

    紧接着就是无数的火光随声而起,接连不绝,在夜空里与星月相映,让所有的人都停了下来,驻足看去。那景色,真的是人间极美。

    那个俊美的青年男子也停下了脚步,仰头看着焰火,看着这盛世景色,他看得出神,想着很多的事情。

    公元574年魏宣帝病逝,魏灵帝继位,可其继位后荒淫无度,不理朝政,原本宣帝时就多有远征以至于军民疲乏,再加上早年的乱事使得魏国的国力已经下降了许多。如今又遇到这般荒淫的君主,使得民臣哀怨。

    公元580年重臣杨坚号奉民意起事,举兵入京,魏国国中的兵将都没有战意,又多有兵民相随,以至于杨坚的声势愈来愈大,直至攻入许昌。

    大殿之外,宫道上传来厮杀的声音,隐隐约约,能够闻到血腥的味道。

    王宫之前,一个人站在金红色的宫门的下面,手中握着一把利剑,没有剑鞘,剑尖抵在地上。身上的铠甲鎏金,里面垫着肃然的黑色衣袍,随着风卷,衣袍微扬。

    他带着一张面具,金色的面具刻画着一副厉鬼的模样,面目狰狞。

    只是这狰狞的面具下,却是一双平淡的眼睛,静静地看着远处的宫墙。

    宫墙里的刀兵声,厮杀声越来越近,等到那些声音都停下的时候,一支军队顺着宫墙走了进来。

    他们的提着刀剑,身上染血,向着王宫走来。

    宫门下,戴着面具的将领提起了伫在地上的长剑,向着那支军队,顺着台阶向下走去,他走得不快,身后的披风缓缓地从台阶上拖过。

    杀入王宫的那支军队中,一个人走了出来,他看着那个走来的带着面具的将领,高声说道。

    “高长恭,你何必为了这个将亡的魏国做到如此地步,若是你此时归降,我亦会不计前嫌,重用于你!”

    “我不会降的。”那带着金色面具的人一边走着一边说道,他没有说为什么,答案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曾立过誓,要以此生报效一片盛世光景,哪怕此时,那光景已经不在。

    见他说不通,军前的人也不再废话,抬起了一只手。

    高长恭停下了脚步,对着兵马,举起了自己的剑,金色的面具上,厉鬼展露着獠牙。

    面具下,他微微一笑。

    “杀!!”

    军马中,杀声猛然响起,震动着天宇。

    宫殿前,那一个人提着剑杀向了那支军队。

    他们冲杀在一起,鲜血溅在了黄金色的甲面上,染红了那张鬼面,一如当年塞外。

    顾兄弟,你没来过许昌,那烟火繁华之时的景色,可惜我没能同你一同看过。

    喜欢穷鬼的上下两千年请大家收藏:穷鬼的上下两千年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