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 章节目录 第465章 不懂有时比懂要好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青年松开了手,但眼睛依旧注视着顾楠手上的疤想着什么,半响说道。

    “当年你若是不挡那一剑,不会留下这疤。”

    顾楠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再看着他,双手重新放回了琴上,调了一下琴弦,才说道。

    “我唯独不想同你谈当年的事情。”

    “因为什么?”青年平静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些疑惑,微微地侧过头。

    “是因为秦国,还是因为你的老师······”

    “沙。”

    话音还没有落下。

    顾楠的一只手就已经抓在了青年人的衣领上,将他拉到了自己的面前。手攥得很用力,指节泛白,衣领都皱在了一起。

    低压着声音,顾楠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莫以为我真的不想一剑斩了你。”

    她努力的想要让自己显得平静一些,可是还是失了态。

    再如何,那年白起跪谢而死的天下是他。

    那年覆灭了秦国的是他。

    那年带走她无数珍重之人的也是他。

    青年看了看扯着自己的手,又看了看顾楠,这或许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她这么失态。

    然而,他根本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他只是静静地看着顾楠,似乎是有一些歉然,轻声说道。

    “我不懂。”

    他是不懂,他本该懂这天下的所有事情,但他好像又只懂这天下的规矩。

    顾楠的眼睛渐渐失神,手也慢慢地松开了青年的衣领。

    他不懂,那她这数百年的孤苦,还能去怨谁?

    人说时日长久了,该看开的事情也就看开了,该看淡的事情也就看淡了,但这些都是骗了人的。

    总有些事情是看不开的,几百年也不会。

    很久,顾楠移开视线,看向一边的溪流,像是恢复了平静说道。

    “我继续教你这琴。”

    斗笠遮着她的眼睛,没叫旁人看到她的眼眶微红。

    一旁的青年依旧在想那他不懂的事。

    他突然想到自己或许应该庆幸,庆幸他不懂这样的事。

    不过,他看向顾楠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又好像是,已经懂了一些。

    因为他看到她的眼角有一些红,他想替她擦去。

    ······

    嵇康回到了书院,一路上他好像都在想着什么东西,在旁人看来他就像是一边在走路一边在神游天外一样。书院中的同窗遇见他同他打招呼,他都恍若未闻。

    有些事总是要自己去想明白的。

    嵇康的脑中还在回想着溪边的阵阵琴音,和在山中见到的那个青年说的话,还有他的手指点在自己的额头上时,那片刻的清明。

    他径直回了书院中的宿楼,在书院寄宿的学生都会住在这里。

    走进了自己的房中里,同屋的友人都在外上课,还没有回来。他一个人在屋子里站了一会儿,转身合上了门。

    等到和他同屋的友人都回来时,却只看到嵇康躺在床上熟睡,他们也没有多管,毕竟嵇康平日里的作为就是让人琢磨不透的。

    他们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也就各自去休息了。

    夜深人静,夜色里伴着虫鸣在作响,不同的人总能听出些不同的意味,有的人觉得扰人,恨不能挥手赶走这声音。有的人倒是颇觉诗意,或许还会想要作赋几句。有的人怅然,有的人窃喜,虽然只是一件一样的事物,可不同的人总会看到不一样的东西。

    嵇康躺在床上翻过身,轻嘘了一声,幽幽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看着头顶的房梁。他坐了起来,下床走到房中放着的一张长琴边,犹豫了一会儿,将琴抱起。

    推开门,从门边的去了一件外袍下来披在了身上,向着外面走去。

    这晚的星夜明朗,天空中没有行云,使得高悬在半空之中的星月都一览无遗。

    风吹鼓着两袖,嵇康抱着长琴一路走到了书院宿楼下的一处空地上,两旁是不高的野草,野草间倒着一块孤石。

    他盘腿坐在了孤石上,将长琴放在膝上,两手抚着琴弦却没有弹。

    虫鸣声声,他在那块倒下的孤石上,枯坐了一夜。

    等到第二日,一些学生起床洗漱准备去上早课的时候,却突闻琴音响起。

    那琴音铮鸣有力,就像是挣脱了重重之围,惊鸣而起的飞鸟。又像是那崩开的顽石,露出了里面的金玉。

    琴音催走了那些学生早起还未散去的睡意,一个个都从宿楼中探出头来寻着那琴音何来。

    于是他们见到了野草孤石上坐着的嵇康,他的脸上满是畅快的笑意,迎着晨光将琴音弹至了高处。

    愈来愈多的人走了出来,看着那个人,等到琴音停下时,宿楼里外都已经站满了人。

    就连住在宿楼附近的书院先生都被这骚乱引了过来,结果听到了琴声,反而驻足停留。

    嵇康将横在膝上的长琴抱起,站了起来,到底是去仕途,还是归去,他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

    回过身,他抱着双手,对着身后的众人拜下,朗声说道:“诸位,嵇康去矣。”

    说罢,背着琴,在路上走远。

    他要去的路不是官途,也不在书院,或许只是一条小径,但是他觉得自己应该去。

    人各有志,用自己的方式活过这一生,当是最好。

    嵇康的友人们纷纷大笑,笑说着嵇康,便是走时也要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但是他们的笑语声中,却是真心的在为自己的友人高兴。

    他们知嵇康,知他那副样子,定是无怨无悔的。

    那之后嵇康去了哪里书院里的人就不知道了,他们只知道,很久之后,嵇康寄回来了一本书,那书上记着一首曲子,名叫广陵散。

    大约是三年之后,玲绮坐在溪边的小屋旁,微笑着无声望着远山如黛,青山鸟语声中,她靠在顾楠的肩上,很久很久。

    直到等到再无力气,才安静地合上了眼睛。

    握着顾楠的手,也渐渐无力,垂了下来。

    她也终是离开了人世。

    顾楠一言不发,望着远处山林里,那里开着一片繁花。

    几日前,那山中的花又开了,她们如往年一样,一同去了山中,带了些吃的,带了些茶水。

    路上繁花似锦,绮儿回过头来,笑着同她说,她今生无悔······

    喜欢穷鬼的上下两千年请大家收藏:穷鬼的上下两千年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