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 章节目录 第450章 桃园梦断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一骑白马杀了回去,如果眼前的乱象可以成画的话,或许可以画作一副浮生之景。一场战事之中却将乱世的样貌都表现了出来,兵马纷争,人人奔逃。

    直到最后刘备的残军基本都已经溃散,或是死了或是降了,那白衣将领在一个枯井边找到了一下倾斜着的马车,车前的马已经死了,马车旁也没有一个人停留,只是马车中隐隐约约传来哭声。

    掀开了帘帐,将军的神色复杂那里躺着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孩子,而孩子的一边一个女人的身子掩在他的身上。

    女人的背后中了一支箭,已经没了声息,鲜血将襁褓沾染成了红色。可能是被压得难受,那孩子才一直哭。

    白衣将军伸出手,轻轻的将女人手中的孩子取了出来。

    “末将,定将公子安然送出去。”

    沉沉地留下了一句话,驾马离开了马车。

    被抱入将军怀中的孩子不再哭了,睁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人,抬手抓着将领的衣领。

    将领看了一眼孩子,笑了一下,眼睛看向前处,无数的曹军在那拦着去路。

    他用手在孩子的身上拍了拍,淡淡地说了一句:“莫怕,待会马儿跑得急,公子可抓紧了。”

    说着,身下的战马猛地窜出,恍若平地生风,卷向曹军。

    曹军想要拦住那白衣将,但是他所过之处,没有人能挡的下他一枪。哪怕是大将上前,也过不了几个回合就被挑下马去。

    一马一人一枪,千军万马恍若虚设,风声从将领怀中的孩子脸侧挂过,孩子不但未被吓到反而咯咯直笑。

    “刘备的兵马可都已经平下了?”

    山坡上曹操对着身边的左右问道。

    左右的人向着山下对过了旗号,拜下回到:“回将军,基本已定。”

    曹操看着下面的情景,百姓四散,死伤无数,听着左右的回答默默地点了点头:“嗯。”

    突然,他见到山下的军中,一骑白马在重重围堵之中冲开军阵,向着军外杀去。

    那白马上坐着一个白衣将领,衣袍上带着血迹,长枪挥动,生是在大军中杀出了一条路来。

    曹操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异样的神色,指着军中的白甲将:“那人是谁?”

    左右一愣,皆摇头道:“不知。”

    看着那白甲将很久,曹操轻笑了起来:“这虽是个乱世,但是尚有无数忠勇之人。”

    曾经荥阳之外,他一样是被万军埋伏,几乎就要死在那里,那时他也曾叹乱世之景。却被一个人救下,她也是穿着一身白衣。想来那个时候,她也是这幅模样,万军无阻。

    曹操站起了身,对着山下的那人吼道:“那白甲将,留下姓名!”

    白色的战马穿过人群,听到了山上的吼声,白衣将领回过头来。

    马蹄踏开扬尘,冲破军阵,只留下了一声。

    “常山,赵子龙!”

    “将军。”一个部将上前向曹操请命:“末将愿去拦下此人。”

    “不必了。”远处一骑绝尘,曹操摆了摆手:“既然刘备以破,就让他去吧,可拿下刘备的了?”

    部将的脸色有些为难说道:“方才有人来报,没有抓住刘备,让他东去了。”

    这似乎没有出乎曹操的意料,刘备身边的勇将不少,就是他那二弟和三弟都不会逊色从前的吕布太多,果真没有这么容易留住他。

    “子和。”曹操转过身来对着自己身后的一个将领说道:“你领虎豹骑去追刘备,再传命顾先生从江陵率军一同阻拦,其余所部留在此。”

    环顾了一圈,继续说道:“安抚剩下的百姓,整顿辎重。”

    “踏,踏,踏。”有些缓慢的马蹄声在道路上轻响。

    一匹白马在道路上走来,赵云坐在马上疲惫地收起了自己的长枪,伸手将自己的怀中的孩子抱了出来。

    那襁褓里的孩子笑着对着他抬着手,赵云干涩地笑了笑:“公子喜欢驾马?”

    “咯咯咯。”孩子挥舞着自己的手,似乎是做出了回答。

    “那以后,末将教你。”赵云笑着说道。

    回头看向来路,远处依稀还能看到那曹军。

    只是不知道何时才是那以后了,世事变得太快,他只怕那时又是物是人非。

    ······

    刘备的马停下来的时候,他已经逃出了曹军的追捕,同他一起逃出来的只有当时在他身边的一众人马,大约也只有数百人而已。

    身下的马停下脚步,低头吃着路边的草,刘备神色灰败地坐在马上,两肩垂沉。

    “主公。”那个穿着白衣的青年走到了他的身边,他也是在方才在曹军中跑出来的一人。

    “此时不是感慨之时,我等逃出来,曹军定会再追。略作休整,当尽快去于关将军汇合。”

    “我知。”刘备在马背上形态颓然,但还是又应了一声:“我知。”

    紧握着缰绳的手,却能说明此时他的心中很不平静。

    站在一旁的张飞牵着自己有些惊慌地战马走来,向着曹军的方向看了看,有些粗犷的脸上默然了一阵。

    刘备整军欲走之时,他走上前说道。

    “大哥,我可领一支军留下阻拦追兵。”

    马上,刘备的脸色惨白,这时留下,他知道张飞在做什么打算。

    失神地摇了摇头:“不必,你同我一起走。”

    说着,就要催马从张飞身边走过。

    “啪。”张飞扯住了刘备的缰绳,本该脾气火爆的他此时难得的多是平静,扛着自己的长矛对着刘备说道。

    “大哥,你知道这么走一定会被曹军追上。”

    刘备一时间没有回答,走到如今的地步,他怨不得谁,也留不得谁。

    “带上所有的骑军,莫出了事。”

    他能做的只有很少的一点事。

    “嗯。”张飞咧开了自己的在嘴角,笑道:“大哥放心就是。”

    转过了自己的马,刘备向东,他向西。

    “大哥路上也小心一些,骑军一部,皆随我来!”

    一声大喝,张飞领着一众骑军远去。

    刘备牵着缰绳的手在发抖,热泪沾湿了衣襟。咬着牙,像是用尽力气,从自己的嘴中吐出了两个字。

    “乱世······”

    已经入夜,长板桥前,河水滚滚,只有一座木桥连接着横断的两岸。曹军要追刘备,就必须要过这桥。

    张飞领着骑军在桥前停下,将这桥断了是阻拦曹军最快的手段,但是这一座桥根本拦不了曹军多久。

    看了看两侧的树林,张飞对着自己身后的骑军挥了挥手。

    “所有人皆在马后绑上枝叶在林中奔走。”

    骑军领命,百余骑的动作很快,几乎盏茶的时间就做好了准备。

    马尾上都绑着一从枝叶托在地上,随着骑军在林中来回奔走,烟尘滚滚,蹄声不止,借着夜色看不清楚,山林中就好像是有数千骑一样。

    而张飞则是一个人立马站在桥头,望着路的尽头。

    没有很久,战马的嘶鸣声传来,一面曹旗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那是一众骑军,约莫五千人,行军迅疾,是一支精军。

    等到他们冲到长版桥前的时候,领在最前的将领勒马抬起了手来,五千人渐渐停下,看着桥的对面。

    一个黑脸大汉站在桥头骑在马上,肩上扛着一柄颇长的长矛,胡须倒立,身上泛着阵阵煞气。

    曹纯眯起了眼睛,这人他先前就见过。刘备手下的一员勇将,名叫张飞,听闻还是刘备的结拜兄弟,看来是在此断后的。

    桥对面两侧的林中,烟尘滚滚,人影晃动,传来不绝的马蹄声。似乎有大军在侧,人马绝对不会比他们少多少。

    奇怪,这刘备的兵马都已经被冲散了,何来的这支大军?

    曹纯诧异地皱起了自己的眉头。

    张飞看那桥前的曹军没有轻动,知道是自己的计策成功,将长矛从自己的身边挥下。

    一阵凌厉的风声卷起,开口大喝道。

    “燕人张飞张翼德在此,谁来一战!?”

    那一声喝声带着席卷开来的煞气,响遏行云,似乎是让桥下奔流的河水都为之一滞。

    曹军身下的战马不自觉地退后。

    曹纯也被这一生吼声吼得心惊,几乎就要信了这张飞真有大军在侧,但是又总觉得有一分不对。

    几日前。

    “子和将军。”曹纯被身后的一个声音叫住,回身看去,是一个带着斗笠的白衣人。

    曹纯躬身拜下:“军师,是有何事吗?”

    “哦,也无什么事,只是有一件事想要同你说。”那白衣人挥了挥手,走上了前。

    “子和将军行军谨慎这是好事,但是这一次,若是子和将军领兵还望将军莫中了疑兵之计。”

    说完,那白衣先生就摆了摆手笑着走开了。

    “疑兵之计?”曹纯愣愣地站在原地不解其意。

    ···

    曹纯站在桥前没有说话,而是等了一段时间,那树林中的马蹄声一直不绝。

    他的神色松开,勾起了自己的嘴角,先不说刘备哪来的这数千骑军。

    只说这马蹄声,一直奔马不休,这马也不知道累不累。

    若是真有兵马在侧,又何必故意弄出这般动静来掩人耳目?

    “张飞!”曹纯抬起了自己手中的长刀,指着桥头的张飞大声的说道。

    “莫再卖弄你那疑兵之计了,你等的计量,皆在我家军师的算计之中!”

    “呸!”张飞啐了一口,两手握住长矛,脸色狰狞地说道:“是不是疑兵之计,你来试试不就知道了?”

    “那就来试试!”曹纯夹住了马腹:“就算是真的数千骑军,我等虎豹骑,也不惧于你们。”

    长刀一挥,映着雪白的刀光,喊杀声叫破了安静的夜晚。

    “杀!”

    ···

    “哗!”酒水倒入三口碗中,几滴洒落了出来。

    酒前三个人对视一笑,将酒碗举了起来,对着天地齐齐跪下。

    身前焚着三柱香,青烟弥散。

    四周的桃树开得正好,花开之景应当是他此生见过最好的景色。

    跪着的三人举酒朗声齐念:“我刘备、关羽、张飞,虽然异姓,既结为兄弟,则同心协力,救困扶危;上报国家,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旦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

    三个酒碗撞在了一起,然后被一口饮尽。

    “哈哈哈,天下虽大,我等驾马同去!”

    “好!同去!”

    大风一吹,吹得花落满园。

    ···

    “大哥。”张飞迎着冲来的曹军,咧着嘴笑道。

    “来生,桃园再叙!”

    河水一翻,河畔卷起了一股黑风,久久不去。

    喜欢穷鬼的上下两千年请大家收藏:穷鬼的上下两千年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