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 章节目录 第440章 下次,我请你喝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夜空下是席卷着的火光,火焰笼罩在营地里肆虐,浓烟滚滚,哀嚎惨叫着的士兵在火中奔走。火里冲出来了一匹马,向他跑来,马上坐着一个人,举着长剑。

    “!”

    躺在床榻上熟睡的袁绍猛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起身坐了起来,衣袍已经被汗水浸湿。营帐里依旧安静,外面的天色未亮,还是夜里。

    “呼,呼,呼·····”

    坐在床榻上的袁绍喘息着,他做了一个梦,梦见曹军放火袭营。

    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袁绍无声地叹了口气,又躺了下来。但是他闭不上眼睛,只感觉一闭上眼,就又能看到大火纷飞。

    袁绍深吸了一口气,正准备重新睡去,营帐外传来了匆忙的脚步声。

    甚至没有通传,沮授匆匆地走进了营帐。

    “明公!”

    还没有等他细问何事,下一句话就已经传到了袁绍的耳中。

    “曹操率数千轻骑夜袭乌巢,火烧辎重,淳将军正在死守,派人来求援相助!”

    火烧辎重······

    袁军的粮草全屯于乌巢,若是被这一场大火烧尽,他就不得不败了。

    袁绍听着通传,怔怔地躺在自己的床榻上,他刚才梦见的,就是一场大火。

    难道是,天命所示?

    拳头渐渐握紧,指节发白,好一个天命所示。

    他站起身来,拿起了放在床边的剑,喝问道。

    “我衣甲何在?”

    天命所示又如何,袁绍尚在!

    夜里的战鼓敲响,一阵又一阵盖过全营。袁军聚集,袁绍披甲执锐站在军前。

    看着眼前的千军万马,袁绍一手按在剑上,拔剑出鞘。

    “曹操夜袭乌巢,火烧辎重,此为我军危急存亡之时,凡怠慢号令者,军法处置。众人听令!郭图、荀谌何在?”

    “在。”军阵里走出来了两个人,躬身拜下。

    “我命你等率军两万驻守大营,不得有失!”

    “是。”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听命退下。

    “高览,张郃何在?”

    “在!”两个将领齐声上前。

    “你二人各率一军,攻袭曹操大营!”

    “是!”

    “沮授何在?”

    “在!”站在袁绍身边的沮授沉声应道。

    “你率一万人连同余下骑军随我来。”袁绍一扯缰绳,调转马头,向着身后走去。

    他的眼中是梦里的那场大火,还有火中举剑冲来的人。

    “驰援乌巢。”

    ······

    “咔啦。”火焰烧断了支柱,又是一座营帐在烟尘里坍塌下来。

    路边躺着烧黑的尸体,或是蔓延着的火焰,滚滚的黑烟笼罩在营地的上空,就像是染黑了天上那一轮清亮的月色。

    “嗬!”一口鲜血干呕出来,淳于琼伤痕累累的伫着长剑半跪在地上,身上大小十余处伤痕,鲜血顺着留下,将他身下的沙土都浸成了半红。

    袁军大乱终是挡不住曹操,拖了一个多时辰,袁军也是已经死伤殆尽了。

    天边出现了一些微光,身后曹操的轻骑屠杀袁军,身前,曹操提剑驾马走来。

    淳于琼干笑了一声,乱象里,他出声问道。

    “曹阿瞒,你可知我最恨你什么吗?”

    “什么?”曹操默然的看着淳于琼,两人曾经同为西园八校尉,共喝过一坛酒,共扶汉室于危难之时。

    两人本应该是故友,而此时却变成了仇敌。

    淳于琼将嘴中的鲜血吐出,抬起眼睛看向曹操,带着血笑道。

    “我早该看出你,不仁不义,不为人臣!”

    “踏踏踏踏!”身后一个轻骑冲来,一刀斩下了淳于琼的头颅,头颅抛飞了起来,还带着讥讽地大笑,直到落到地上。

    不仁不义,不为人臣。

    曹操定定地看着地上的头颅,对于他来说,这八个字字字诛心。

    他何尝不想施人仁义,他何尝不没有一腔热血想要报效朝堂?

    只是仁义,这天下何来的仁义?

    人臣,这天下又何来的人臣?

    不过是现在,天下骂名全在他一人身上罢了。

    他曹孟德之心,世人皆知。

    世人亦皆不知。

    乌巢已经全部陷落在了大火之中,曹操举起了手,下令说道。

    “撤。”

    曹军没有撤出多远,远处,一支军马已经直冲而来。

    袁绍驾马在前,领着骑军一路奔来,而沮授的步军还未赶到。

    即使如此,他赶到乌巢时,也只见到了无声倒在地上的尸体,和在火焰里倒塌的营地。

    袁绍的目光看向不远处的山路,那里,一支轻骑踏着烟尘远去,率军在前的人他认得出来。

    两人自幼相识,但就像是眼前的大火一样,这乱世的烽火里,谁都逃不掉。

    袁绍驾着马向前踏了几步,站在山路的一端对着远处。

    火光映照着他的半边身子,还有他眼中的血色。

    “曹孟德!!”

    一声大吼,响彻天侧,回荡在山中。叫住了那山路上的轻骑,曹操停下了马,回头看去。

    浓烟滚滚之中,一个身披甲胄的人站在远处,提着剑指着他,身后白色的披风翻动。

    “可敢留下!”

    曹操知道此时应该撤了,但是还是拉住了缰绳。

    “斯!”身下战马嘶鸣,回过身来。

    连同着,数千骑军也一同回了身。

    “铮!”曹操抽出了剑,迎着山路另一端的那人:“有何不敢?”

    袁绍的身后也是数千骑军,见到曹操停下,他笑了起来。

    两人手中的长剑同时一挥。

    乌巢的大火都像是被吹卷得晃动了一下。

    “杀!”

    曹军和袁军的骑军同时冲起,曹操和袁绍冲在最前面,驾着马穿过烽烟。

    “当!”长剑交错在一起,身侧,两军相撞。

    两人都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少年人,已生华发,过了近半生光阴。可少年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身下的马匹错开,两人同时回过身又是一剑,剑刃相触各自被震开。

    他们当年经常一起练剑,对方的剑术是什么样的都很清楚。

    两匹马各向一边跑开,曹操转过马来的时候,袁绍也已经站在那里等着他。

    “这次我不会留手。”

    曹操拉住身下的战马,答道:“我下一剑会杀了你。”

    袁绍握住了剑,披风一扬。

    战马再一次催动,两人举着剑向着对方冲去,这一次他们都不会留手。

    两柄长剑带着寒意,都刺向了对方的胸口。

    “噗呲!”

    战马停下,袁绍驾马停在了曹操的身侧。

    曹操的手中滴血,握着一柄剑推到了一边。

    而袁绍,则是被一柄长剑刺穿。

    四周的纷乱的声音像是渐远,袁绍握着剑的手垂下,身后白色的披风慢慢渗红。

    他撑着身子,在曹操的耳边轻声说道。

    “曹操,你胜了我,日后就不可再输给其他人了。这天下该是你的,其他人,我袁绍都不服。”

    说着,他慢慢地伸出了一只手,搭在了曹操的肩膀上,无力地拍了拍。

    “这次,我就不请你喝酒了,孟德。”

    手掌被利剑割开曹操却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样,抬起头来,看着两人之后的烽火:“下次,我请你喝。”

    袁绍怔怔地咧开了嘴巴,鲜血从嘴角溢了出来。

    “好。”

    手掌再没有力气,从曹操的肩上落下,垂落在身侧。

    除了他们两人,没有人会再记得,那一年,那两个少年躺在草垛上。

    那时日落西山,他们的两手枕在脖子的后面,嘴里叼着根干草,翘着二郎腿,看着田野里一两个归去的农人。

    全身被太阳晒得暖和,任凭时辰慢悠悠地过去,好不悠哉。

    喜欢穷鬼的上下两千年请大家收藏:穷鬼的上下两千年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