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 章节目录 第438章 所以子不语怪力乱神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一队士兵推着一车辎重走过大营间,军营里四处都是来往的声音。

    一间营帐前站着两个士卒守卫,营帐之中倒是比外面都要安静许多。角落里点着一只火盆,照亮了营帐里,也让营帐里的空气有一些闷热。

    营帐里坐着数人,一人穿着一身铠甲盘坐在案前,铠甲因为火盆的火光,其上的甲片闪烁着暗沉的火光。

    “仲简。”袁绍对着座下的另一个将领叫到。

    那将领起身走到他的座前,半跪了下来:“在!”

    “辎重将至,我命你带一万步卒护卫辎重屯于乌巢,不可有失。”说完,袁绍拿出了一枚军令递给了这人。

    “是!”将领接过军令,大步离去。

    等到衣甲作响的声音走远,袁绍又看向了四座,眼睛扫视了一圈,重新看着自己桌案上的军情。

    “曹军难破,坚守不出,分兵许昌也受奇袭击破,诸位可还有什么办法?”

    “明公。”沮授在一旁坐着抱手说道。

    “许昌有荀彧贾诩掌兵把守,又有曹仁领军在外,非是一时可破。然此时曹军疲敝,江东孙策也有了动作,曹操已露败相。我军只需步步为营,徐徐图之,曹军必败,明公何必急于一时?”

    (前文提到过因为没有出曹操要娶张绣婶婶这档子事情,所以张绣投降后没有反叛,贾诩也提早到了曹操的帐下)

    “非也。”沮授的话音刚刚落下,就有一个人出声异议。

    那人同是一个谋士,名唤许攸。生得一双小眼,羊角胡,神色之中总有几分机敏和狡诈,便像是一只狐狸,伺机而动。

    “公与先生所言虽然不差,但是如此大战若是持久下去,要消耗的军粮和兵卒都不是一个小数目,若有机会一击得胜,何必这般拖下去。曹军大军在外,许昌守军不过万人,如此良机,何须等待?”

    “许先生。”沮授的眼睛微微压下,为臣下者,如此贪攻冒进,这人不可提用。

    “不必说了。”两人似乎都不想退让,袁绍压下手,让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此事我自有主张,分军许昌的事暂且不需考虑,先按公与先生说的办,缓图曹军。”

    “是。”沮授低下了头。

    “···”许攸还想分说,却忍了下去,沉了口气,低声应道:“是。”

    议事散去,许攸独自走回了自己的营帐。

    走进营帐之中,他的脸色这才难看了起来。

    “砰!”一手拍在了桌案上,震倒了在桌上的笔架,他的恨恨地看着桌上散开来的笔。

    “如此优柔寡断怎能成大事?”

    他当年来投袁绍就是因为看在袁绍是名门之后,又实力雄厚,以袁绍的声名和能力原本登高一呼定有响应者无数。在其下,他要谋一世功名本该很容易,谁知他这样束手束脚。

    “先生。”

    大概是听到了营帐中的响声,又或者是有事禀报,一个士卒掀起了帘子,在许攸的身后轻声叫到。

    “何事?”许攸将自己的神色收敛了起来,回过头看向士卒。

    这士卒是他的亲信,算是他自己的门下,士卒低下头来报道。

    “先生,邺城传来消息,先生家中小侄违法入狱,想让先生在袁公面前说说情面。”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许攸捏捏拳头,又松开了手,挥了一下袖子:“此事我管不着,我能有何情面可说?”

    士卒看到出先生的心情很差,不再多说应是退下。

    许攸在营帐里沉思了起来,慢慢地来回踱步了几轮,抬起了头来,轻声地说道。

    “良禽择木而栖。”

    夜里,一盏油灯放在桌案上燃烧着,照亮俯身在案的人影。

    这几日曹操总是皱着眉头,袁军的攻势一直没有停下的迹象,但他也明白,此时决不能退守。

    此战就好比当年刘邦项羽在荥阳、成皋之间的交战,先退便是势屈,难在反攻。

    手中是荀彧从许昌传来的信文,上面也是要他坚守的意思。

    将信放在一边,独自看着灯火,士气这几日的低迷他都看在眼里,眼下要坚守是在困难。

    “将军。”

    帐外传来了一个声音。

    曹操抬起了头来:“进来。”

    张辽掀起帘帐走了进来躬身拜下,曹操见到是他,疑惑地问道。

    “文远,这么晚了为何突然来此?”

    “将军,今晚有一人从袁营来投,说是有胜负大事要告知将军,将军可见?”

    张辽皱着眉头,在他看来,这事未免有些突然,毕竟现在袁军是占据优势的一方。他怕这是袁军的计策。

    “哦?”曹操一惊,斟酌了片刻,抬手说道。

    “请他进来。”

    “是。”

    人影在灯火的照射下拖长,许攸走进了曹操的营帐里,站着看着曹操,脸上带着一些笑意。

    曹操见到来人,露出几分惊讶他是认识来人,站起了身。

    “原来是子远,倒是许久未见了,听闻你有大事要同我说?”

    许攸慢慢地抬起了手,抱在身前,举起眼睛,灯火照亮了他的脸,嘴角勾起。

    “袁公粮草所在,不知算不算是大事?”

    营帐里,帘帐轻摇,灯火被吹入的风吹得一晃。

    六日后,曹操找来众人议事,众将和谋士借到场,曹操很少这般议事,众人都不知道此次为何。

    直到曹操走了进来,坐在了座前,开口说道。

    “日前,有一人从袁营来投,说袁军屯粮于乌巢,并说了通行口令。”

    一语震惊四座,大多数的人都是一阵惊愕,但随后就又思量了起来。

    突然有人来投,很难说这不是袁绍故意设下的圈套。

    屯粮乌巢,郭嘉神色一异,眯起了眼睛,如果真的如此,那此战的转机,便是这了。

    等一下,粮草。

    郭嘉的眼睛定住,他想起了几日前的一时笑言。

    顾楠同他说:“转机快至,在于粮草。”

    那时他问为何,顾楠却说是夜观天象。

    郭嘉默然地侧过眼去看向顾楠,所有人的神色皆是各异,只有顾楠一人平静地坐在那,就好似这皆在意料之中。

    难道那不是笑话。

    郭嘉的脸色复杂了起来,如果真是那样,那顾先生,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两人曾坐在月夜饮酒,几杯之后,顾楠低着眼睛,握着酒杯,笑说要同他说一个笑话。

    若是有人长生不死,会求什么?

    曾经的话声,好像还在耳边轻问。

    如果真的有一个人,活了数百年,甚至数千年。

    郭嘉坐在营帐里看着顾楠。

    明明帐中有许多人,可他突然觉得那个人,是一个人坐在那,四面无人。

    “将军,此事可是属实?”

    于禁先问道,他明白曹操也肯定想到了这一点。

    “我已派骁骑探查过,乌巢确有袁绍辎重无数,守兵万余。”曹操沉沉地说道。

    “即使如此,将军,乌巢亦可能有伏兵在侧。”一个谋士也出声说道:“将军还需慎重行事。”

    “我知道。”曹操点了点头,但是他的眼里带着一分决意。

    再这样下去,曹军的败局也是早晚之事,不如试上一试。

    “我会亲率五千轻骑去乌巢一探,其余军部,守备官渡以防袁绍袭营。”

    若是乌巢真的只有万余兵守备,五千轻骑伪装成袁军,又有通行口令,攻其不备绝对是够了。若是有埋伏,轻骑也好突围。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顾楠才说道:“将军,我请命同去。”

    曹操看向顾楠,露出些许感动的神色:“好!有劳先生了。”

    他明白此去凶多吉少,就算成功,如果袁军出军支援,撤退不及也会陷入重重包围之中。

    喜欢穷鬼的上下两千年请大家收藏:穷鬼的上下两千年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