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 章节目录 第432章 怕弄脏了这白衣裳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将军!”阵中的袁军见到颜良一个照面便被刺落马下,全部慌乱了起来。

    曹军的轻骑飞奔着冲入阵中,刀刃落下,带起一片又一片的血色。

    原本就没有集结完毕的军阵,在曹军的冲势下完全散开。步军一旦没了战阵,对于骑军来说就是完全没有了阻碍,一众骁骑长驱直入。

    而那赤马上的女将也再一次催起马来,对着逃开的袁军,举起了戟刃。

    ···

    交战之后的狼藉的战场上几乎没有声音,伏倒在地上的人再也发不出声音,而站着的人,也没有什么人想在这个时候多说什么。

    偶尔才会传来一两句交谈,或是战马的响鼻。

    披着黑甲的女将牵着手中的缰绳,站在就像是被完全染成了红色的沙场上,头发有一些散乱,铠甲和衣袍上都带着血色,脸上沾着一些灰黑的尘土。

    赤色的战马被她牵在手中,站在一旁,这原本凶悍的马匹也只有在她身边的时候显得格外温顺。

    女将的眼睛看向地上的伏尸,这一战她记不清自己杀了多少人,低头看向自己的掌心,手掌上是一片红黑。

    她几年前就开始随师父上阵,但是师父很少在两军交战之时带上她,就算是让她跟着,也只让她待在身边,绝不会让她冲阵。

    直到有一次她一定要去,求了很久,才让师父带上了她。

    出征前,师父苦笑着告诉她,她唯独不想让她是上阵为将。

    那是她第一次没有听师父的话。

    那也是她第一次知道,原来两军交战是那样一种感觉。

    战鼓擂动时,千军万马之前,一个人站在战阵里,就好像一个人站在山崩海啸中。

    四处都是喊杀声,短兵相接,手上全是粘稠的血。

    死去的人或是惊恐或是愤怒地睁着眼睛,几乎没有能够瞑目的人。

    说来可笑,那种感觉让她很害怕。

    直到现在也依旧如此,有时甚至到了夜里也不敢睡过去。

    “哼!”女将身边的赤马打了一个响鼻,用头蹭了蹭她的脸庞。

    回过神来,她微微一笑,伸手放在了赤马的头上摸了摸。

    这马儿叫赤兔,是师父送给她的,或者说是她爹留下的,所以待她特别亲近。

    顾楠的脸色有些沉重,这一次玲绮太过莽撞了。

    颜良不是什么不入流的武将,要说武力就算不能稳胜过玲绮,也不会差太多。

    如果不是他在阵中分神大意,玲绮又借着赤兔之势的话,几十个回合之内分不出胜负。

    若是缠斗在一起,在对方的阵中只要兵马围上,就算是赤兔也冲不出来。

    军阵上所做的每一件是都应该思量清楚,否则就是生死的问题。

    所以这次就算是严厉一些,她也要让玲绮明白问题。

    可当顾楠走过去时,却看见玲绮站在那里,牵着马,看着手中的血痂发呆。

    脚步渐渐停下。

    从前她好像也曾做过一模一样的事情,是很久之前了,而那时的她在想什么,她依稀还记得一些。

    轻声微叹,过了一会儿,才出声唤了一声。

    “绮儿。”

    玲绮回过头来看向她。

    走到了过去,顾楠轻声说道。

    “你可知这次你太莽撞了?”

    “徒儿知错。”玲绮脸上的神色复杂,没有辩解,低下头来,结着血的手掌垂在身边。

    先前准备说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顾楠站了半响,无奈地抬起手来,慢慢地将玲绮脸上的灰尘和血迹擦干净。

    “以后莫再做这样的事了。”

    说罢,放下手,看向那一片伏尸遍野。

    “你上阵不久,还不习惯。若是累了,就早些去休息,之后的事情交给我。”

    顾楠知道这种事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适应的。

    “师父······”

    当顾楠准备从她的身边走过的时候,一个声音轻轻唤道,让顾楠转过了身来。

    “怎么了?”

    玲绮红着眼睛,伸出带着血的手将顾楠抱住,弄脏了白衣,也呆住了被抱住的人。

    “我想帮你。”

    玲绮低着头,抱着顾楠,抱得有些紧。

    就像当年一样,她抱着两个发黑的面饼紧紧地跟在她的后面。

    只是那时她不敢伸手,她怕伸手弄脏了她的白衣裳。

    她想帮师父,因为师父同她说过,她不想打仗了,她只想找个安安静静的地方住下。所以她想等仗打完了,就带着师父和秀儿姐离开,去找个安静的地方。

    院子里会有一棵树,因为师父喜欢树。还会有花圃,家门前会有一盏灯,师父没回来的时候灯可以亮着。

    到那时,师父可能又会去找一个地方教书,她可以在家里练武耕田,秀儿姐织布做饭,新年时可以一起去城中看灯会,那时定会很开心。

    等仗打完了,就都会好了。

    怀中温热,两只手环在顾楠的背上,慢慢握紧。

    顾楠的下巴抵在玲绮的肩膀上,她这才发现,女孩已经同她一般高了,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孩子,已然长大成人。

    恍然间,是又过去了十年。

    靠在肩膀中的脸上默默一笑,顾楠出声应道:“嗯。”

    绮儿,也长大了。

    ······

    延津的曹军只是虚兵,真正的曹军援军直击白马,颜良所部仓促应战不敌败退,颜良战死。而曹操也已经率军抵达官渡,立营建防。

    袁绍拿着战报站在帐中,脸色微沉,初战不利,士气必有受挫。

    果然,要胜过你曹阿瞒,没有这么简单。

    袁绍的手中一握,战报在他的手中被捏作一团。

    在白马破颜良的是一个白袍将,这人是谁他自然知道。顾楠顾先生,当年在虎牢关时,他也曾想能拉拢她到他的帐下。

    这顾先生善于心术算计,也善于军阵之法,由她领军着实麻烦。

    不过既然来了,眼下就是一个极好的将曹操分军的办法。

    顾楠所部皆是轻骑,将她拦在白马之外不能回官渡与曹操汇合,定会使官渡的兵力吃紧。

    当然如此做法也会让他的兵力分散开来,可他现在的优势就是兵力。

    袁绍对着帐外叫到:“来人!”

    喜欢穷鬼的上下两千年请大家收藏:穷鬼的上下两千年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