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 章节目录 第402章 如何才对得起自己的一生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风声一乱,只是一击,那挡在长戟前的狼牙棒就猛地向后退去。

    狼牙棒的长杆弯折得几乎就像是快要折断一般。

    两手将狼牙棒抽了回来,臧霸笑着咬着牙,嘴角溢出了一缕鲜血。

    好大的力道。

    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那方天戟未做任何的停留,继续向着他胸前直刺而来。

    来得好!

    臧霸深吸了一口气,胸中的内息澎湃,两条手臂上的筋肉胀起,身躯都像是大了一圈。

    “喝!”

    大喝了一声,对着那方天画戟,臧霸压下了手中的狼牙棒。

    “当!”

    几乎紧接着第一声,第二声的铮鸣声响起,士卒只觉得自己的耳边阵阵,头脑昏沉。

    曹操看着阵中的两人,向自己的身后,夏侯惇几人问道。

    “你们觉得如何?”

    “不知为何,这吕布好像比虎狼关时又强悍了几分。”夏侯惇的脸上带着一些疑虑,他应当没有看错。

    虎牢关下他见过吕布出手,特别是同那三个兄弟的一战让他印象深刻。

    “这臧霸也是一狂人,手中的劲力应当不逊色于我多少。若是虎牢关时的吕布,要拿下他臧霸也不会太难,但是也不该是这般,才不过两个回合就让臧霸陷入苦战。”

    一旁的李典也点了点头,这吕布确实比以往更加悍勇了许多。

    “嘿,就是力气大了一些又如何?”

    曹洪笑了一声。

    “等那臧霸败了,我去与他在战几十个回合。”

    荥阳一战,他失了马,在追兵之中于那马上的吕布大战了数十回合。这件事是被他翻来覆去吹嘘了许久。

    “得了吧。”夏侯渊白了曹洪一眼。

    “就你那点事都说了多少遍了,当时若不是你以命相搏,哪来的数十回合?即使如此不是也是休养了几个月才缓过来的,这次若是还想这般,小心真的丢了性命。”

    这次曹洪难得的没有还嘴,他虽然看着像个莽汉,却也不是蠢人。他要和此时的吕布一战,若是大意,恐怕确如夏侯渊所说,要丢了性命。

    “兹!”

    戟刃在狼牙棒上发出尖锐的摩擦的声音。

    一戟之下如同山倾海倒,臧霸的面孔冲血,在吕布面前,他用尽了力气,也不能将那柄长戟抬起一点。

    “哼!”

    吕布的坐下那赤兔马呼出了一股炽热的鼻息,蹄下绷紧,吕布本来就不能挡,再加上这赤兔,长戟向着臧霸的胸口又压下了一寸。

    眼见着长戟就要刺入臧霸的胸口,他将手中的狼牙棒一斜,侧过了身来。

    其上的戟刃一滑,擦着他的肩膀刺过。

    吕布的中门打开,露出了一道破绽。

    随着一声呼喝,狼牙棒再一次抬起。

    谁知那已经从身边擦过的长戟突然一转,挽过一道弧光,再一次自上而下落了下来。

    “砰!”

    一声闷响,臧霸扛着狼牙棒弯着腰,将一柄方天画戟架在肩上。

    他身下的马匹也是摇摇欲倾。

    “噗!”臧霸的口中吐出了一口鲜血,两手都已经没有了知觉。肩膀上传来阵阵地痛处。身上强撑起来对的内息也散了个干净。

    如果不出意外,下一回合,他就当被吕布斩落马下。

    吕布比他所想的还要强太多,他本以为自己即使不能战胜也有力撤出。

    谁知不过三个回合,他就已经至于了如此地步。

    不远处,曹操也看出了臧霸要败,甚至大有要被当阵斩了的可能。

    此人也是悍将,死于此处太过可惜。

    想着,对一旁的夏侯惇问道:“元让,能否救下此人?”

    “是!”

    ······

    “呵呵呵呵。”

    这种时候,阵中的臧霸却是含着血,笑了出声。

    撑着几乎不能动弹的身子。

    眼睛看向眼前的人,衣甲如墨,肩披鲜红,可是一不世之勇。

    “好!痛快!”臧霸的血沾染在胸前的衣衫上,笑着说道。

    “吕布,你当为英雄!”

    生能识得如此英雄。

    便是死在此处,也是痛快。

    他所见之人中,也只有一个人可以与之匹敌。

    眼睛横下青州的兵马里,那袭白衣在军阵中一眼就能看到。

    他见过此人一战,气魄绝不输于吕布。

    吕布看着臧霸,眼下轻合。

    我当为英雄?

    这是他在虎牢关退走,长安兵败后,第一个次有人对他说这种话。

    但他手上的方天画戟没有停下,从狼牙棒上扫过,带起一片强风,等到众人都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长戟已经横在了臧霸的身侧,向着他的腰间斩了过来。

    “休伤将军!”一人从徐州的阵中冲出,是臧霸的部将孙观。

    我臧霸,也非鼠辈!

    原本应该已经无力再战的臧霸身上,却突然又强催起了一股内力,嘴中吐出了一口鲜血,狼牙棒抬起向着吕布的胸口砸去。

    长戟和那寒光利利的棍棒再一次交错在了一起。

    还有余力?

    臧霸地这一击就连吕布都没有料到,眼中一冷,嘴角却是勾了一下。

    好,那就再来!

    可就在两人刀兵交错之际。

    吕布的身后忽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随后一股寒意笼罩在他的背上。

    “兹!”

    一息之间,方天戟将压在其上的狼牙棒磕退。

    臧霸本就是强弩之末,一击之下连退了数步,身形摇晃,神志都有些不再清晰,他身下的战马再也撑不住向着地上摔去。

    吕布来不及再追击臧霸,因为身后的寒风已经吹到了他的后颈上。

    千钧一发间,方天戟拦在了他的背后。

    “当!”

    一柄朴刀落在了戟身上,虽被挡住了一记,但是紧接着,朴刀顺着戟身劈下,直直地劈向吕布的手掌。

    刀落了一半,方天画戟也终于有了反应,转过一个轻微的弧度,躲开了刀刃,顺势吕布已经转过了身来,又是一戟,劈在了朴刀的侧面。

    “当!”朴刀铮鸣着,刀刃震颤不止,而握着刀的人额头上也冒出一丝冷汗,当即退马抽身。

    夏侯惇慎重地看了一眼吕布,接着又对着吕布身后跑来的孙观吼道:“带你家将军退下!”

    “多谢!”孙观冲到了臧霸的身边,将臧霸拉到了自己的马背上,就驾马撤回了徐州的兵阵之中。

    赤兔甩了一下头,动了动马蹄。

    吕布没有去理会身后带着臧霸撤走的孙观,而是对着夏侯惇,抬起了方天画戟直指着阵前。

    这最后一趟,当至死方休,当对得起他一生戎马。

    那方才败去的徐州将说不错。

    痛快!

    喜欢穷鬼的上下两千年请大家收藏:穷鬼的上下两千年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