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 章节目录 第389章 事情总会有所改变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兖州徐州大军将至,将军还在此饮酒谈笑,实在是好气魄。”

    大概是因为堂上空旷,叫做荀彧的青年人的话音还回响了一阵。

    回响之后就是一阵无声,曹操的酒碗停在嘴边,而其余的几人也都是一脸怪异的神色。

    这人,莫不是来献计的?

    顾楠慢慢地伸出了一只手,轻掩在自己的额头上。

    怎么早些不来?

    ······

    一时间都没有动静,荀彧的眉头诧异地皱了一下,这幅反应也不在他的意料之中。

    今晚已经有三件事出乎了他的意料,一则是进曹府太过简单了一些;二则是军情紧迫,曹操却还饮酒作乐;三则就是眼前的这幅模样。

    意料之外的事情,总是会让人有些措手不及,荀彧此时就有一些这般的感觉。

    此时,难道不该问我,可有计策可行吗?

    “呵呵。”

    就在荀彧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了地方的时候,曹操反应了过来,轻声笑着。

    这个姓荀的先生,看来是想将青州兖州之事作为投名所用。可惜,是已经来迟了。

    想着,笑着瞥了一眼坐在一边掩面的顾楠。

    也罢,就先试试他。

    打定了主意,他将手中的酒放下,向着荀彧看去,问道。

    “既然先生到此,那就定然是有成竹在胸了,不知道可否说来一二?”

    这才是对的,荀彧松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心情,自信一笑问道。

    “青州之危在于二州,转危为安也在于二州。不知道将军觉得,与将军相比,那兖州的吕布如何?”

    “噗!”

    原本低头吃饭,不准备发话的曹洪终于是忍不住笑出了一声。

    不只是他,就连平时不苟言笑的李典都微微勾着嘴角。

    如果仔细看还能看到他手里的筷子微微发抖,想来是不想叫这刚来的先生难堪,忍得辛苦。

    奈何曹洪已经笑出了声。

    这些将军为何发笑?

    荀彧有些不明白,一路被雨淋来,还有点发白的脸色一阵泛红。

    即使是站在朝堂之上,他也没有像此时这般窘迫过。

    “先生。”

    最后还是曹操打破了僵局,对着荀彧笑道:“先生可是想说,可以暗中联合陶谦,共击吕布?”

    “将军,是怎么知道?”

    荀彧一愣,站在堂上,怀里还抱着自己的行囊。

    此计虽然说来简单,但是吕布和陶谦现在才刚刚起兵,在外看来联系紧密,对青州也是势在必得。

    不是他自信,身在局中,能想到这一步的人,应该不多才是。

    “先生是好计谋,可惜,来得晚了些,叫人先说了。”

    曹操笑着侧过头,顺着曹操的视线,荀彧看了过去。

    见到一个穿着白袍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坐在屋里还戴着斗笠。

    荀彧看过去的时候。

    那个人也刚好看向他,抱起手。

    “见过荀先生。”

    他见过很多人,却少有人,像这个人一样,第一眼,就给他一种难以捉摸的感觉。

    但是很快,他就知道了眼前的人是谁,这人就是他今日来除曹操外,想要见到的第二个人。

    话已经说得如此明白,荀彧要是还不明白情况,就是他自己笨了。

    傻愣了片刻,释然一笑,摇头叹气:“荀彧,班门弄斧了。”

    论及揣度人心,推算局势,他自认为是不如眼前这个人。

    董卓讨伐时的事情不算,曹操能够以迅雷之势取得青州,必有此人在后出谋。

    青州刺史一死,曹操就率兵进入青州,这不可能只是凑巧,但是如果是预谋。将整顿军备,收拢粮草,这一系列的事情就算上。

    恐怕,在诸侯联盟之时,这白衣先生就已经谋划到青州将乱了。如此见识,他就算自信,也觉得自己还差一些。

    “在下顾楠。”被曹操推了出来,就算顾楠不愿意做这个恶人,也只能站起来说道。

    “荀先生言重了,我也只是早说了一些而已。”

    上下打量了一眼荀彧,顾楠还有些惊奇。

    原本印象中的荀彧就算不是个老先生也该是个中年人了,没想到此时还只是二十七八岁的青年人。

    “荀彧惭愧。”

    荀彧也打量着顾楠,他曾经听坊间传闻说这白衣先生是一个女子,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听声音,还真有一些难以分辨。

    两人都在相互揣度。

    “哈哈哈哈,不说这些。”曹操大笑着说道:“今日快意,就当一醉。来人,再上一酒桌请荀先生共饮。”

    酒宴继续,荀彧谢过也坐了下来,他刚淋了一场雨,喝些酒也好暖身。

    那些粗人喝开了之后就闹了起来,闹得堂间鸡犬不宁,不过荀彧倒也没有不适应的样子,反而独自发笑。

    可是偶尔看向曹操,眼中还是有一些担忧。

    外面已经是入夜,堂上的酒宴也已经结束。

    吃食散乱的摆在桌子上,酒壶倾倒在一边,就这么一场,也不知道够侍人们打扫到什么时候了。

    夏侯惇几个人也相继离去,喝酒是畅快,但是吕布将至,他们身为将领,可不能只顾做乐。

    荀彧反而是在堂上同顾楠和曹操聊了许久,当然半醉半醒之时,是没有说太多有营养的话。

    “呼。”

    晚风吹在顾楠的身上,才下过雨,风也有些凉,将她身上的酒气吹开了一些。

    “将军,先生,荀彧不胜酒力就先告辞了。”站在曹府的门口,荀彧躬身请辞,他的脸上也是醉意阑珊。

    曹操喝酒不行,劝酒却是厉害,他今天晚上,喝了不少。

    “嗯,荀先生路上小心,明日再见。”曹操站在门口笑着嘱咐道。

    “多谢将军,告辞。”荀彧点了点头,就脚步摇晃着离开了。

    顾楠和曹操站在门前的台阶上,看着那个离去的身影。

    “顾先生似乎很看重此人。”曹操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

    “此人大才。”顾楠的视线从荀彧看向曹操,笑了笑。

    “可称作将军之子房。”

    这话可不是她说的,而是曹操自己说的。

    传闻曹操见到荀彧曾称之为“吾之子房”。

    “吾之子房?”曹操带着酒意笑出了声,不知道在笑什么。

    良久,伸手搭在顾楠的肩上,目视着城中,轻声说道。

    “吾之子房,是先生······”

    喜欢穷鬼的上下两千年请大家收藏:穷鬼的上下两千年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