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 章节目录 第386章 执念不能太深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站在吕布身边的谋士笑着正准备说什么,迎面的冷风一紧。

    “阿嘁!”谋士要说的话变成了一声喷嚏。

    “呼。”吕布叹了一口气,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军师还是先回去吧。”

    同样是看着文弱的谋士,这位和他曾经见过的一位相差太多了。

    那个是个能在天寒地冻里提着枪踏马冲阵的人,说来还是一个女子,是根本没有半点女子该有的样子。

    想到这吕布的眉头皱起了一些,此去青州,如果不出意外,应该会再遇到那个人。

    与之交锋,实在颇为棘手。

    ······

    新年前后需要祭祖祭祀,所以孔融就将学堂的课给停了一段时间,也不知道这会不会是日后那个叫做寒假的良好传统的起源。

    不过放假对于不安分的孩子来说总是开心的,这段时间街上的也多了一些孩童追跑打闹。

    这刚好也给了顾楠一些准备课本的时间,这段时间空闲,她准备去学堂教书。可惜她不知道的是,她已经空闲不了太久了。

    外面下着细细密密的小雨,冬天的小雨落在人身上是很冷的,所以今天少有人出门。

    “驾驾驾!”声音急促,马蹄声也急促,这种天气也不知道是谁还在街上快马加鞭地跑过。

    马蹄踩开道上的雨水,踩起一片片的水花,溅在夹着马腹的靴子上。

    骑在马上的人一路狂奔,直到跑到了一座府前。

    “吁!!!”缰绳拉的很紧,将马头都拉得后仰。

    人从马背上跳下来,身上的衣服已经全被淋湿,水珠从他的头发上滴落,划过脸颊,喘了一声。

    从腰间抽出了一面令牌,高举了起来,雨点打在令牌上四散溅开。

    “军情急报,我要见曹将军!”

    站在府门前的侍卫愣了一下,军情急报,他根本不敢做什么停留,转身就走进了府里通报。

    ······

    兖州吕布和徐州陶谦举兵来犯。

    急报很短,就只有简单的一句话,但是包含着的信息却叫人如坐针毡。

    看得出军情在得到的第一个时间就送了过来,甚至没有来得及仔细调查清楚人数,想来再等几日具体的情报才会送到。

    曹操坐在堂前看着桌上放着的急报似乎很平静,曹昂站在他的身边,眉头深锁,却也没有出声。

    但是堂下就不一样了,曹操入青州之后就有许多人上门投靠,有些人根本就是闲人就被曹操打发走了。

    有些人还有些才学,被他留了下来,有的做了小吏,有的做了门客。

    而此时,这些被留下来的门客正争论不休。

    争什么?

    争到底该打还是不该打。

    七嘴八舌使得堂上的模样乱作一团,而曹操一直坐在堂上没有说话。

    直到最后,他们似乎终于得出了一个结果,一个人站了起来,对着曹操拱手说道。

    “曹将军,吕布虽是从长安败逃,但是尚有残军。兖州虽受贼军之乱,但是兵马犹存。吕布与兖州,当有十万之数。至于徐州,有丹阳精兵,屯田顺治,如今更是兵精马悍,粮草充足。”

    “两地皆居于青州之侧,如今一同来犯,成夹击之势。以青州一己之力恐怕难以抵御。”

    “听闻将军于袁公是旧友,不如,向袁公求援如何?”

    曹操认真的听那人把话说完,没有急着做出什么表示,只是静静地拿起军情,堂上终于安静了一些。

    向本初求援,且不说上次两人已经借着酒劲把话说开了,他日相见定不留情。

    就算是他去借,黄巾贼被从兖州击溃后全逃入了黑山,如今下有河内黑山,侧有公孙瓒,他有什么兵力借给他?

    两人是旧友没错,但是他和兖州的张邈张孟卓难道就不是了?

    两人自幼结识,情同手足,当年更是借兵助他起事,现在怎么样了?

    同吕布一起来攻讨他。

    他面上没有什么神情,心中却多是苦楚,这乱世叫人离散,还要叫人相残。

    “不必求援,让他们来攻便是,我曹操在青州等着。”

    曹操的话就像是一块石头投入了本来已经平静下来的湖面,堂上再一次乱做一团。

    “将军。”

    “将军切勿意气用事啊!”

    “不如将军忍让一时,退避主力,与之谈和也好。”

    就连曹昂也张了张嘴吧,似乎是也想劝曹操。

    皱着眉头,曹操伸出一只手轻轻地压了压。

    等到所有的声音平息了下去,他才看着堂下说道。

    “退避谈和,诸侯共讨董卓,曹某率军万余,孤立无援,追十余万西凉军,可曾退避过?”

    “如今不过就是两州之军来犯,我为何退避,又为何要谈和?”

    曹操淡淡的问话声,让堂下的所有人哑口无言。

    不过两州之军,为何要退?问的就像是理所当然一样。

    “只凭吕布陶谦,还不够我退让。”

    军情被放在了桌上,曹操站了起来,再没有去看堂下的人,而是看向身边的曹昂。

    “太久没有施展手脚了,处理公文,哪有行军打仗来的痛快。”

    说着回过头,向着堂后走去。

    “将你那些叔伯和顾先生找来。入军青州之后,许久未见了。”

    曹昂看向自己的父亲,那双眼睛里毫无退意。

    心中的疑虑散去,曹昂的眼中也闪烁起莫名的神采,抱拳低头:“是!”

    是啊,不过就是两州之军,为何退避?

    ······

    外面下着小雨,顾楠坐在屋檐下看着手里一个士卒送来的信,又抬头看了看天上的雨。

    玲绮刚练完剑,应该是累了,正靠在她的身边小憩。

    她本以为这一次曹操得了青州可以驻兵屯粮,暂时不需要不与兖州和徐州有什么瓜葛。

    没想到还是成了历史上的那样,被吕布领兖州之军与徐州陶谦夹击。只是换了一种形式而已。

    早之前她就有这么一种感觉,冥冥之中似乎真有什么天意,在调正着所有的事。

    天意······

    握着信的手握紧,如果真有天意,那么人之所为,到底算是什么?

    很少会见到顾楠这样。

    “唔,师傅。”肩上传来一声呢喃,她侧目看去,是玲绮睡着了,在说梦话。

    沙沙沙,细密的雨声成片。

    顾楠的手慢慢松开,屋檐下无声了半响。

    她才在玲绮的脑门上轻轻地拍了一下,笑道。

    “该醒了,绮儿,我要出门一趟,你先在家待一会儿。”

    玲绮的睫毛动了动,醒了过来。听到了顾楠的话,搓了搓眼睛,见到外面在下雨,站起身来。

    “我去给师傅拿蓑衣。”

    喜欢穷鬼的上下两千年请大家收藏:穷鬼的上下两千年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