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 章节目录 第381章 熬夜是不好的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大人请稍后。”

    侍卫领着一个中年文士走进院中。

    回过身来对着文士行了一礼,侍卫便去禀报去了。

    而文士点了点头留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四处看了看。

    他的样子是和府上一般来拜访的人都不同。

    不做出谦恭的态度,也不故作高深。

    若是北海之人,大多数应该都认识这个文人,也就是北海相孔融。

    站在院子里,此时的孔融脸上气色并不太好,有些青黄,眼袋也凸显在外,眼眶微黑。一副疲倦的模样,看得出来,可能是一宿没睡。

    确实没睡。

    昨日他去学堂时,有一个白衣先生托人送了他一本书。那本书名叫《乐经》,是儒家六经之一,却在早年失传,一直不知道下落。

    初拿到那本书的时候,他神魂落魄地站了许久,等到醒悟过来,学堂里已经是走干净了,他才匆匆跑回了府上校对。

    一整个晚上,将那本书和其他书中提到过的《乐经》的只言片语一一作了对比。

    又将书中前一部分的内容看了数遍,如果不出意外那书应该就真是《乐经》无误。

    确定了之后,他却没有往下读,而是捧着书一个晚上没有放下来过。

    是不敢放,也不敢翻,失传的孤本如此突然的重新回到他的手中,他怎么敢放下来,要是翻坏了一点叫他怎么和先人交代?

    直到现在他依旧觉得那是梦中的事情一样,若不是今天必须来见曹操,他甚至都不会出家门。

    伸手在怀中摸了摸,书还在,孔融才松了一口气。

    回府之后,就是不眠不休也定要先将孤本抄录一遍。

    做下决定,孔融又想起了什么,放下手来。

    还有就是要找到那个白衣先生,当面拜谢。

    不过只是拜谢是否足够?如此大恩,已经是无以为报了。

    ······

    “哎,都快中午了,你说顾先生怎么还不来?”

    “是啊,这个时间平日里应该到了才是。”

    院子外传来侍女交谈的声音。

    孔融才回过了神,他现在是在曹府上。

    “呵呵,你说是不是顾先生又睡懒觉了,公子常这么说他。”

    “先生的为人,一定不会是那样懒散的人,该是有什么事了,才有拖延的。”

    “我想也是。”

    侍女聊天的声音越来越轻,应该是走远了,她们聊的是什么,孔融没有听明白。

    那个顾先生又是谁,他也不知道。

    不过这个时候可不是想那个人是谁的时候了。

    孔融的神色专注了下来,眉头微皱着,眼中带着一些忧虑。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来见曹操了,曹操入北海以来他就来过数次。

    曹操入青州之后就一直驻于北海,首先这里是他第一次入军的地方,其次是为了之后操练水部做准备。

    说起儒生,大多数人都会觉得儒生死板,当然,也是有例外的。不过孔融不是这种例外,或者,他可以说是一个特别死板的儒生。

    说的好听一些是刚正不阿,说的难听一些,就是不知变通了。

    就像在他的眼中,所有不是刘氏的诸侯都不是正统一样,曹操虽然目前没有什么不臣的举动,在董卓之战中也表现奋勇受人称颂,青州之围也是曹操所解。

    但是在这种时候领兵割据的,还有几个人能说是人臣?

    孔融对于曹操,依旧是戒心较重。他始终认为,青州应该交于刘氏之人手中。

    因此,他的眼中才满是忧虑,如今曹操收青州黄巾无数,驻兵青州各地。而朝堂之中,动乱不堪,他是已经想不出有什么能保青州的办法了。

    “孔大人,将军请大人入内一叙。”之前进去禀报的侍卫走了出来,对这孔融行礼道。

    “好。”孔融应了一声,抬脚向着堂上走去。

    罢了,不若就直言不讳,大不过就是一条性命罢了。

    儒家之中也有知情理变通的人,也有不是人称酸儒之辈。

    可惜,孔融不是这样的人,他是特别固执的一种,这样的人,一般都不太受人待见。

    (历史上孔融是被曹操以不孝之罪杀死,不过具体他有没有不孝却是众说纷纭,他是不是好人,又是不是伪君子,我只能说我也不知道,毕竟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在里面。

    不过孔融担任北海相时开设学堂,教以百姓,设城邑抵御黄巾,安葬无后或者游方之人。但是常有战败,言辞激烈,因为政见同曹操不和。这些都是比较公认的记录,大家可以参考。

    总之查到的资料和说法里有太多道听途说和传闻野记,人言之下就实在是连最基本的善恶都难以分清了。)

    脚步踩在堂上的木板上,发出微有沉闷的空空的声音,

    堂上的左右都被挥退,中间摆着一张桌子,曹操正坐在桌前倒茶。见到孔融入内,笑着站起了身来环手说道。

    “曹孟德,见过孔北海。”

    “曹将军客气了。”

    孔融微微的退了半步,算是将曹操的礼让了开来,回了一礼。

    这些细小的动作都被曹操看在眼中,虽然没有什么表示,但是眼里还是有一些无奈。

    孔融是北海名士,若是可以,他自然是想要交好的,这样对他的名声也有帮助。可惜,和孔融的这几次见面里,他似乎并不是非常待见自己。

    曹操放下手,看向孔融,却见他的脸色疲惫,笑着问道:“孔先生怎么一脸倦意,可是休息不好?”

    “无碍。”提到昨晚的事,孔融的脸上露出了一些笑意:“是有好事相逢,才一晚未睡而已。”

    他虽然不赞同曹操做主青州。

    但是个人上,他此时对于曹操到是并没有什么太深的芥蒂。

    不得不承认,曹操确实算是一方英雄,若是放在另一个情况下,两人或许可以把酒言欢。

    “呵呵,那想必是件大好事了,来孔先生请坐。”说着曹操让开了身子,请孔融入座。

    孔融走到了桌边,低下头,却是一愣。

    那桌面上刻着四个字。笔画如同刀削斧凿,只是写在字迹里,就好像是能见到写下这四个字的人的锐意。

    好字,孔融一边入座一边暗叹。

    “曹将军,这桌上的四个字······”只是一眼,就叫孔融起了想要见识见识这人的心思。

    “嗯?这字啊。”曹操看到孔融入神的样子,自得地笑了一下,也坐了下来:“这是操一先生所写,操也是偶得。”

    原本他是想要把这桌面取下来挂在房里的,不过想了想,不如就整张桌子搬来用了。这几天,他无论是见谁用的都是这张桌子,就差怕别人看不到了。

    当然,后来他也从曹丕幽怨的嘴里得知了这字是顾楠写的。

    轻勾着嘴巴:“孔先生觉得如何?”

    孔融将摆在桌上的茶壶移开,仔细地逐字看过才说道。

    “刚劲有力,曹将军这张桌子,叫人羡艳了。”

    在这方面,孔融是毫不吝惜赞赏。

    “哈哈,言重了,言重了。”曹操摆了摆手,眼中却不掩对自己这“藏品”的满意。

    两人说完了客套的闲话,曹操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才缓缓问道。

    “不知道孔先生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相商?”

    喜欢穷鬼的上下两千年请大家收藏:穷鬼的上下两千年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