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 章节目录 第380章 做人是要学会分享的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路上有人推着推车走过,看样子是卖干饼的,这种很容易就能填饱肚子的吃食,推在路上很容易就能卖出去。

    推车有些沉,路过街口的时候不小心擦碰到了一个戴着斗笠的人身上,看着像是个读书人的样子,身边还带着一个小姑娘。

    “哎呦,看我这推的。”推车的汉子拍了一下头,连连对着那被撞到的人弯腰:“这位郎君,着实抱歉。”

    他就是一个做小生意的人,实在是不想惹事,遇到这种情况,赔个罪就能过去就好。

    “啊,无碍的。”那戴着斗笠的人出奇的好讲话,摆了摆手,应该是没有放在心上,将身子从车前让开:“是我挡着你了。”

    “哎,谢谢郎君,谢谢。”

    汉子又是弯起腰低下头,才用力推着推车继续往前走。

    想要养家糊口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或许是他都已经习惯低着头了。

    顾楠看着弓着背推车过去的汉子,摇了一下头,扭头重新看向身边的玲绮,笑了一下。

    曹丕今天早上就将那半吊钱送来了,突发了一笔横财,自然是要到街上逛逛的。

    玲绮的手里拿着一包暗黄色的小碎块,这是些碎糖。

    这时候的糖还是甘蔗做的,十月份甘蔗成熟,做出来好的糖都会送到各地的州府上,这些不太好的才会在后面几个月拿出来卖一些。

    “糖甜吗?”顾楠将手放在玲绮的头上问道,玲绮已经有她胸口那么高了,再过几年,恐怕就要和她一样高了,甚至会比她还高也说不定。

    “嗯。”玲绮点了点头,想到了什么,拿起了一块碎糖递给顾楠。

    “师傅要吃吗?”

    “呵呵,好啊。”顾楠笑着,把嘴凑了上去:“啊。”

    吃走了她手上的糖块,而玲绮似乎没想到顾楠会直接凑上来吃,等顾楠吃了后,慌慌张张地收回了手。

    “师傅,今天还去那里吗?”没有什么心思地拿着手中的糖包,玲绮对顾楠问道。

    这段时间,师傅发现了一个地方。

    “是啊。”顾楠含着糖,可能是太久没有吃到过什么甜的东西了,舒服地微眯着眼睛:“我想再去看看。”

    路边,是几座木屋,连结成一片,穿插着小路两旁排列在一起。算不上什么好的房子,却也不算破旧,起码能正风挡雨。平时的时候偶尔能看到些乞人躺在一旁休息,也没有人赶他们走。

    顾楠牵着玲绮站在路边的一棵树下,远远地看着那几间木屋。

    只见几个孩童背着个背囊从路上走过,走进那些木屋里,木屋里是一个文人模样的先生,手里正拿着一本书,站在一群坐在下面的人前面。

    坐在下面的人有孩童,也与年轻的男女,甚至有老人。

    等到最后的几个晚到的孩子入座,拿着书的先生开始在木屋里讲起了什么,远远地听,似乎是在讲课。

    而这些木屋,居然是一间学堂。

    就算是太平年间,想要读书,一般不是书香门第,就是官贵之后,平常的百姓想读书是很难的。

    有多难?大部分的人一辈子也可能都不能认识一个字。

    何况是现在这样纷乱的时候。

    让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样的时候,在青州北海,居然有一间学堂,在教百姓读书。

    顾楠第一次见到这里的时候,甚至都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之后,还特地打听了一些关于这个学堂的消息。

    听闻这间学堂是北海相孔融建的,一面是教百姓读书,一面也是将被黄巾蛊惑的男女规劝。

    这是孔融做的第一件事,也只一直做到现在的事。孔融是谁,顾楠想遍了自己记得的事,也只想到了一个孔融让梨而已,从不知道他还做过这些。

    这种乱世,还在教百姓读书的人,除了这孔融,应该也难找出第二个了。

    孔融,说是孔子的第二十世孙,倒是也不负他的先人。

    顾楠站在树下,一直等到那木屋里的先生下课。

    临近年末,树上的叶子已经几乎落完了,但是难得还有几片还在那里摇晃着。

    “孔子,儒家之后吗?”

    她伸手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了一个布包,看那布包的大小,似乎是一本书。

    “绮儿,我进去一趟,你门口等我就好。”

    顾楠对玲绮说了一声,说完,就想着那木屋里走了进去。

    大概是和里面的那个先生聊了几句,也不知道说了一些什么,不过也没有聊太久。

    等她在出来的时候,手里的那个布包已经教给了那个先生。

    “走吧。”顾楠笑着牵起了玲绮的手向着路上走去,是准备回去了。

    “师傅,你给了他什么?”

    “呵呵,没什么,过段时间也会交给你的。”

    顾楠给了那个先生一本书,让他转交给孔融,那本书叫做《乐经》。

    是儒家《六经》之一。六经,即《诗经》、《尚书》、《礼记》、《易经》、《乐经》、《春秋》。不过,后来的《乐经》,似乎是因为什么原因失传了。

    有很多种说法,但是最主要的还是说被失传在了光武之前的战火里,也就是王莽刘秀那时。

    (历史上说是失于焚书坑儒的秦火,不过书里是没有焚书坑儒了,所以就变成了之后失传。)

    ······

    木屋的另一边。

    一个中年人正背着手站在那里。

    看着下课后走出来的百姓,还有追逐打闹不安分的孩童,温和地笑了一下。

    突然,他见到一个戴着斗笠的白衣文生走进了木屋,过了一会儿,又走了出来,牵着个女孩离开。

    疑惑地皱了一下眉头,中年人向着木屋走了过去。

    木屋里的先生看到在中年人走了过来,连忙拱手作揖:“孔大人。”

    “嗯。”孔融回了一礼,问道:“刚才那个白衣文生,是何人?”

    “白衣文生?”教书先生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反应了过来,说道。

    “小生也不知道,不过,那人让我把这个交给大人。”

    说着,教书先生将一个布包取了出来,递给了孔融。

    孔融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但还是点了点头,接了过来:“好,我知道了,你去做事吧。”

    教书先生行礼就离开了,而孔融站在屋里,打量了一下布包,随后打了开来。

    里面放着一本书,孔融皱着眉头翻开。

    可等他看清了里面的内容,又看向书名和书目,身子一个摇晃,险些摔倒在地上。

    “这,这书是······”

    喜欢穷鬼的上下两千年请大家收藏:穷鬼的上下两千年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