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 章节目录 第379章 人穷志不能穷,特别是骗小孩子钱这种事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无论课前是在说笑什么,课上顾楠还是有一种严师风范的,至少她自己一直这么认为。

    “今日是惯例,要做什么你们应该是知道的吧?”

    一边说着一边从背在身上的小布包中拿出了一卷纸页,这布包是玲绮做给她的,收她作为弟子,至少是她近五十年来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自然知道。”曹昂坐在桌前,抓紧时间又看了几页手中的书,一副不成功便成仁的气势。

    每月的这个时候,都是顾楠教考的时候,而他和曹丕的成绩都会被送到曹操那里。他是长兄,除非他的成绩要比曹丕好很多,不然他都难逃一劫。

    今天知道要校考,已经是坐在这里复习了一早上了。

    顾楠抬了抬眉头将卷子发下,看着三人伏案急书的样子,悠闲地坐了下来,从布包里拿出了一块方形的石头出来,握在手中用无格刻了起来。这种石头的也是她挑了许久。

    如果仔细看,能够看得出,顾楠刻的似乎是一个字,本来以她的剑术,要在一块石头上刻一个字也就是眨眼之间的事情。可是她刻的却很慢,似乎是非常的留心。

    对于顾楠的举动三人也都见怪不怪了,他们见顾楠刻石头也有几个月的时间了。

    如果是平时的时候小院里一般是边说边问的声音,但是校考的日子里只有沙沙的落笔轻响。

    院子外等候的侍女这个时候也不会打扰,当然她们总会“无意”地路过院门口,向院子里看,至于在看谁就不知道了。

    曹丕一边苦思一边落笔,顾楠教的东西和他从前学的东西完全不一样,但是每每学会一些,他对着天地间的道理似乎就会多懂一分,多看清一分。

    和古来流传下来的书文中的任何道理都不同,却总让他隐隐有一种感觉,这会是一种丈量天地的道理,是万事万物皆有迹可循。

    其实如果用后世的眼光来看,顾楠交给他们的其实全部都是最基础的数学、科学、当然也没有放下语文。

    她是在三人的身上做一次尝试,尝试一种适合这个年月的方式,为她之后要做的事做些准备。

    想要一个永不征战的世道,只要还有人在应该就几乎是不可能的。有安泰就有动乱,有分就有合,古来如此。说是天命,却又是大势所向。

    她会尽力而为,或许阻止不了,但她起码能做一些事情,让纷扰少一些。这件事不是她一个人的,而会是无数人的。

    这件事说来也简单,不过就是叫人读书。明事理则不蛮。晓世事则不乱。

    说难却也是最难的事,因为要做成这件事,需要成书千万册,教以天下人。

    这需要无数的时间。

    不过,她最不缺的应该就是时间了。

    而且,顾楠手里握着石头方块,看着眼前的三个人。

    既然有不知道多少的年月,就不要白走一遭。

    能做一个教书先生,也好······

    一边想着,一边看着三个学生,轻轻地笑了一下,笑得很温和。

    三人都感觉到顾楠似乎在看他们,抬起头来,看到顾楠正看着他们轻笑,一时间又不知措地躲开了视线,继续低头考试。

    时间过得缓缓,太阳升到头顶的时候,正好是正午,三人也前后将卷子做完交了上来。

    “嗯。”顾楠看着三人的卷子。

    突然笑着对正在整理笔墨的曹丕说笑道。

    “子桓,你是男儿,落笔应该有力一些才好。”

    曹丕听着,顺着顾楠的视线看向他自己的卷子,曹丕写的字也确实也不算难看,不过总有种女子般的清秀甚至是软绵的感觉。写字不是有力就好看的,但是曹丕确实是太轻了。

    这也一直是曹昂嘲笑他的地方,顾楠倒是第一次提起,但还是让曹丕的脸色有些窘迫。

    “你看,玲绮写的字都比你着力深一些。”顾楠指着玲绮的卷子说道。

    她那样的力气,我能比吗?

    曹丕翻了个白眼,他是不将玲绮当女子看的。当然这话他可不会说出来,不然他怕玲绮拿剑削他。

    “那先生说,如何才算是有力?”他是还在嘴硬。

    “子桓应该也听过。”顾楠收着卷子说道:“当入木三分。”

    曹丕愣了一下,他没有听说过入木三分这个词,其实是顾楠没有想清楚。入木三分是说王羲之的,这个时候王羲之还没有出生呢。

    入木三分。

    没听过并不影响曹丕的对于这个词的理解,瞥了一下嘴巴。

    “先生说笑了,这世上哪有人写字能入木三分?”

    显然,他觉得这个词没有什么可信度。

    “子桓这是寓意,而不是实指,先生说明你的不足之处你应该虚心接受才是。”

    曹昂在一旁听到曹丕的话,皱了一下眉头提醒道,他也知道自己的这个弟弟死鸭子嘴硬,在应该的时候他还是有一个大哥的样子的。

    可等他话音落下,顾楠却别有深意地笑了一下,对着曹丕问道。

    “那要是有人能呢?”

    “那就做个赌,半吊钱。”曹丕伸出了一根手指,他知道这顾先生总喜欢打赌,听说她用这办法已经从爹和那些叔伯那里赢了四五吊铜钱了。

    不过他可不觉得他今天会输。

    这小子,也罢,既然你送上门来······

    没有多说,在曹丕自信的眼神中,顾楠招了招手:“子桓,将你的笔借我一用可好?”

    有些不明所以,但是曹丕还是将手中的还没有擦干的笔递给了顾楠。

    曹昂和玲绮也看了过来。

    只见顾楠“温和”地将笔落在了桌面上。

    “咔。”桌面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

    曹昂和曹丕的眉头同时跳了一下。

    “咕嘟。”是一个咽口水的声音。

    那毛笔在木质的桌面上走过,所过之处,不多不少,正好在桌面没入三分。

    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毛笔在桌面上留下了四个字,入木三分。

    其实在历史上入木三分的意思是字迹渗入木头三分。

    不过到了顾楠这里就简单直白了很多,她直接把桌面按了下去。

    师傅真是厉害,玲绮看着桌上的四个字,她没有什么惊吓,眼里都是憧憬。

    而曹丕则是傻愣愣地站在原地,脸上全是一副怀疑人生的表情。

    顾楠笑呵呵地转过笔杆,在他的额头上敲了一下说道。

    “见过了,好好练,钱让人送到我府上就好了。”

    放下笔,便悠哉悠哉地背手离开了,全然没有连小孩的钱都骗了的愧疚,曹家可是大户。

    曹丕看着桌面沉默良久,扭头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曹昂。

    半吊钱,他一个月的月钱也不过一吊,要是给了顾楠,他这个月是别想过得好了。

    曹昂被曹丕看得背后发麻,抽了一下嘴角,眼睛看向一边。

    “你别看我,我这月的月钱也没有余了,你自己打的赌,自己想办法。”

    他是没有和曹丕说,他前天才输给顾楠三十个钱,现在也节省着呢。

    ······

    那天晚上,曹操处理完所有的公务,疲惫地路过偏院。

    看到一张桌子摆在院子里还没有收起来,就走上了前去看了看。

    随后就呆呆地看着桌子出神了半天,直到转醒过来,抚掌大笑:“好字,是真可说入木三分。”

    “来人!将这桌面取下装起来,挂到我的房里去。”

    转而又兴冲冲地想到了什么。

    嗯,是还应该让子脩和子桓他们看看,学学这字里的劲力。

    直到很久以后,曹操都以为这四个字是用刀刻的。

    喜欢穷鬼的上下两千年请大家收藏:穷鬼的上下两千年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