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 章节目录 第370章 累了就应该休息一下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山脚下的小溪,溪水潺潺流过石缝间,清澈见底,水底的卵石光滑,水流中还能见到鱼虾游动。

    “叔兄,那里,那里有鱼,快抓住它。”

    诸葛英的声音传来,此时的她正卷着裤腿和衣袖站在小溪里挥着手,她的病才刚好,就已经在屋里坐不住了。

    玲绮也被她拉着下了水,这日的天色暖,溪水也不算冷,走在其中反而是一种清凉的感觉,水流从脚间流过还有一些微痒。

    诸葛均拿着一个削尖的木枝站在溪水间,听到诸葛英地声音,见她和玲绮都下了水,笑着提醒道。

    “你们小心摔着了。”

    诸葛亮和顾楠坐在岸边,顾楠早已经过了玩闹的年纪。

    而诸葛亮想来只是懒得动弹而已,更何况昨夜顾楠将他的题册解说了一遍,此时他还需要再看一看。

    如今的时候没有什么消遣,读书就可以说是最好的消遣之一了。同后世不同,此时还没有科举,读书只是想才就读而已。

    不得不承认科举制度对于教育革制的推进,但是终归难免让读书这一事变得功利了些。

    “世上要是皆这般光景,还有何求?”

    顾楠坐在草间,笑着问道。

    怎么样的光景,大概就是像此时这样,或是在溪中玩闹,或是闲来读书,或是在河边小憩。

    近处溪水潺潺,远处山林鸟语,天光正好,照得人暖意慵懒。

    没有浮躁杂乱的心思,没有等着你要匆匆去做的事,就连时间都像是过得很慢,等着你去一点点的看过了每一个细节才缓缓流逝。

    一片田野乡间,闲散农耕,所有的生活就都在了此处,简单无他。

    诸葛亮听到了她的话,视线从手中的书册中移开,看向溪水里。

    半响,又将视线收回,落回了书上。

    “若是都是这般的光景,就该没有那些纷乱才是。”

    确实,如果是这样的光景,世上应该是会很简单。

    可惜人为万物之灵长,人心是复杂的,也简单不下来,喜怒哀乐贪嗔痴,试问世上还有什么有这般复杂的心思?

    是以纷争不止,但人世也因此一次次的变革进步,是福是祸似乎又是说不清楚了。

    只对于顾楠来说,她想活的简单一些,最好她的一辈子只需要做一件事。

    “小亮,你可知庄子秋水?”顾楠从草地间拔下了一根草叶,拿在手中。

    “庄子,先生说的可是南华经?”

    诸葛亮先是想了一片刻,这本书他当年在叔父的书房见过抄本,秋水一篇他倒是也是知道的。

    “亮算是有幸读过一些。”

    庄子在汉后又被称为南华真人,而他的书也被叫做了南华经。

    “那小亮可知道文意?”

    “文意。”诸葛亮低下头,该是回想着文章,过了一会儿,才说道。

    “秋水的文意当是认知外物,以河伯北海之比之人之闻道,以让人自省,不可自满。”

    其实说白了就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的意思,黄河河伯自以为大,简直北海海神才知己小。

    是很浅白的道理,即使出自圣人之书,也难免让人觉得有老生常谈的感觉。

    但是秋水这一文有一段又很有意思。

    “你可读过这一段。”顾楠拿着手中的草叶说道。

    “计四海之在天地之间也,不似礨空之在大泽乎?······人其比万物也,不似毫末之在于马体乎?五帝之所连,三王之所争,仁人之所忧,任士之所劳,尽此矣!”

    这一段话像是把人外有人的意思又重复了一遍,但是仔细读却有一种别样的感觉,说的像是人与天地之间的关联。

    “小亮,你说人比之天地之间如何渺小,五帝所连,三王所争,仁人所忧,任士所劳,对于天地之间来说都不过是弹指一瞬,毫末之间的事情。”

    “那人又何必有所求,有所争呢?”

    诸葛亮呆了呆,思索着,渐渐像是走进了什么死胡同,脸色变得苍白了起来。

    也确实正常,这样的话,简直就像是直接否定了人本身的存在一样,人做的所有事对于浩大来说都是无意义的,那有何必去做?

    “啪。”

    看到诸葛亮的样子,顾楠伸手拍了一下他的额头,将他拍醒了过来。

    “不用想了,圣人之言也不一定都是要听进去的,有些事你该有自己的坚持。我也只是抱怨一下而已。”

    既然人力本就毫渺,那人的所有伟业岂不是都是豪渺,叫人怎么甘心?

    诸葛亮摸了摸额头,方才若不是顾楠将他拍醒,他也不知道要何时才能醒过来了。

    但接着他又想,如果是他,该给出什么样的答案?

    没有结果,他有些恍惚地拿着手中的书。

    ······

    “小亮,上次我和你说的事你想的怎么样了?”

    顾楠轻声问道,她该回去的时间也快到了,在那之前,她想听听诸葛亮的答复。

    诸葛亮将手中的书放了下来,沉吟了一会儿。

    “先生,此时我还不想出山,曹将军此时也非是我想要相助之人。”

    他回过头来看向顾楠,眼中带着一些歉意。

    “所以,只能先谢绝先生的好意了。”

    诸葛亮是接受或是拒绝其实顾楠都有预料过,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强求他,有些事情也不是强求就可以改变的。

    她只是轻叹了一声说道。

    “这样也好。”

    诸葛亮想了一下,看着顾楠一笑:“或许日后亮会改变主意。”

    “那就等你改变主意了,再来找我便是。”

    顾楠躺在了地上,右手枕着脑袋,有些出神地说道。

    “我倒是希望你,永远不要出山。”

    到了山外,和这隆中就不再是一个样子了。

    似乎是错觉,诸葛亮在顾楠的身上看到了沉沉的疲倦,甚至比之一个老人还要迟暮。

    他不知道明明和他差不多年纪的人,为什么会让他有这样的感觉。

    只是觉得这样的倦意不应该出现在她的身上。

    “先生。”

    诸葛亮说道,顾楠的视线看向他。

    少年笑了一下。

    “先生如果在外累了,可以随时来隆中,亮扫榻相迎。小均小英应该也会很开心。”

    “呵。”顾楠仰躺着轻合起了眼睛:“知道了。”

    “先生休息一下吧。”

    “嗯,也好。”有些迷糊的声音应道。

    ······

    “仲兄,今天中午可以吃鱼了。”诸葛英抱着一条鱼,身上的衣衫半湿,笑着跑来。

    玲绮和诸葛均也都提着一个小竹篮,看样子应该是捉了不少。

    等他们走进,诸葛亮正坐在溪畔的草地上看书,而他的身边,顾楠浅睡着,身上盖着一件衣服。

    见几人走来,诸葛亮抬起了头来,笑了笑,手放在嘴上做了一个轻声的手势。

    几人也是一笑,将手放在了嘴上。

    喜欢穷鬼的上下两千年请大家收藏:穷鬼的上下两千年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