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 章节目录 第369章 有时候还是不要知道真相的好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天色已晚,昨日刚下过雨,此时的阴云散开,天空中没有什么云层遮蔽,星月明晰。看向天上,眼中没有其他,就像是落入了星河浩瀚中一样。

    每每看着这天地之间,总觉得到人之渺小。

    “出山之后?”诸葛亮重复了一遍,顾楠的话,眼中似有什么明了。

    “顾先生的意思是,亮要是将来出山,可以来先生处同助曹将军?”

    “你怎么知道我在曹将军帐下?”顾楠有些惊讶,她不记得和诸葛亮提过自己与曹操的事情。

    诸葛亮看到顾楠的样子淡淡地笑了一下。

    他倒是难得见到顾楠吃惊的模样,先生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万事都是风淡云轻一般,离常人太远。

    偶尔见到她像是一个寻常人的样子,忍不住想要多看片刻,可惜那脸上对的惊讶也只是一闪即逝而已。

    他眼中闪过些许遗憾,但还是笑着说道:“先生,世人传言之快,远比先生来的要快。”

    “何况先生做的事还都是那样的大事?”

    “对了。”提到顾楠和曹操,诸葛亮像是留意着什么一样,小心地问道。

    “先生和曹将军关系如何?”

    “关系?”

    顾楠没有听明白诸葛亮的意思,想了一下,觉得诸葛亮应该是再问她在曹操那身居何职,答道。

    “哦,我在他那做主簿一职,孟德为人不错,我二人算是朋友。”

    “便,没了?”诸葛亮问着。

    “没了啊。”

    顾楠是想不到还有什么关系了。

    “这般。”白衫少年笑着小声地说着,声音里像是松了一口气。

    或许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院中烧着药的炉火将旁边人的脸庞照得半亮。

    诸葛亮看向身边,放着那束被顾楠从发间摘下来的花。

    伸手取了过来,除了花香之外,似乎还有一种其他的香味。

    随手把玩着花束,少年沉默了一下问道。

    “那先生,可是有心系的人吗?”

    玲绮站在药炉边守着,她也学过一些药理,知道药什么时候会好。

    突然听到檐下诸葛亮的问题,也悄悄侧过了耳朵。

    “心系的人?”

    顾楠先是疑惑了一下,接着了然一笑。

    她说为何平日里无事不会开口的诸葛亮,今晚为什么话变多了许多。

    盖是人到了少年时,想了哪家的姑娘了。

    少年人都会有这么一个时候,她这个前辈给一些经验也是好的。

    心系的人,顾楠看着炉火,认真回想了一下,最后浅笑着点了点头。

    “是有的。”

    顾楠的话让诸葛亮和铃绮都有一些失神。

    他们第一次见到顾楠似乎有些动情的样子,却又像是点到为止,没有再进一步。

    顾楠回过神来,抬起头看向两个人,坦然地给炉火中添了一根柴火。

    “那算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已经是故去的人了。”

    她自认为,这时她应该在这方面做出一个长辈的模样,所以也没有隐瞒。

    她也不是什么无欲无求的人,怎么可能数百年来都没有过什么心侧之时。

    一个人曾经教她弹琴的时候她心侧过,一个人曾经坐在她身边喋喋不休的时候她也心侧过,一个人曾经给她喂药的时候她同样心侧过。

    很多次,只是她从来都没有对她们说过罢了。

    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也知道,多的时候只能装傻充愣,当做就没有过一样。

    至于是多少年前,她没有细说,不然就有些吓人了。

    是有吗?

    诸葛亮怅然了一阵,笑着缓缓地说道。

    “能叫先生心系的人,是个什么样子?”

    药炉边的铃绮的表情有些空落落的。

    那样的人会是什么样子。

    虽然已经故去,想来应该也是世外一般的人吧。

    两人的心里想着顾楠和那个人可能的模样,可能是青梅竹马,也可能是一见钟情。

    如果让顾楠知道他们想着的东西,也不知道脸色会是怎么样的。

    “什么样子?”

    顾楠回想了一下,摇着头苦笑着说道:“我是说不清楚了。”

    “是吗······”

    “呵呵,不说我的事了。”堂前有些沉默,她摆了一下手,将手放在了诸葛亮的肩上,语重心长地说道。

    “小亮你也到了年纪,如果有心属的人,切要把握,莫要错过了,嗯?”

    诸葛亮此时无心听进去,只是看着顾楠。

    能叫这样的人心系,那人着实叫人羡慕。

    点头应到。

    “嗯,我记着了。”

    无奈地将手中的把玩地花束放下。

    就这样,少年第一次试探女子的心思,就受到了重大的打击。

    可惜他应该永远不能知道,让他深受打击的是什么样的人。当然,如果知道的话,或许会是更深重的结果。

    关于诸葛亮是不是愿意相助曹操的事情,顾楠没有急着催问,让他仔细想一番也好。

    “先生药烧好了。”玲绮在打开药罐看了看,对着顾楠说道,此时她的心思也有一些乱。

    “那就先把火灭了吧。”

    顾楠放下了扇子,走到了炉边,将炉口封上,里面的火焰渐渐灭去。

    先凉上一会儿,等到晚饭时应该正好温热。

    “小亮。”顾楠提着药壶放在案上,随口对诸葛亮问道:“上次的书你看完了吗?”

    诸葛亮像是在想什么事情,听到顾楠的声音转醒过来。

    说起上一次的书,这才想起是还有许多问题要问。

    “先生,亮愚钝,到如今是还没有读完,尚有许多不解。”

    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的怀中去了一本小册出来,低头递给了顾楠。

    “还请先生解惑。”

    看着在诸葛亮手中的小册子,顾楠有些汗颜,这也许就是好学生和她这种学渣之间的区别吧,自己就记了一本问题集,她当年在上学的时候······

    算了,不想也罢。

    “这书中确实有很多难处,小亮也不用自轻。”

    顾楠说的不是安慰的话,毕竟这些东西她当年学的也是一塌糊涂。

    将题测翻开,顾楠看着这上面的字迹,这些字都是在诸葛亮随手记下的,自然不可能好看到哪里去,有些字甚至都看不清楚。

    嘴角抽了一下:“小亮,你的字是该练练的。”

    人如其字,诸葛亮虽说淡薄随性,字也确实有些太随性了。

    “先生,先生的故人字迹如何?”诸葛亮像是不经意地问道。

    “嗯?写的还不错吧。”

    “亮知道了。”

    (诸葛亮:字孔明,号卧龙,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文学家、书法家、发明家。)

    喜欢穷鬼的上下两千年请大家收藏:穷鬼的上下两千年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