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 章节目录 第366章 待到山花烂漫时,自取满山烂漫来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等到顾楠他们回来的时候,只听到诸葛英的房间中传来琴声,是诸葛亮慢慢地在弹。

    煮好了药喂诸葛英喝下,几人才都从她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休息一两日应该就会好了。”顾楠将还留着药渣的碗放下说道。

    “还好顾先生要的药山中都有,否则要去找大夫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诸葛均松了一口气,在门前坐了下来。

    诸葛亮站在旁边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说道。

    “先生,小均,我们去山上看花如何?”

    房前的众人都是一愣。

    ······

    “前面就快到了,那边该是最好看的。”

    春日的山中灌木茂盛,几乎长到了人的腰间,将山间都铺成了绿色。雨后的灌木之间还带着晨露,总会沾湿走过的行人的衣裳。

    林中枝叶茂密,不过树木长得并不紧,遮不住天上,阳光落下找在山路上的灌木丛和落叶上。

    两侧总会路过一两颗花树,花树的花瓣使得山道上不总是绿色。

    顾楠穿着一身白裳走着,看着两侧的景色,玲绮牵着她的手,看着山色出神。

    诸葛均走在前面带路,诸葛亮则是走在最后面,身后背着诸葛英。

    “顾先生你看那树。”诸葛英红着脸,指着路边的一颗花树,声音里带着一些兴奋。

    即使是病了,爱玩闹的性子还是不改,顾楠笑着看向她指着的树。

    那树算是一路来开的最好的,白色的花开满了叶间。

    走上前,从叶间摘下了几朵,花上还沾着些露水。

    诸葛亮气喘吁吁地看着她手中的花,问道:“先生要做什么?”

    “来,送你的。”

    顾楠笑了一下,将一朵插在了他的头上。

    “噗呲。”玲绮捂着自己的嘴巴笑了起来。

    “噗哈哈哈。”诸葛英也笑着拍着自己仲兄的肩膀,是精神了许多。

    诸葛亮的脸上发红,对着诸葛英说道:“小妹,帮仲兄摘下来。”

    “哈哈哈,不要,这般多好看。”

    顾楠又给玲绮和诸葛英各带上了一朵。

    诸葛均走在前面,听到了身后的笑声,疑惑地回过了头来:“先生,你们在做什么?”

    随后就看到了头上带着花的诸葛亮,脸色诡异。

    顾楠回过身,抬了抬手上还剩着的花:“小均要不要也来一朵?”

    “沙沙沙沙。”

    林中的灌木拨开,诸葛均又躲远了一些。

    一路笑闹,几人走到了山顶,山顶上的树木不多,一眼可以望尽山下。

    几人站在山顶上向下望去。

    山的另一侧,是漫山的花树,覆盖在山上,一直蔓延到山下,白瓣在微暖的阳光里透着粉红。风吹过,成片的花树摇动,花瓣翻飞而起,飘散开来,叫人移不开眼睛。

    ······

    一辆马车停在了一个府邸前,马车上,吕布披着一身衣甲走下。府邸中的人都开始忙了起来,一个侍人低着头快步走进了府中的堂上。

    堂上站着一个老人,侍人走到了他的身后小声地说道。

    “司徒,温候到了。”这老人正是如今朝中的尚书令王允。

    “嗯。”王允的眼中慢慢凝神:“去请进来。”

    “是。”

    吕布走在侍人的身后,一路穿过院子走进了堂上,而王允已经在堂上正坐等候。

    还没有等他走上堂前,王允就已经站起了身,笑脸迎了出来。

    “温候总算来了,等苦了老夫矣。”

    吕布淡淡地抱拳回礼:“司徒说笑了。”

    “哈哈。”王允摊开手对着席上说道:“温候请。”

    “请。”

    两人走入堂上坐下,侍人成排从下走来,手中端着食盘,头埋在盘下上菜。

    很快就将酒菜摆满了桌上。

    “不知司徒何故宴请与我?”吕布看着桌上的酒菜,已经算得上是盛宴了。

    “呵呵呵。”王允笑道:“无事就不可宴与温候了?”

    “方今天下别无英雄,惟有将军耳。允宴将军,乃敬将军之才也。”

    吕布的脸上没有太多的神色,听了王允的话不再多说什么。

    淡淡地点了点头。将桌上的酒壶拿起,倒了一杯,对着王允推出。

    “如此,布先敬司徒一杯。”

    “好,来!”王允端起酒杯,对着吕布一敬,抬起手就是一口饮尽。

    宴席摆开,捧着丝竹的乐师上前奏歌,侍人陪在两人的两侧把盏。

    说是宴席但是没有什么宴席的感觉,而其中说的话也大多都是王允提起话头,吕布才会说上几句。

    吕布的态度王允也有几分预料,眼下动了动,笑道。

    “有酒无歌不能尽兴,有歌无舞也是不能。”

    说着对着一边地侍女吩咐道:“去换孩儿来。”

    应是侍女退下,没有多久,领着一个女子上前。

    那女子穿着一身裙装,体态婀娜,低着头上前,所过生香。

    王允坐在座前,握着酒杯:“此是小女貂蝉,将军不异至亲,故令其与将军相见。”

    侍女撤开,堂上的丝竹之声慢转了曲调。

    立在堂上的女子抬起了头来,让人看清了她的面目,面着红妆,美目流转,看过席上,惹人倾神。

    随着丝竹之声渐进,轻身而动,衣带翻转带动着风声。罗纱半透,半遮掩着身姿,却更叫人遐想纷纷。

    堂上靡靡,两旁的侍人和乐师都不敢抬头,是怕一不小心看得入了神,乱了手脚。

    吕布看着貂蝉也是微微出神,但是过了一会儿,眼中似乎察觉了什么,也就没再去看,而是低下了头来自饮。

    王允的眉头微皱,舞尽后,又让貂蝉与吕布把盏,奈何吕布的脸上再没有什么旁色。

    酒宴一直到了近夜,吕布离开。

    王允挥退了侍人和酒菜,一个人坐在堂上,脸色有一些微沉。

    手中拿着一只酒杯,思量了半响,又轻放在了桌案上。

    他本以为自己的养女国色无双,吕布见后定然会为之所动,谁料此人居然什么反应都没有。

    使这宴会真成了寻常的请宴一般。

    王允的脸上神色不定,沉吟了一会儿,站起了身来。

    要行计策,这吕布着实麻烦。

    喜欢穷鬼的上下两千年请大家收藏:穷鬼的上下两千年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