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 章节目录 第356章 说到做到这是一种情怀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刘备走后,顾楠坐在帐篷里。

    她告诉刘备的话并没有什么作用,若他得的到那人相助,不知道她的话也得的到,若他得不到,知道了也没用。

    将腰间的无格解下放在了桌案上,不过又也许,她当此时就杀了刘备才对。

    突然她发现无格的剑柄上还有一些血迹没有擦干净,用手抹了抹,将那剑柄上的血色抹去。血块落在桌上,一些沾在顾楠的手掌里。

    她不再去想,而是站了起来躺到了床榻上,也该休息一下了。

    合上了眼睛,但是过了很久她都没有睡过去。

    床榻上她睁开了自己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她睡不过去。

    可能是因为很多事,她大概只是偶然想起了其中一件而已。

    ······

    夜里亮着灯火的帐篷格外显眼,帐篷中曹操起身正要掐灭灯火。

    “沙。”帐篷的帘子被掀开,一个人站在帐外手中拿着两壶酒。

    他略有惊讶的看向那人:“本初?”

    袁绍站在营帐外,看着曹操叹了口气,将手中的一壶酒抛给了他。

    “与你的。”

    “啪。”曹操接住酒壶,看了看手中的酒,轻笑了一下:“多谢。”

    两人走出了帐篷外,面外有些冷,喝酒暖身倒是正好。

    就随便地坐在地上,也没人嫌弃脏乱。

    一口温酒下肚,袁绍咧着嘴笑看向曹操。

    “上次你将衣服送与我那一舞女,是不是有什么意思,不若我送于你?”

    曹操没有说要与不要,反而是喝了一口酒骂道:“去你的。”

    “哈哈哈。”袁绍笑了几声,但是笑着,声音有渐渐地轻了下去,又过了一会儿,是不笑了。

    脸色平静了下来,半响带着酒意说道。

    “孟德,勿怪我不借兵与你。”

    “你那时去追董卓实为不智。”

    曹操横了袁绍一眼,靠坐在地上,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去真追了董卓,而不是佯装去追而已?”

    “我不知你?”袁绍将酒壶随手放在一边,沉声地说道。

    曹操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这事,而是转而看向军营:“诸侯可会再追董卓?”

    “不会。”袁绍几乎想也没想,就给了曹操一个答案。

    “如此。”曹操对着袁绍一抬酒壶:“我当去矣。”

    “不送。”

    袁绍坐在地上淡淡地说道。

    “嗯。”应了一声,曹操起身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准备离开。

    “孟德,我志不在此处。”他的身后袁绍的声音叫住了他,回过头来,袁绍拿起了地上的酒壶。

    “我亦知你志不在此处。”

    说着他伸出一只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曹操,笑了一下。

    “你我二人,当有一争。”

    这是他袁本初的自信也是对曹孟德的自信,他们二人定会在这乱世之中各据一方。

    “届时我不会留有情面。”

    袁绍抬着眼睛,目光锐利地看着曹操,手中的酒壶举起:“希望你也不会。”

    军营里的风声肃瑟,曹操转过身来。

    两人对视了一阵,手中的酒壶碰在了一起,闷响了一声。

    酒壶中的酒水溅洒而出,落在了地上,沾湿了一片泥土。

    “饮了这杯,在我袁本初之前,你可别先死在了别人的手里。”

    ······

    数日后,曹操领军撤走,而尚留在线前的各路诸侯也都陆续离开。

    声动天下的董卓讨伐一役,至此也只不了了之了而已。

    “此处去到陈留,待到时恐怕也已经是上元了。”

    夏侯惇乘在马上,身子随着马的脚步慢慢摇晃,他的脸上难得不是那么沉重的模样,带着些轻松的神色,说着闲话。

    “上元。”李典摸了一下自己的胡子:“若是往常的年月定会有百姓庆祝,不过今年,是否庆祝,是不知道了。”

    这一年的关中纷乱,百姓家中多是拮据,男子多是在外征战,今年的上元当没有团圆的节庆意思。

    “庆不庆祝都无关乎我们,到时俺老洪买几坛酒水回来,我们不醉不归。”

    曹洪拍着胸脯在后面笑道,他身上的伤势还没有好,胳膊都还绑在一起。一手拍在胸口上疼得直咧嘴,看得两旁的人都笑着摇头。

    “你这模样就别喝酒了,喝白水都怕噎着你。”

    夏侯渊伸手在曹洪的肩上捶了一下,更是疼得曹洪怪叫了一声。

    后面人笑谈地热闹,顾楠坐在一匹白马之上走在军侧,也不说话。

    有时候她也想笑谈上几句却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也许这就叫做代沟吧。

    嗯,隔了几百年的代沟,难免是有一些多了的。

    曹操回过头去看向军侧的人,眼神停留了一下,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楠感觉到了视线,顺着看去,见到了曹操正看着自己,便问道。

    “孟德,你是在看什么?”

    曹操见顾楠回过了头来,愣了一下,沉吟了会儿说道。

    “不知先生可有什么喜好之物,能否说于操听?”

    “喜好何物。”顾楠想了一会儿,一时之间却又想不到自己到底喜好什么,她似乎并没有什么喜好的事物。

    “这一时之间也说不明白。”

    不解地看向曹操:“孟德,突然问起此事是为何?”

    曹操看了一眼顾楠身下的白马,半响,释然地一笑。

    “操是想说先生总该有什么喜好,也好让操比过这公孙瓒。”

    公孙瓒送来着白马,他可不想比之输了。

    顾楠见曹操看着她身下的白马,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

    “呵呵,孟德不必赠我白马,莫忘了答应过我的事就好。”

    说着她对着曹操抬起手,伸出了小拇指。

    “助我那不自量力的宏愿一臂之力。”

    这是曹操那日该是醉酒之时说与她的话。

    曹操看着顾楠的拇指不知道这手势是什么意思。

    “哦,这是我家乡的习俗,拉过这勾后,言出必行。孟德当是不知道的,还是算了。”

    顾楠反应了过来,笑着正准备将手收回来。

    “怎能算了?”

    没等顾楠放下手,曹操低下头,认真地伸出拇指,勾在了她的指头上。

    “操答应过先生的,定会做到。”

    顾楠有些出神地看着手上,过了会儿,微微一笑,这笑的模样该像是真的笑了。

    “那说好了,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喜欢穷鬼的上下两千年请大家收藏:穷鬼的上下两千年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