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 章节目录 第349章 万夫之勇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吕布没有催马借力,直接举起了方天戟,看着身前的人,戟刃挟着强风落下。

    “刺!”一柄细长的剑从曹洪的身后刺出,嗡鸣着横在了方天戟之前。

    那剑不过二指宽左右,甚至不如寻常士卒的剑宽,长度也不过半人多些。剑身如同一片鸿光,像是一触便会破碎开来,更特别的是那剑没有剑格。

    这样的剑挡在近二丈长的方天戟之前,显得有些可笑。

    “当!”一声重响,吕布的肩膀上传来阵阵的疼痛,有些惊讶地看着身前。

    他手中的方天戟,却被那柄看起来细得可怜的无格剑挡了下来。

    看向握着剑的人,吕布的瞳孔微缩,那人穿着一身黑甲白衣,头上戴着一顶斗笠,看不清面孔。

    而她的身后,两路不知何来的军队冲乱了前军的军阵。

    “妙才,交于你了。”顾楠一手挡着方天戟,一手拉住了曹洪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甩向了一旁的夏侯渊。

    “先生放心便是!”夏侯渊接住曹洪,手上一沉,险些没将他从马上摔下去。

    这杀才,还真沉。

    顾楠回过头来看向身前的吕布,瞥了一眼他的肩膀,力气比当时小了不少,看来这肩上的伤势还未好。

    吕布看着顾楠,眼中闪过一丝凝重,半响,笑了一下:“本还想去截你,结果你倒自己来了。”

    说着看了一眼方天戟下的无格剑,勾了一下嘴角。

    “这便是你们女子用的剑?”

    “啧。”

    顾楠的眼角一抽,而她手中的无格也抖了一下。

    下一刻,吕布只觉得那柄不起眼的剑上,一片杀意涌来,那杀意叫他都觉得心寒。

    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像是听到了厉鬼的哀嚎,而眼前则是一片血红。

    额头上流下一滴冷汗,这般的杀意,是杀了多少人?

    还未等他回过神来,那剑已经顺着他的方天戟划下,只是在他的眼中带起一片弧光。

    “当!”

    险之又险,吕布拨开了那一剑,而他的头上,一根雁翎被斩成了两半,从他的身后飘下落在地上。

    不当在此多做纠缠。

    顾楠强按再斩吕布几剑的冲动,手中的缰绳一扯拉过了马头。

    同时飞身跃起,一脚踏在了吕布的胸口上。

    吕布横过方天戟想挡下,奈何一股巨力传来,踩下方天戟踹在了他的胸口,将他从赤马的背上踹了下来,落向后面的军阵之中。

    一时间军阵里一片人仰马翻。

    站在一边的夏侯渊眼中一亮,大笑着说道:“好骑术。”

    顾楠翻身落回马背上,牵住了缰绳。

    “撤!”

    “是。”夏侯渊将曹洪扶到了自己的身前,对着军中吼道:“撤!”

    令旗挥舞,曹操的军部不再纠缠,向着后路退去。

    “起来。”

    吕布推起了一个压在他身上的士卒,站了起来,手上还在发麻。明明是那副模样,哪来的这么大的力气。

    看着已经冲出去了的军队,咬着牙。

    “追!”

    “居然是她?”李儒站在山上看着大军之中那一个戴着斗笠的白衣人挥剑从军中冲出。

    “吕将军已经率前军追去,我等现在该如何?”一个副将对着他问道。

    李儒想了一会儿,轻笑道:“追,我也想会会这人。”

    ······

    一处山隘前,夏侯惇等人驾马冲在军前,士卒的脚步匆忙,军后的林中嘈杂,大军依旧在追,未有舍弃的打算。

    军队停在了山隘口,此处是两山之间的狭路,难以行军,要过此处当是要被追上的。

    “先生,怎么办?”夏侯惇沉着脸色,看着山路。

    这山路也只能并行数人而已,军阵要过会很麻烦。

    身后远远地传来军阵的声音,后面的大军当也已经不远了。

    顾楠看了看山路,说道。

    “你等先行。”

    “先生?”夏侯惇一愣,其他的几人也都纷纷看向她。

    “我自有安排。”淡淡地从自己的腰间取下了无格。

    “先生,可能将计策说与我等听?”

    李典皱了一下眉头,如今的情况一人留下,能有什么安排。

    顾楠看向几人,叹了口气。

    “我说了自有安排,你等就先去便是。”

    几人的脸色各异。

    却都没有再多说什么。

    而曹操被横放在马背上,他还未昏过去,微睁着眼睛,却说不出话来,只能垂着自己的手掌。

    军阵缓缓入山,到最后只剩下顾楠一人站在山隘口。

    “踏踏踏。”

    牵着战马回过身去,林中行军的声音越来越近,顾楠拍了拍无格。

    山隘中的军阵之前。

    乐进忽然发笑,眼中有些微红,抬起头来问道。

    “天下骁勇,如何能是那吕布?”

    众人先是一愣,接着也大笑了起来。

    回过看向,军阵中已经看不见的山隘口。

    “那一人,万夫之气勇矣。”

    吕布军从林中走出,却不见那逃军。

    眼前的是两座重山,可行的路只有两山之间的隘口。

    而隘口前,立着一人一马。

    人穿着一身白裳,衣摆卷动,手中提着一柄无格黑剑,头上的斗笠轻动。

    大军一时没有进前,军中,李儒骑着马,从吕布的身后走来,同吕布一起看着那人。

    “将军。”

    “李儒。”吕布横过了眼睛:“你觉得是追那逃军,还是留下此人?”

    李儒几乎没有怎么作想,就说道:“留下此人,否则必成大患。”

    “好。”吕布提起方天画戟,深吸了一口气,目光灼灼地看着隘口前的人。

    “若非军阵相遇,我与她当不会为敌。”

    一人当关,试问世上几人敢做这样的事?

    看向一侧的令兵说道:“活捉此人!”

    令旗一扯,军中的士卒再没有犹豫,几个士兵架起长矛向着那人冲去。

    “咔!”

    是剑刃脱鞘的声音,冲进那人最近的几个士卒停了下来,脖子上破开了一条血线。

    鲜血溅在了白裳上显得异常鲜明。

    顾楠骑着战马向前走了几步,伸出了一只手,一阵气旋翻涌。摔在地上的一柄长矛颤动了一下,凭空飞入了那人手中。

    军阵之前,长矛一甩。

    喜欢穷鬼的上下两千年请大家收藏:穷鬼的上下两千年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