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 章节目录 第268章 朔方之人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外面的晴空没有很久,大概是午间的时候天空中微微沉闷,随后长安城里下起了绵绵的小雨。

    楼阁之中的窗沿能听到细密的雨声回响,让这房间之中又安静了几分。

    小楼轻雨,外面的街道上脚步急促,该是行人找着躲雨的地方。

    画师坐在桌前作着画,从少年口中描述的那个女子到底该是个什么样子,他到现在都只有想出一个模糊的轮廓。

    少年虽然对他说了遇见这女子的始末,但是所说的样貌也只是模糊。

    但是若是真如少年所说的模样,那当是一个世间少见的奇女子才是。

    画工有一些遗憾,若是他能见上一眼,说不定能画出超过他所有画作的作品,可惜他该是无缘得见了。

    坐在他身前的少年,看着画工手中的画,出神的想着那一日他见到的样子。

    “哎。”画工叹了口气,将手中对的笔缓缓放下。

    “君,在下只能画至如此了。”

    说着,将手中的画布送到了少年的面前。

    少见接过画布,上面的人眉目流转,酒盏轻举,飞雪渺然,画的确实很好。

    可惜总还是差了一些什么,使得这画始终只有那六分颜色。

    少年的眼中露出了一份释然,或许那一分就是画不出来的吧。

    他点了点头:“还是多谢先生了。”

    起身结钱。

    画工却伸出了手把钱推了回去,摇头说道。

    “君此画未成,在下实在不敢厚颜有收。”

    随后笑着说道。

    “功有未达,自当继续苦学,若有日后在下能成画,君再来吧。”

    “如此,小子霍去病,谢过先生了。”

    “无事,只当是谢过小君为我说的这奇人吧。”

    画工笑着摸着自己的胡子,暗自定下了心来,是要将此画功成。

    少年行了一礼,走出了小楼。

    小楼外的房檐上滴着水帘,细雨在风里飘摇不止。

    他小心地将画布收回了自己的怀中,就着雨中离开。

    而楼阁内的画工休息了一会儿,又摊开了一卷新的画布,提起笔,闭着眼睛苦思了一会儿,再一次画了起来。

    这一幅画,他画了许多年,也画了许多幅,几乎每几日就会画上一张。

    到他这里买画或是作画的客人总会看到那么一两幅,然后望着那画上的人问画工。

    “这画,价钱几何?”

    画工总是笑着摇头:“这画卖不了,没画完。”

    然后那客人总又会问:“这画上的女子是谁?”

    画工的回答都是一样的。

    “朔方之女。”

    这朔方之女的画有一日被一个叫做李延年的人看见了,他呆了半日,做了一首歌。

    后人唤作李延年歌: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

    外面的阳光初照,似还有些慵懒地着落在雪地上,朔方的雪是停了。

    见不到那漫天飞雪,天上的云却还是笼着,看不见日头,地上的雪还没有化开。

    吱呀的一声小屋的木门被退开,顾楠一边穿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一边打着哈欠走到了小院中。

    她是有一段时间不睡懒觉了,该是活了百年,她才总算明白了一日之计在于晨的道理。又或者,只是她失眠多梦而已。

    雪化的时候要冷一些,不过阳光倒是照得人暖和。

    想着洗漱一下,但是走到水缸边的时候却发现水缸里的水冻上了一层冰。拿着无格将冰块敲碎,放到了盆子里。

    然后生了一堆火,将盆子放在一边等着水热些。

    早晨的院子没有别的声音,只有远处的高空偶尔会传来几声鸟鸣,应当是山鹰飞过。

    坐在一块石头上,顾楠从怀里拿出了一卷竹简。

    这竹简是端木晴交给她的,上面记着的多是一些基础的针灸之理。

    她本身就有穴道和经脉的基础,所以端木晴也就打算从针灸先教起。至于药理,这是免不了先读背先做下苦功夫的,不然就更不要说理解其中了。

    皱着眉头看着竹简上的穴道的讲解,她从自己的腰间拿出了一个袋子。

    将袋子在腿上摊开,里面是一排细长的银针。

    卷起了自己的衣袖,就着自己的手,顾楠将银针扎了进去。

    行针是否对了,她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感觉来把握,出于她的身体异于常人,她倒是也不担心会出错。

    何况她扎的多是一些活血养生的穴位,出错了也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

    身旁的火焰炙烤得微微作响。

    “尺泽穴···”

    顾楠将自己的手翻了过来上下打量着,在手肘的部位上摸索了一下,最后找到了一块拇指宽的凹陷处。

    “是这里吧。”

    自言自语地说着,正要将银针扎下。

    却被身后的一个人叫住。

    “我,我和,你说了几次,几次了。”

    端木晴站在顾楠的身后表情严肃地说道:“你,你才刚开始学,不要,不要在自己的身上行针。”

    “额,我这也算是身体力行不是。”

    “乱,乱说!”

    端木晴骂了一句走上前来,小心地将顾楠手上的银针都取了下来。

    每日的早上常是这般,或是乱煎药,或是乱尝药草,顾楠少不得会被端木晴说上几句,小院里也多了一分吵闹。

    大多数的时候都是端木晴先不说话了,她是说不过顾楠的,只能自己一个人坐在一边生闷气。顾楠过意不去,也总是先道歉的那个。

    两人的早饭都很简单,煮上一些米汤便算是早饭了,多的时候还会配上一些肉干。端木晴是不吃肉的,这些还是顾楠在村里的市集上换来的。

    “米快要吃完了。”顾楠喝了一口米汤说道。

    “我前几日在雪地里挖出来的那几只沙蛇的皮应该已经晒干了,到时候我拿蛇皮去村里看看换一些米回来。”

    兽皮飞禽,在塞外的市集都能换上很多东西,飞禽是不好抓,所以顾楠时常会去抓一些走兽。

    这几日下雪,她倒了不少的蛇窝,这时候沙蛇都还在雪下的沙地里冬眠,把它们翻出来都还不会动,抓起来倒是很轻松。

    将蛇皮晒干,蛇肉能做成肉干,蛇胆也是好东西。

    喜欢穷鬼的上下两千年请大家收藏:穷鬼的上下两千年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