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洪荒之明玉 > 章节目录 第453章 大业成,武王归国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武王传下圣旨:“明天大驾归国。”武王这道圣旨一下,朝歌的军民包括老年人都商议着要挽留圣驾。第二天武王嘱咐二叔监国,然后大驾起行。只见那些朝歌百姓,扶老携幼,跪拜在路上,大叫道:“陛下将我们从水火之中救了出来,今日一旦回归本国,这是使朝歌的万民失去了父母呵!望陛下对天下百姓能一视同仁,留居在这里,我们百姓将非常欢喜!”

    武王见百姓们诚意挽留,于是安慰他们说:“现在我已命两位弟弟监守朝歌,他们和我一样,一定不会让你们无所依靠。你们要奉公守法,安居乐业,为什么非要我留在此处,这里才是安宁之地呢?”

    百姓见挽留不住,于是就放声大哭,震天动地。武王也感到有些伤心。又叮嘱两个弟弟说:“人民是国家的根本。你们切不可轻视虐待百姓,应当象对待自己的儿子一样关怀爱护他们。如果你们不体察我的心意,虐待了百姓,我一定不会为亲兄弟遮拦的。二弟一同多加注意!”二叔接受兄长之命。

    武王当天起驾,往西岐进发,百姓们哭着送了一段,就回朝歌了。武王大驾离开朝歌回往西岐,一路行来,不几日就到了孟津。回想当时渡孟津之时,曾有白鱼跳进船中,成汤大军及梅山七怪在这里拦截,今日一看,这里又是一番情景。武王心中不禁感慨万端。

    武王同子牙渡过黄河,过了渑池,出了五关,子牙在一路之上,忽然想起那些随同征讨殷商而阵亡的将士们,心中十分哀伤悼念。一天车驾来到金鸡岭,过了首阳山。只见大队人马正前进着,前面有两个老人拦住了去路。

    他二人对旗门官说:“替我将姜元帅请来说话。”左右军士急忙报进中军大帐,子牙忙出辕门观看,原来是伯夷和叔齐二人。

    子牙忙躬身行礼,说:“二位贤侯要见姜尚,有什么见教?”伯夷说:“姜元帅今天回兵,纣王被如何处置了?”

    子牙说:“纣王荒淫无道,天下诸侯、百姓都背弃了他。我军进入五关,只见天下诸侯已集会于孟津。到了甲子之日,纣王率兵旅甚众,居然敢于与我军抗争,他前面的兵将倒戈相向,转而向后攻击纣王,于是纣王大败,血流成河。纣王走投无路,举火自焚。现在天下已安定。我们主上武王分散了鹿台的财货,开发了库粮,祭祀了比干的坟墓,修整表彰了商容的旧居,天下诸侯没有不心悦臣服的,于是大家推尊武王为天子。现今的天下,已不再是纣王的天下了。”

    子牙说完,只见伯夷,叔齐仰着脸哭泣,并大叫道:“令人伤心啊,令人伤心,用暴力来替换暴力,我要怎样才好呢!”哭完了,一甩袖子,一直奔首阳山而去,并作名日《采薇》的诗,七天不吃周的粮食,饿死在首阳山中。

    后人有诗来悼念他们:

    昔阻周兵在首阳,忠心一点为成汤。

    兰分已去犹啼血,万死无辞立大纲。

    水土不知新世界,江山还念旧君王。

    可怜耻食兴朝粟,万古常存日月光。

    子牙率兵过了首阳山,到达燕山,一路上周国百姓用篮子装了食物,用壶装着水来迎接武王。这一天,武王车驾来到西岐山,忽然有上大夫散宜生、黄滚前来接驾,率众文武百官跪伏在道路两旁。武王在车中见众位弟兄与黄滚老将军带着孙子黄天爵,武王说:“我东征五年,今天又见到你们,不禁感到满怀悲伤忧愁之情。”

    宜生走到近前启奏说:“陛下今日登临大位,天下太平,这是何等的喜庆之事。我们做臣子的,又看到了天子尊容,正是龙与虎重逢,君臣和乐,陛下与天下万民同享太平,又有什么凄惨不愉快的呢?”

    武王说:“我由于会同诸侯讨伐封王,东进五关,一路上兵戎相见恶战相续,损伤了我多少忠臣良将,他们未能一天享受太平,却先命归黄泉之下;今日见到你们年老的,年轻的,生存的,死去的,都有了极大变化,这使我不禁生出日月如梭,物是人非的感叹,所以心中郁闷不乐。”

    散宜生启奏说:“做臣子的死于忠心为主,做儿子的死于孝敬父母,这都是为了报答君主,父母的大恩,并留下千古忠孝美名。这本身是件好事。陛下给他们的子孙封以爵位、供以律禄,使其世世代代享受国恩,这便是报答他们了,又何必郁郁不乐呢?”

    武王与众大臣并排乘车马而行。西岐山到岐州只有七十里路,一路之上万民争相一睹龙颜,人人欢心鼓舞。武王的车驾在文臣武将、军民百姓簇拥之下来到西岐城。只听笙簧之声响彻云霄,香气弥散。

    武王到了大殿之前下了车,进入内庭,参见了太姜,拜渴了太妊,会见了太姬,然后设宴于显庆殿,大会文武百官。君臣欢聚一堂,开怀畅饮,尽醉而散。

    第二天早朝,文武百官参拜完之后,武王说:“有奏章的快出班启奏上来,无事就早些散朝。”

    话刚说完,子牙出班奏道:“老臣上奉天命征讨殷商,灭掉纣王,兴周立业,陛下的大事已经确定。只有那连年征战之中阵亡的将士、仙道尚未受封。老臣一二日之内辞别陛下,到昆仑山拜见掌教师尊,请下玉碟、金符,封赠阵亡之人,使他们各自安于其位,不致于怅然无所依傍。”

    武王说:“相父的话很对。”话还没说完,午门官启奏说:“外面有商纣大臣飞廉、恶来二人等候圣上召见。”

    武王问子牙说:“今天商纣之臣前来见我,想干什么呢?”子牙奏道:“飞廉、恶来都是纣王的大臣,我们打败纣王的时候,这两个奸贼藏了起来;今天见天下已经太平,是想来欺蒙陛下,希图陛下赐予爵位而已。这样的奸按之人,怎能让他们一天活在天地之间呢?但老臣自有利用他们的地方,陛下可宣他们进殿,等老臣吩咐他们,自有安排。”

    武王听了子牙的话,降旨说:“宣二人进殿。”左右侍卫将二人领到丹挥之下,行大礼拜见之后,二人口中说道:“亡国之臣飞廉、恶来愿陛下万岁!

    武王说:“二位前来,有什么要求?”飞廉奏道:“纣王不听忠谏之言,荒淫无道,沉俪酒色,致使江山社授不保。我们听说大王仁德传于天下,天下万民无不归心,真可以与尧舜并驾齐驱了。因此,我们不怕千里之遥,求见陛下,一愿为陛下效犬马之劳。如能承蒙陛下收用,使我们为陛下执鞭侍奉左右,则是我们天大的幸运,我们愿献上天子玉符、金册,望陛下收纳。”

    子牙说:“二位大夫在纣王身边时都有忠心,无奈纣王不肯听从他们的规劝,以致有国破身亡的大祸。今日他们既已归顺周王,可谓弃暗投明,希望陛下能录用二位,这正是人们所说的抛弃砖石而使用美玉。”

    武王听了子牙的话,封飞廉、恶来为中大夫。二人谢恩。武王封了飞廉、恶来之后,子牙出朝,回归相府。当年马氏笑话子牙干不成大事,竟然抛弃了子牙而嫁给他人。

    到了今天,武王继天子位,天下归属了周,宇宙之内太平无事。即使那茅屋土房,穷乡僻壤,凡是有人烟之处,没有不知道武王伐纣,取得天下,都是相父子牙的功劳。

    今日天下一统,姜子牙出则为大将,入则为宰辅,享受着人间无穷的荣华富贵。权力几齐天子,地位在所有大臣之上,自古以来都少有可比。

    天下之人无不赞叹他:“当年子牙穷困潦倒之时,在播溪隐居,眼看就要以渔夫樵子的身份终老林下了。谁知八十岁时才被文王聘请回国,今天做出这样天大的事业来。”

    大家今天也说,明日也讲,一天就传到了马氏耳朵之中。这时马氏跟一个乡村农夫度日。这天,一位邻居老太太对马氏说:“当年你初嫁的那个姓姜的,如今可做下了天大的事业了。”如此这般,绘声绘色地讲说一遍。把那马氏说了个满脸通红,心中翻腾不已,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那老太太又促了她两句,说:“当初还是你办错了事,若是当时随了姓姜的,不要改嫁,今天也享这无穷富贵了,可比在这里过穷日子强得多了。这都怪你命里没有这个福分。”

    那马氏被老太太说得心急火燎,坐卧不宁。心中后悔不迭,眼见大富大贵本应是自己的,却无福消受,越想越悔,越悔越恼。于是告辞了老太太,回到家中,坐在房子里,越想越恨自己瞎了眼:“当初为何看不上他呢?这双眼睛有什么用呵!”

    又想:“就是活了一百岁,也只是这样了,把这样一个大贵人给错过了,还能有什么好处呢?”又一想:“刚才这老太太说我命中没福,这真让人羞愧,有什么脸活在世上呢?不如寻个自尽算了,免得别人笑话。”于是放声大哭了起来。等晚上,又问明了丈夫,马氏更是后悔莫句,当晚上就气绝身亡。

    先不提冯氏,第二天,姜子牙入朝拜见武王,启奏说:“当年老臣奉了师尊之命下昆仑山,帮助陛下吊民伐罪,扫平商纣,这本是应运而动,应时而兴,非惟人力也。至若人、仙道都遇到杀劫,早已立了‘封神榜,在封神台上。现今大事已定,天下一统,人民安居乐业,但那些随我征伐途中丧命的将军、仙道的魂魄却无依无靠,无处安身,老臣我因此上启请陛下恩准假日,让我前往昆仑山拜见掌教师尊,请下玉符金册,来分封众神,使他们早安其位。望陛下批准老臣办理此事。”

    武王说:“相父劳苦了这许多年,现今天下统一,四夷宾服,你也该享一享太平之福了,但你所说之事亦是不能不做的。相父可从速办理,不要久居仙山不归,让我盼望。”

    子牙说:“老臣哪敢有负圣上恩遇,乐而忘返呢?”子牙赶忙拜辞武王,回到相府,沐浴一遍,然后驾土遁往昆仑山而来。

    姜子牙辞别武王,在相府沐浴装束后,驾土遁来到昆仑山玉虚宫前,不敢擅自进入。在宫外等了一会儿,只见白鹤童子出来,看见姜子牙,忙问道:“师叔因何而来?”

    子牙说:“烦你进去为我通报一声,说姜子牙特来叩见师尊。”白鹤童子忙进宫去,来到碧游床前,享告说:“告知老爷,姜子牙师叔在宫外求见。”

    元始天尊说:“让他进来吧。”童子出得宫来,传令子牙。子牙这才进入宫中,来得碧游床前,倒身下拜,说:“弟子姜尚愿老师万寿无疆!弟子今日上山,拜见老师,特地为了请玉符、救命,将阵亡忠臣孝子,逢劫神仙,早早各封品位,不使他们游魂无依无靠,终日盼望。乞请恩师大发慈悲赶快恩准施行。这样就使诸神万幸,弟子万幸!”

    元始天尊说:“我已知道了。你暂且先回去,不几天就会有玉符、诰命到封神台去,你赶快回去吧!”

    姜子牙谢了师恩,转身退出。然后离开玉虚宫,回到西岐。第二天,上朝拜见武王,详细讲了封神一事,说.“玉符、诰命,师尊自令差人送来。”

    不知不觉光阴飞逝,过了几天,一日,只见半空之中仙乐僚亮,香气阵阵,族旗、羽盖,遮天蔽日,一群黄巾力士簇拥而来。白鹤童子亲自送玉符、诰命到相府中来。

    姜子牙迎接玉符、金诰,供之于香案之上,遥望玉虚宫谢恩之后。黄巾力士与白鹤童子辞别姜子牙回了昆仑山。

    子牙将那玉符、金诰亲自捧着,借土遁来到岐山。一阵风的工夫,已到了封神台。早有清福神柏鉴前来迎接子牙。子牙高捧玉符、金诰上了封神台,将符、诰放在台的正中供放,又传令武吉、南宫适说,“竖立八卦纸蟠,镇压四方与干支旗号。”

    又令二人率三千人马,按五个方位排列。子牙吩咐完毕,这才沐浴更衣,在金鼎中点了香,以酒洒地,献花于符、救之前,绕台走了三周。

    子牙拜完了符、诰,先命令清福神柏鉴在台下听命。然后开始宣读玉虚宫元始天尊浩救:“太上无极混元教主元始天尊诰:呜呼!仙凡路迥,非厚培根行岂能通,神鬼殊分,岂诌媚奸邪所凯窃。纵服气炼形于岛屿,未曾斩却三尸,终归五百年后之劫,总抱真守一于玄关,若未超脱阳神,难赴三千瑶池之约。故尔等虽闻至道,未记菩提。有心自修持,贪痴未脱,有身已入圣,真怒未除。须至往想累积,劫运相寻。或托凡躯而尽忠报国;或因嗅怒而自惹灾尤。生死轮回,循环夭已;业冤相逐,转报无休。吾甚怜焉1怜尔等身受锋刃,日沉沦于苦海,心虽忠茸,每飘泊而无依。特命姜尚依劫运之重轻,循资品之高下,封尔等为八部正神,分掌各司,按布周天纠察人间善恶,检举三界功行。祸福尔自等施行,生死从今超脱,有功之日,循序而迁。尔等其悟守弘规,毋行私妄,自惹想尤,以贻伊戚,永膺宝篆,掌握丝纶。故兹尔救,尔其钦哉!‘

    子牙宣读完诰书,将符篆供放案桌之上,然后全身甲盔,左手执了杏黄旗,右手握着打神鞭,站于封神台中央,大声叫道:“柏鉴可将‘封神榜张挂在台下。诸神都要按顺序进来,不可偕越,以取罪咎。”

    柏鉴领了法旨,将“封神榜”张挂在台下。榜刚一挂好,只见诸神都挤到台下来观看,那榜首上就是柏鉴。

    柏鉴看见之后手执引魂蟠,忙进入来,跪在台下,听子牙宣元始天尊的封浩。子牙说:“今奉太上元始天尊救命:柏鉴昔年曾是轩辕皇帝的大帅,征伐蚩尤之役,曾建立功勋;不幸死在北海,为国捐躯,忠心可嘉!你一向沉沦于海岛荒山,冤屈更值得怜悯。今幸好遇逢姜尚封神,你守护封神台有大功,特地赐你宝篆,以安慰你的忠魂。诰封你为三界首领八部三百六十五位清福正神的职位。你当尽心其职!”

    柏鉴在台下,阴风之中,手执百灵蟠,望玉诰叩头谢恩。只见台下风起云涌,香雾缭绕。柏鉴至台边,手执百灵蟠伺候指挥。

    子牙命柏鉴说:“引黄天化上台听封。”不一会儿,只见清福神柏鉴用引魂播将黄天化引到台下,跪下听子牙宣读元始救命。

    子牙说:“今奉太上元始天尊救命:黄天化尽忠报国,下山后率先立下大功,救父之举更是孝敬;尚未享受天子荣封,就为国捐躯,令人心痛!论功行赏,应该从厚,特诰封你为管领之山正神丙灵公之职。你当尽心其职!”

    黄天化听罢,在台下叩头谢恩出台而去。

    子牙又命柏鉴:“引五岳正神上台受封。”一会儿,清福神柏鉴引黄飞虎等人一齐到台下听候软命。(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洪荒之明玉请大家收藏:洪荒之明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