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洪荒之明玉 > 章节目录 第433章 卞吉威风擒周将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子牙随即传下命令,起兵向临渔关进发。渔关到临渔只有八十里路,一会儿就到了关下,扎下了军营。再说临渔关的守将欧阳淳听到报来的消息,就与副将卞金龙、桂天禄、公孙铎等一起说:“今天姜尚的兵马来到这里,我们只有这一个关口,怎么能阻拦得了他们的进攻?”

    众将领说:“主将明夭和周兵打他一次,如果打赢了,就能以胜势而赶走周兵;如果不胜,然后再坚守城池,并发信去朝歌告急,等候援兵来一同守住,这应当是上策。”

    欧阳淳说:“将军们说得对。”

    第二天,子牙开帐,传下命令去:“谁去走一趟,攻打临撞关?”

    旁边的黄飞虎说:“末将愿意前往。”子牙答应了他。黄飞虎领着本部人马,一声炮响,到关下挑战。

    报马立即将消息传到帅府:“察告主帅,有位周将前来挑战。”欧阳淳说:“谁去走一趟?”只见先行官卞金龙领了命令,出得城门,来见黄飞虎,大声喊到:“前来的将领是什么名字?”

    黄飞虎说:“我便是武成王黄飞虎。”卞金龙大声骂到:“反叛的贼寇,不考虑报答国家,反而帮助叛逆。我便是临渔关的先行官卞金龙。”

    黄飞虎大怒,驱马摇枪,飞身来攻打卞金龙。卞金龙急忙用手中的快斧招架,两虎相斗,枪斧交错,没打到三十个回合,黄飞虎故意施了一个破绽,大吼一声将卞金龙刺下马来,割了首级,挂在枪上,击鼓回到营里,来见姜子牙。

    子牙非常高兴,给黄飞虎上了功劳帐。那一边,报马将消息报到帅府,欧阳淳大为吃惊。卞金龙的家将把消息也转告到了卞府,卞金龙妻子肯氏听后扩大声哭了起来,又惊动了在后园的长子卞吉。

    卞吉间身边的人说:“太太为什么哭泣?”身旁人便把家主阵亡的事陈述了一遍。卞吉顿时怒发冲冠,随即换上了披挂,来见母亲,说:“母亲不要哭泣了,看儿子去为父亲报了仇来。”

    青氏只是啼哭,也不管卞吉干什么事。卞吉骑上马,来到帅府前面,下面人将消息报入帅府:“察告元帅,卞金龙的长子想要求见。”

    欧阳淳命令说:“让他进来。”卞吉上了殿堂,行完礼后,含着泪说道:“我父亲是死在谁的手下的?”欧阳淳说:“尊父不幸被反贼黄飞虎用枪挑到马下,丧了性命。”

    卞吉说:“今天已经晚了,明天再去捉来仇人,为父亲报仇泄恨。”卞吉回到家里,命令家将抬着一个红色的柜子,并带领军队出得关去。

    到了关外,竖起一根大旗杆,然后将红柜打开,从里面拿出一面旗帜,挂上旗杆,悬在空中,约有四五丈高。真是:万骨攒成世罕知,开天辟地最为奇。周王不是多洪福,百万雄狮此处危。

    卞吉将旗杆竖起后,便单身匹马到周营的阵门前挑战。哨马报告到中央军营里:“察告元帅,城里面有一位将领前来请战。”

    子牙问到:“谁出马迎战?”南宫适领命,出得营去,只见一员小将,生得面目凶恶,手上拿着一把方天画戟,大声喊到:“来的是什么人?”

    南宫适笑着说:“象你这样的黄口孺子,怎么能认得我呢,我便是西岐大将南宫适。”

    卞吉说:“暂时饶你一死,回去让黄飞虎出来。他杀害了我的父亲,我和他有不共戴天之仇,我不来拿你这样的人来替死罪。”

    南宫适听后心里大怒,策马舞刀,直接来攻打卞吉。卞吉急忙用手里面握的戟招架。二匹马缠在一块,刀和戟击在一起,二位将领大战一场,正是“棋逢敌手,将遇良才”。卞吉和南宫适打了有二三十个回合,卞吉拨转马头,便往后走。

    南宫适随后追上,卞吉先往旗帜下面通过,南宫适不知道那是机关,也往旗帜下面走来。可是刚刚到了旗杆前面,就立即连人带鸟一起跌倒在地上。南宫适被摔得不醒人事,被守在旗杆旁的军士用绳索捆了起来。

    南宫适睁开双眼,看到了旗帜,才知道是中了他们的邪道之术。卞吉进到关里,来见欧阳淳,把捉拿住南宫适的事说了一遍。欧阳淳命令左右将南宫适推到殿前来。南宫适坚定不移地站着而不下跪。

    欧阳淳破口大骂:“反对国家的逆贼,今天已经被捕了,还敢抗拒礼仪!”命令赶紧将南宫适斩首示众。

    这时,站在一旁的公孙铎上来说:“主将在上,眼见到目前奸按之官当道,说我们守关的将士都是口头上说说征战,于是只得假冒着破费钱粮的危险,贿赂买得功绩,因而凡有守边的事务报上去,一概都不批准,还会将送钱财的人给役斩了。依我的愚见,不如将南宫适监放着,等捉到了他们的头儿,捆绑到朝歌,以此堵塞奸按之官的嘴,让他们知道守护边关并不是靠破费钱粮而贿得功名的,不知道主将是怎样打算的?”

    欧阳淳听后大喜说:“将军所说的话,正好与我想的一样。”于是便下令把南宫适送到牢里面先关起来。

    再说子牙听到南宫适被敌方抓去,大为惊异,闷闷不乐地坐在中央军营。第二天,卞吉又来挑战,点名要黄飞虎出战。

    黄飞虎带着黄明、周纪到军营外来应战。卞吉骑着马飞驰过来,大声喊到:“来的是什么人?”黄飞虎说:“我便是武成王黄飞虎。”

    卞吉一听,心里大怒,骂到:“叛变国家的逆贼,胆敢杀害我的父亲,我与你有不共戴天之仇。今天我要将你碎尸万段,以此排泄我的仇恨!”说完举起戟便直刺黄飞虎。

    黄飞虎急忙抽出枪来迎战。打了三十个回合,卞吉假装败阵,直接往旗帜下面跑去。黄飞虎不知道实情,也赶到了旗帜下,竟然也和南宫适一样跌倒在地,被抓了起来。

    黄明大怒,挥动斧头赶上前来,想救黄飞虎,不知道一到旗下,也跌翻在地上,被抓住了。卞吉接连捉住两位大将,到关内来报功,想要将黄飞虎斩首,以此而报父仇。

    欧阳淳说:“小将军从为报父仇出发,理应将黄飞虎斩了,但因为他是造祸的魁首,正好献到朝廷上去,以正王法,一则可以泄杀父之恨,一则又可以借此而表现一下小将军的功绩,恩怨两伸,难道不是更好吗?还是暂时将他关进牢里去吧。”

    卞吉没法,只得含着眼泪,退了出去。再说周纪见到黄明也失利被抓,不敢再往前走,只得败退到军营里来见子牙。子牙听说黄飞虎被抓,大为吃惊,问周纪说:“他如何被抓住的?”

    周纪说:“卞吉在关外树了一杆旗帜,由人的骨头窜起来,有数丈高,他就先装作败逃,直接从旗帜下过去,如果是追赶他的,一到旗帜下面,就会连人带马一起倒下。黄明想去救武成王,也一起被抓了走。”

    子牙大为惊异,说:“这就是邪道法术。等我明天亲自到阵地上看看,便会知道他的奥妙。”

    第二夭,子牙和众门人一起走出兵营,看到这面悬在空中的旗帜,其中有千条黑气,万道寒烟缠绕。哪吒等人仔细一看,见到那尸骨上面都有朱砂的符印,便对子牙说:“师叔看到那上面的符印了吗?”

    子牙说:“我已经看到了,这正是邪道之术。你们以后与他交战,只要不往他的旗帜下走便是了。”

    一会儿,报马将消息传到了关里,欧阳淳亲自出关来,会见子牙。欧阳淳不往旗帜下走,而是从旁边绕了过来。

    子牙看到欧阳淳绕着走过,便对手下人说:“你们看,主将也不从那地方走过。”众将领们都点点头表示领会。子牙迎上前去,问到:“来的将领恐怕是守关的主将吧?”

    欧阳淳说:“是的。”

    子牙说:“将军为什么不认清夭命?五个关隘中只剩下这一座城垒了,还想抗拒天兵吗!”

    欧阳淳怒气直冒:“匹夫竟敢如此说话l”回头对卞吉说:“给我把这叛贼拿来。”卞吉驱赶着马,晃动手中的长戟便飞奔过来。旁边的雷震子大喊一声:“贼将慢着,有我在这儿呢!”展开双翅,举起棍棒就打。

    卞吉看到雷震子如此凶悍,知道是个奇人,没打几个回合,就往旗帜下面败走。雷震子心里想:“这面旗帜是面妖旗,不如先打碎了它,然后再杀卞吉也不晚。”

    雷震子飞起两边翅膀,向旗帜上一棍打去。没料到这面旗帜的周围有一股妖气缠绕着,如果撞在上面,人就会昏迷过去。雷震子在猛打一棍的时候,就正好撞在妖气上,不幸翻身下地,不醒人事了。

    两边早等着的守旗的将士,上来把他捆绑了起来。这边韦护见了,怒气冲天,急忙施出降魔柞来击打这面旗帜。这根降魔杆虽然能够镇住有邪门歪道的人,但不知道是否能打得着这杆旗帜。

    只见,那根柞一碰到旗帜竟自动掉落下来了。正是:休言韦护降魔柞,怎敌幽魂白骨播。韦护一见那根降魔棍竟落到地下,不觉大吃一惊。众门人也都面面相觑。

    只见卞吉来到军前,大声喊到:“姜尚早下马来受降,免除你的一死。”哪吒听了大怒,踩上风火轮,显现出三头八臂,大喝一声到:“匹夫慢来!”

    晃动着火尖枪就来攻打。卞吉看到哪吒如此模样,先就吃了一惊,没打几个回合,被哪吒用乾坤圈打中,儿乎快要掉下马来,回身就败退到关里去了。

    子牙身后的李靖也驱马晃枪投入了战斗。欧阳淳旁边杀出桂天禄,舞着手里的刀,抵挡住了李靖,没打上几个回合,就被李靖一戟刺倒在马下。

    欧阳淳动了肝火,晃动着手上的斧头来战李靖。子牙命令身边的人擂起战鼓来助战。只见阵后冲出了辛甲、辛免四贤,还有毛公遂、周公旦、召公爽等无数周将,把欧阳淳围在了中间。

    另外,周纪、龙环、吴谦三位大将也来助战,把欧阳淳杀得只有招架之势,而无还枪之力。(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洪荒之明玉请大家收藏:洪荒之明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