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洪荒之明玉 > 章节目录 第425章 云中子掌帅印(一)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姜子牙对他说:“现在,吕岳又来到穿云关,向我们挑战。”杨戬说:“吕岳本是我们手下的败将,怎么还敢来阻挡我们?”话还没说完,门外就有人进来报告:“吕岳又来挑战。”姜子牙立即下令出营会战,率领着众将士,在诸位门徒的簇拥下出了营门,来到阵前。

    吕岳见姜子牙来了,首先发话:“姜子牙,我与你有势不两立的仇恨!如果论到我们两个教派,也合当如此,况且你还是元始天尊门下的弟子。我有一个阵势,现在摆出来让你见识一下,如果你能认出来,我便随你保周伐封,如果认不出来,我与你立即见个高低。”

    姜子牙见吕岳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就说:声道友,你何必不自守清静,好好修行炼道,而偏偏要自作孽,弄出什么阵势来吓唬人呢?这根本不是修道的人所应千的。你既然要摆什么阵法,那就摆出来让我瞧瞧吧。”

    吕岳和陈庚进了阵,约过了半个时辰,就摆成了一个阵势,然后来到阵前,大声喊道:“姜子牙,请你快来看看我们的阵势吧!”于是,姜子牙、杨戬、韦护、李靖等人就过来观看。

    这时,杨戬对吕岳说道:“吕道长,我们进去看阵势,你可不能放暗器伤人。”吕岳说:“你这说的不是小孩子家的话吗?我自有这堂堂的阵势,料你们也无可奈何,那里还用得着以暗器伤害你们呢?”

    姜子牙带着几个人进到阵内,前后左右看了一遍,只见这阵势十分奇怪,浑然一体,没有明显标志,根本不认识。姜子牙心里非常焦躁,心想:“看起来这一定是不可攻打的阵势,又是什么左道旁门。”

    这时,姜子牙忽然想起了元始天尊给他说过的揭语:“界牌关下遇诛仙,穿云关底受瘟疽。”突然有所醒悟,自言自语说:“这莫非就是瘟疽阵吗?”

    于是就对杨戬说:“这正应验了我师父元始天尊的话,很可能就是瘟痊阵。”杨戬说:“等弟子我对他讲明。”两人商议妥了,回到了阵献吕岳间道:“子牙先生,你认识这个阵势吗?”

    杨戬回答道:“吕道长,你这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有什么可希奇的。”吕岳问道:“这阵叫什么名字?”杨戬笑着说:“这是瘟痊阵,你还没有完全摆好呢。等你什么时候摆好了,我再来破你的阵。”

    吕岳听了杨戬的话,大出所料,惊的目瞪口呆,半天说不上话来。这正是:炉中玄妙全无用,一片雄心付水流。

    姜子牙看过吕岳的阵势之后,就率部回营了。众将随同姜子牙进入中军帐后,一致称赞杨戬伶牙利齿,应对自如。姜子牙对众将说:“虽然刚才我们对答的好,一时让吕岳摸不着头脑,但是我们终究不知道这阵势的玄妙之处,用什么办法可以破它呢?”

    哪吒马上回答说:“管它呢,先蒙他一阵子,到时再想办法吧。况且我们把十绝恶阵和诛仙大阵这样的大阵不也都破了吗?那里还怕他这样小小的阵图生完全不足为虑。”

    姜子牙说:“话虽是这样说,但是也不可不谨慎从事。古人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那能因小而失大呢?”

    门徒们一齐说道:“元帅的话说的十分对。”正在议论中间,有人来报讯:“终南山的云中子来见元帅。”一听云中子来了,众门徒转忧为喜,齐声说道:“武王洪福齐天,自然会有高人来扶助,帮我们破掉此阵,渡过难关。”

    姜子牙心里也稍为转安,急快走出辕门去迎接,把云中子请进来。两人携着手来到帐中坐下,子牙问道:“道兄这次前来,一定是为我遇到这瘟瘟阵的难处的原因吧?”云中子笑着说道:“正是为这事而特意赶来的。”

    姜子牙欠着身子充满谢意地说道:“姜尚屡屡遭到大难,每次都有劳诸位道兄前来帮助,这让我如何过意得去呢?”因此向云中子请教道:“这一阵势中有什么奥秘呢?应当让谁去才可以破它?”

    云中子说:“这阵用不着别人去破。之所以会出现这阵势,是因为子牙公你有一百天的灾难,只要百日灾难满了,自然会有一个人来破它的。下一步,我替你代理掌握帅印,调动督查军事方面的事务,你只管放心,一切不必忧虑。”

    姜子牙说:“只要道兄这样,姜尚就是一死又有什么可惜的呢?况且还未必能死啊!”

    姜子牙听了云中子的话,心里已经有了底,十分欣然,就把剑、印一起交给云中子掌管。早有送信的把情况报告给武王,武王知道了云中子说姜子牙有一百天的灾难,急忙来到了军营。

    手下的人来报告说武王来了,姜子牙赶忙同云中子一起把武王迎进帐中,参拜行礼,然后坐定。武王对姜子牙说:“听说相父要破吕岳的瘟瘾阵,我心中十分不安。往往互相争持的事,使人产生许多苦恼。因此,我想还不如撤回兵马,各自安守疆界,不再攻伐,也可以使百姓安生,过快活日子。何必要这样打来打去呢?”

    云中子说道:“贤王您有所不知,之所以如此,不过是天帝的指示,天道循环所致,气数合该如此,是不可以由人力加以改变的,就是想要逃避也不可能。贤王您放心好了。”

    武王听了,默默无言。先不说云中子与姜子牙商议如何破阵之事。再说吕岳回到关内,同陈庚把二十一把瘟痊伞安放在阵内,按照九宫八卦方位,摆布妥当,中间堆起了一个土台子,安置特篆印旗以及其它用品在上面,做好了将来擒拿敌方将领的一切准备。吕岳正与陈庚在阵内布置,

    忽然来人报告:“有一个道人要见吕老爷。”吕岳说:“是谁呢?给我请进来。”片刻,那个道人飘然而到,吕岳一见来的人是李平,连忙迎接,高兴地对他说:“道兄此次前来,想必是来助我一臂之力,以便消灭武王、姜尚吧。”

    李平回答:“不是这样的。我特意赶来,是要劝说你。我听说你摆出瘟痘阵来阻挡武王的兵进关,所以特地前来,劝说一下道兄。如今纣王昏庸无道,恶贯满盈,天底下的诸侯都反叛了,这是天意让商汤灭亡啊。武王是当今有道德的君主,与尧舜同道,与天下同心,是应时合运而兴的君主,并非是那种草莽奸诈的投机之辈。况且凤凰鸣叫于岐山,帝王之气聚集西岐己经许久了。道兄你怎么能以一人的力量扭转得了天意呢?姜子牙奉着上天的旨意征战,讨伐罪人,安抚百姓,会合各诸侯于孟津,将于甲子之日消灭封王,这是天意。难道我李平不为着截教,反而为了武王,来逆怜道兄的意愿吗?只是因为天数难移,只好顺从,不得不来劝说你。道兄如果听从我的劝说的话,就撤去这阵,任凭武王与姜子牙如何征伐夺关,与我们没有关系。我们本是游于方外的闲人,逍遥自在,无拘无束,又何必受红尘中名缓利锁的羁绊而不能解脱呢?”

    吕岳听了李平一席话,颇不以为然,笑着回答:“李兄这样说就不对了,我来这里诛逆讨叛,正是顺应禾意民心。你为什么自己受了迷惑,反而要说我所做的不对呢?你看着,到时我一定会擒捉了武王、姜尚,杀得他们片甲不留,”

    李平再说道:“不是这样的。姜子牙有七死三灾的厄运,都让他给渡过去了;遇上了多少恶毒的人,还有十绝、诛仙两种恶阵,他也挺过来了,并没有置他于死地,谈何容易!古人说:‘前车已覆,后车当鉴。’道兄何苦如此执迷不悟呢?”

    李平苦口婆心,三番五次劝说吕岳,但总也不能使他回心转意。这正是:三部正神天数尽,李平到此也难逃。

    吕岳不听李平的奉劝,派人下了战书,通知姜子牙来破阵。使者拿着战书来到姜子牙的行营,在辕门外等候通报。手下的人到中军帐向姜子牙报告,子牙命令:“请进。”

    使者来到中军帐,施札完毕,向姜子牙呈上战书。姜子牙随即拆开来看完之后,随手就在上面批写道:“明天一定破此阵。”交给使者,让他回去见吕岳。

    第二天,云中子把姜子牙请到中军帐中,在他身上贴了三道符印,前心一道,后心一道,头巾里面一道。又拿出一粒丹药,让姜子牙藏在怀里。收拾妥当了,就听见关外炮声轰鸣,报信的进营来报告:“吕岳已经在营门前挑战了。”

    姜子牙骑上了四不相,武王同众将领以及诸位门徒弟子一起到阵前观战。好一个瘟痘阵,其情形正是:杀气漫空,悲风四起。杀气漫空,黑暗暗俱是些鬼哭神嚎;悲风四起,昏邓邓尽是那雷轰电掣。透心寒,怎禁他冷气侵人,解骨酥,难当他阴风扑面。远观似飞砂走石,近看如雾卷云腾。瘟疫气阵阵飞来,水火扇翩翩乱举。瘟寝阵内神仙怕,正应姜公百日灾。

    姜子牙来到阵前,对吕、岳说:“吕岳,你今日设下了这个毒阵,但岂奈我何?我一定要与你决一雌雄,只怕你祸来难逃,后悔也来不及了。”

    吕岳也不答话,只是驱赶着金眼驼,手中执剑,飞奔过来直取姜子牙,子牙忙以手中剑招架。两人战了没有几个回合,吕岳把剑收住,径自往阵里去了。姜子牙赶着四不相,随后紧跟进了阵。

    吕岳走上了八卦台,将一把瘟痘伞往下一盖,顿时阵内一片昏昏黑黑,如同红沙黑雾笼罩下来一样,势不可当。姜子牙一手执住杏黄旗,架住了这伞,但终无可脱身,被吕岳困在了阵中。可怜七死三灾扶帝业,万年千载竟芳名。

    吕岳把姜子牙困在阵中之后,就从阵中出来大声喊道:“姜尚已经死在我的阵中了,快叫姬发早点来受死!”

    武王在辕门听见了吕岳的叫声,慌忙地问云中子:“老师,相父如果真的死在阵中,那真的要了我的命呀!”

    云中子笑了笑,安慰武王说:“不妨事的。你别着急,这是吕岳在胡说八道。姜子牙该有百日之灾,灾满自然攀事的。”

    只听后边的哪吒、杨戬、金吒、木吒、李靖、韦护、雷震子等人齐声大呼:“捉住这妖魔老道,碎尸万段,以发泄我们心里的仇恨!”说着就冲杀过去了。

    吕岳、陈庚二人向前迎敌,奋力拼杀,大战在一起,只杀的阴风飒飒,冷雾迷空,日光惨淡,天地寒彻,鬼神哭泣。这真是:这几个赤胆忠良名誉大,他两个要阻周兵心思坏。一低一好两相持,数位正神同赌赛。

    降魔柞,来得快,正直无私真宝贝。这一边哪吒、杨戬善腾挪;那一边吕岳、陈庚多作怪。刀枪剑戟往来施,俱是玄门仙器械。今日穿云关外赌神通,各逞英雄真可爱。一个凶心不息阻周兵;一个要与武王安世界。苦争恶战岂寻常,地惨天昏无可奈里。

    众将把吕岳、陈庚围困在中间,哪吒现出了三头八臂,把乾坤圈祭起来,正打中了陈庚的肩窝。杨戬放出了哮天犬,把吕岳头上咬了一口。吕岳、陈庚,一个被打,一个被咬,败逃进瘟痘阵中去了。

    哪吒、杨戬等人也不追赶他俩,同武王一起收兵回营。武王因子牙被困在阵中,甚是担心,心中非常不快,就问云中子:“相父被吕岳困在瘟痘阵中,何时才能出得来呢?”

    云中子回答:,’不过一百天的灾厄,期满了自能平安出来,不必过虑。”

    武王又吃惊地问:“一百天不吃食物,还能活着吗?”云中子说:“大王您还记得在红沙阵中吗?也是,百夭,平安无事。古人说:“有福气的人,千方百计也不能害掉他,没有福气的人,遇一个小沟渠也会丧命。’大王不必牵挂,子牙一定会好好地回来的。”

    先不说武王如何坐在帐内纳闷,度日如年,愁眉紧锁。只说吕岳自从困住了姜子牙,十分得意,满心欢喜,每天进入阵中三次,用伞上的功法,以瘟痘来毒杀姜子牙。

    然而姜子牙依仗着昆仑杏黄旗撑住了瘟痘伞,阵内经常放出金光千百道,或隐或现,保护住了他的身子,安然度日。

    吕岳进了关,徐芳迎接了他,间道:“老师,现在把姜子牙困在阵中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死?周兵何日能被剿灭?”

    吕岳回答说:“主帅不必过急,我自然有办法收拾他们。”徐芳又说:“现在先把前不久擒获的姜子牙手下的那几个将领押送到朝歌去间罪,我另外再写一个奏章,称赞一下老师的功德,为您请功。并且,再请求朝廷增兵援助我们。”

    吕岳说道:“你不要在奏章上提到我们。你是纣王的臣子,理应如此,而我们是道门之人,又不享受封王的爵禄,说了又有什么用呢?只是不可以把那几个反叛之臣留在关内,以防不测,这倒是件十分紧要的事情,宜及早办理。请求援兵也十分必要,待援兵到了,再作计议吧。”

    徐芳听从了吕岳的意见,急忙把捉到的徐盖等四个将领点验清楚,押上了囚车,派遣方义真负责押送,去往朝歌请功。这正是:指望成功扶帝业,中途自有异人来。

    方义真押解着四位囚将,往渔关而来,算来只有八十里的路程了,用不了一天就可以到撞关。

    那一天,青峰山紫阳洞清虚道德真君闲坐没事,来到不桃园,看见杨任正在旁边,就对他说:“今天正是该你到穿云关去解救姜子牙瘟痘阵厄运的日子,你顺便也把徐盖、黄飞虎等四将救了。”

    杨任对道德真君说:“老师,弟子是文官出身,不是武将出身,不会操兵弄器,如何能去破阵呢?真君笑着说:“这有什么难处,学一下自然就会了。如果不学,就是会也手脚生疏。”

    说着,真君就走进洞里,取出了一根枪,名叫“飞电枪”,当时就在桃园里传授武艺枪法给杨任。只见真君把一支枪拿在手中,使出套数让杨任看,其精湛的技艺令人叹不绝口,真是:君不见:此枪名号为“飞电”。穿心透骨不寻常,刺虎降龙真可羡。先天铅汞配雌雄,炼就坎离相眷恋。也能飞,也能战,变化无穷随意见。今日与你破瘟痘,吕岳逢之鲜血溅。

    杨任本是封神榜上之神,自然聪慧不俗,一看真君的传授,一会儿就学会了。

    真君对杨任说:“我把云霞兽给你骑去,还有一把五火神焰扇,你也带下山去。进了瘟痊阵,你如此这般行动,自然就能破了瘟寝阵,何愁吕岳不被消灭呢!还有黄飞虎等四个将领,正在途中受难,你可以先在关内把他们四人救出,让他们留在关内作为接应,等你破阵之后,里外夹攻,一定可以大获成功。”

    杨任拜辞了师父下山,他骑上云霞兽,把兽头上的角拍了一拍,那云霞兽便四蹄腾空,跃到云彩之中,风驰电掣般地飞向前去。正是:莫道此兽无好处,曾赴蟠桃四五番。,

    霎时间,杨任就到了渔关,在离城还有三十里远近时,看见了方义真正押解着囚车前行,打着一面旗蟠,上面用大字写着:“解送西岐反将黄飞虎、南宫适……”等人的名字。(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洪荒之明玉请大家收藏:洪荒之明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