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洪荒之明玉 > 章节目录 第418章 广成子三谒碧游宫(上)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李靖接受了命令,子牙随后带领韦护、哪吒,调动三千兵马,离开祀水关,一路上尘土飞扬,杀气漫天。走了不止一天,到达佳梦关,安下营寨,却看不到洪锦的军营。子牙在军帐中登上帅位坐下议事。

    过了半天的功夫,洪锦探听到子牙带兵前来,他们夫妻二人才移回军营,来到营门外听候命令。子牙把洪锦叫入营内,他们夫妻二人走到帅位前请罪,报告了战败损兵的情况。

    子牙说道:“你二人身为大将,接受远征敌军的使命,就应该见机行事,怎么能轻率鲁莽地发兵,招来这样一场大败呢!”

    洪锦回答说:“刚开始时全都打了胜仗,那胡升都挂了周旗,不料来了一个道姑,名叫火灵圣母,她有一块金霞冠,能放出笼罩方圆十多丈的光芒;末将看不见她,她却能看得见我。她又带着三千火龙兵,象一座火焰山一样一拥而上,那阵势难以抵挡,士兵们一见就逃,因此打败了。”

    子牙听后,心中感到十分困惑:“这又是什么邪派的法术。”他开始考虑破解敌兵的计策。

    火灵圣母在佳梦关中连日探听洪锦的消息,不见他回关前来。忽然这天报信官进城报告说:“姜子牙亲自带兵到来了。”

    火灵圣母说:“如今姜尚亲自出马,也不算我白白下山一趟了。我一定亲自与他交战,才能安心。”说罢,告别了胡升,迅速骑上了金眼驼,秘密地带上火龙兵出了关,来到周军营前,指名要让姜子牙来对话。

    报信官把消息报到大营内:“禀告元帅:火灵圣母指名请元帅出来回话。”子牙立即带领着护卫将领,响炮出营。

    火灵圣母对着周营大声喝问:“来的是姜子牙吗?”子牙拱的作揖答道:“道友,姜尚这厢有礼了!我观道友也是道教门内,为何与我为难。道友乃是有德之士,就应该了解上天旨意。现在纣王恶贯满盈,人神共愤,天下诸侯,全部汇集在孟津,谴责商纣,你怎么能帮助商纣作恶,作违背天意之事,道友就不怕昨罪上天?何况我并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利,而是听从玉虚宫教主的旨令,代天封神,起军伐商,道友又何必背叛天意顽固抵抗呢?不如听我的劝告,掉转矛头投降,一同伐商,也是一场功德!”

    听到姜子牙劝降自己,火灵圣母笑道:“你不过凭借那番欺世惑民的言论去愚弄下贱的百姓。想想你不过是一个钓鱼的老头,贪图功名谋求私利,蛊惑挑动愚昧的百姓,成就你自己的功劳,怎么敢说你干的事符合天意、顺应人心。况且你有多大的道行,竟然敢炫耀你的本事!”

    “今日我非助商纣,乃是你杀我徒儿胡雷,我身为人师,自然要为他报仇。你也不要劝降于我,我等做过一场,分个高下,你若学艺不精,可不怪我欺你!”

    说着,她撒开金眼驼,挥剑向子牙刺来。子牙急速挥动手中的剑去迎击,他左边的哪吒,登起风火轮,舞动火尖枪,朝火灵圣母胸前刺去;韦护则手拿降魔棒,跳跃翻转;三人缠住了火灵圣母,

    火灵圣母那里受得了三个人的凶猛拼杀,枪棒的轮番进攻,掉头往回跑,她用剑挑开淡黄色的包袱,金霞冠立刻放出金光,金光笼住了周围十多丈的空间。

    子牙看不见火灵圣母,火灵圣母乘机抬剑刺向子牙的前胸,子牙没有穿着恺甲护身,竟被刺破皮肉,鲜血溅红了衣襟,他掉转四不相朝西逃跑。

    火灵圣母大喝道:“姜子牙,这一次你难以躲过这场灾难了!”三千火龙兵一齐在火光中高声叫喊。只见大营门前火蛇乱窜,寨营里兵士个个受到侵害,火焰冲天,红光把军旗吞没烧毁,一时间副将顾不得主将。

    火灵圣母追赶着子牙,追到了无处躲闪的地方,前面逃跑的就象强弓射出的箭离了弦,后面追赶的好像飞云闪电。子牙一来年纪大了,剑伤又疼痛难忍,被火灵圣母骑着金眼驼追赶到了最后,再也无法逃避。

    子牙已处在危险紧迫的时刻,火灵圣母见他方寸已乱,突然取出一个混元锤朝他的背上打了过去,正打在子牙的后背上,他翻了个身,摔下了四不相。火灵圣母跳下了金眼驼,来割取子牙的头颅。

    忽听见一个人唱着歌走了过来:“一径松竹篱扉,两叶烟霞窗户。三卷《黄庭经》,四季花开处……”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阐教门下大师兄广成子。姜子牙本以为要命丧此处,忽听到广成子歌声,不由大声叫道:“师兄救我!”

    就在火灵圣母刚要去取子牙脑袋时,广成子吟唱着走了过来。火灵圣母认出了广成子,大声叫着:“广成子!你不该来!”

    广成子笑着说道:“我奉玉虚教主的指令,在这儿等你很长时间了!”火灵圣母本来要取姜子牙性命,却是被广成子破坏,非常恼怒,举剑砍向广成子。

    广成子虽然在黄河阵道行大损,可也非凡俗相比,见火灵圣母打来,举剑相迎。二人一时战做一团,只见这一个轻移道足,那一个快转莲步,你剑砍来我剑挡,剑锋斜刺出朵朵银花;你剑砍去我剑迎击,脑后闪现着团团寒光。

    火灵圣母让金霞冠放出金光来,她不知道广成子穿着扫霞衣,把金霞冠的金光一扫而光。火灵圣母非常愤恨,对广成子叫道:“你竟敢破我法宝,我怎会善罢干休!”说罢气呼呼地举剑就刺,恶狠狠地卷着火焰扑过来,重新向广成子打来。

    广成子早已是犯了杀戒的仙人,现在还能有什么慈善心肠?他连忙取出番天印,念动咒语将它升到空中。正是:圣母若逢番天印,道行千年付水流。

    这番天印被广成子升到了空中后,直落下来,火灵圣母哪里来得及躲避,正砸在她头顶上,被打得脑浆迸溅出来―她的灵魂在这时也飘向了封神台。

    广成子收回番天印,把火灵圣母的金霞冠也收了起来,急忙下到山坡底部,在山涧中取回水,又从身上的葫芦中拿出仙药,扶起子牙,把他的头放在自己的膝上,将仙丹灌进了子牙的口中,灌入他的肠胃,过了二个小时的时间,子牙睁开二眼。

    看见广成子,子牙感激的说道:“要不是师兄您救了我,我定然不会重新活过来了。”

    广成子说:“我遵照师傅的命令,在这儿等候好长时间了。你命中注定要受这场灾难。”说着,把子牙扶上了四不相,广成子说道:“子牙一路多保重!”

    子牙向广成子道谢说:“辛苦道兄搭救了我这条快要丧失的生命,师兄救命之思,弟子永远不会忘记!”听闻姜子牙之番话,广成子挥挥手答道:“我现在就去碧游宫交还金霞冠。你自去吧!”

    子牙告别了广成子,赶回佳梦关。正走着,忽然刮来一阵狂风,凶猛异常,路边的树木被刮得连根拔了出来,山间的河流也翻腾着大浪。子牙说:“真奇怪!这风吹得象来了老虎一样!”

    话音才落,果然发现申公豹跨在虎上迎面而来。子牙暗想:“这个恶人狭路相逢,怎么办才好?算了,我躲开他吧。”他把四不相一掉头,想隐到密林深处去。

    来者乃是申公豹,姜子牙躲到一旁,不料申公豹早已看见了子牙,他大叫:“姜子牙你别藏了,我已经看见你了!”

    子牙只得强打起精神,上前行礼问候,子牙问:“贤弟从哪里来?”申公豹笑着说:“我特意来与你相见。姜子牙,你今天为什么不与玉虚门人呆在一块,怎么也会有独自一个撞上我的时候?料想你今天逃不出我的手心了!”说完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姜子牙遇到他,便知没有好事情,开口说:“道兄,我和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这样恨我呢?”

    申公豹说:“你记不记得在昆仑山时,你倚靠广成子的势力,一点也不好好看待我。起初我叫你,你只是不理睬我,后来又同玉虚门下一同羞辱我,还让白鹤童儿叼啄我的头,打算杀害我,这是杀人的冤仇,还说没有仇怨!你如今登上高位作了大元帅,想要惩罚暴君拯救百姓,只可惜你不可能再领兵攻破关塞了,你现在就该死在这里了!”

    说着,他把宝剑向子牙砍了过来,子牙用手中的剑挡住,说:“道兄,你真是个卑鄙险恶的人。我和你在同一位恩师的门下,共同学习、生活了四十年,怎会没有一点情意,等到我上了昆仑山,你用幻术愚弄我,当时广成子让白鹤童儿找你的麻烦,我再三地为你求情,你却不想着报答我的好处,反而把我当作你的仇人,你真是个无情无义的人。”

    姜子牙与申公豹乃是在玉虚宫结的怨,各中情由这里不提。再说申公豹听到姜子牙这一番话后,非常恼怒,叫骂道:“你们二个商议着害我,现在又花言巧语,企图让我饶过你,可惜,你最终要命丧地地!”话没说完,又是一剑刺了过来。

    子牙见他如此可恶,大怒道:“申公豹,我让着你,不是怕你,我是怕后人说我姜子牙不讲仁义,也和你一样。你不要太欺侮人了!”说罢,挥起手中剑杀向申公豹。

    但是子牙毕竟是刚刚才复合了伤口,怎么打得过申公豹。不一会,子牙牵动了胸前的伤口,后背的创痛也复发了,他调转四不相,朝东就逃。申公豹骑虎飞奔,紧紧地追在后面。子牙真是:方才脱却天罗难,又撞冤家地网来。

    申公豹顷刻间追上了子牙,打出一个开天珠,正打中子牙后背。子牙坐不稳四不相,滚下了鞍子。申公豹正要跳下虎背加害子牙,不料夹龙山飞龙洞的道人惧留孙就坐在山坡下。

    他也是奉了玉虚天尊的命令在这里等候申公豹的,看到姜子牙危难,惧留孙一声大叫:“申公豹不要无礼。”

    他连叫二声,申公豹回头看见了惧留孙,大吃一惊。他知道惧留孙的厉害,私下想到:“不好!”便要上虎脱身逃跑。

    惧留孙笑道:“不要逃!”手中扬起捆仙绳,把申公豹捆了起来。惧留孙命令黄巾力士说:“替我把他押到麒麟崖去,等我日后去处置他。”

    黄巾力士领受了指令去了。惧留孙到山下,搀扶着子牙,倚靠着松树坐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一会儿,他又取出一粒丹药给他服下去,这才复原。子牙说:“多谢道兄来救我,旧伤还没好,又增新伤,这也是我命中注定了要受这七死三灾的磨难呀。”

    他告别了惧留孙,上了四不相,返回佳梦关。惧留孙则使出金光大法前往玉虚宫,经过麒麟崖时,看到黄巾力士正在等候他。他赶到了玉虚宫门前.不一会儿,只见一对人提蟠,一对人提炉,两行人高举羽扇分别站在两边。

    惧留孙看到执掌教门的师尊出了玉虚宫,连忙俯伏在路旁,口中念诵着:“祝老师万寿无疆。”元始天尊说:“好了,不必多礼,起来说话。”

    俱留孙说:“奉师父的命令,将申公豹捉拿到麒麟崖,听候处置。”元始天尊听后,来到麒麟崖,看到申公豹被押在那里。

    元始天尊指着他大声骂道:“孽障!姜尚和你有什么仇恨,你邀请三山五岳的人都去讨伐西岐?如今你的死期已到,你还去路上谋害姜尚,要不是我先有了防备,他几乎被你谋害了。现在封神的全部事项都由他代我办理,应验在帮助周王这件事上;你为什么只想谋害他,使武王的军队不能顺利前进。”

    说着命令黄巾力士:“揭起麒麟崖,把这邪恶的东西压在这底下,等姜尚封完了神再放出他!‘―其实,元始天尊怎会不知道要靠这个人收聚起“封神榜”上的三百六十五位正神,他故意借此机会吓唬申公豹,恐怕他以后又兴风作浪。

    黄巾力士听后就来抓起申公豹,要把他往崖下压。申公豹口中叫道:“冤枉!”元始耻笑他说道:“你明明要杀害姜尚,叫什么冤枉?算了,我现在把你压在崖下,你会说我偏爱姜尚,你要是再阻拦姜尚会怎样,你发一个誓吧。”

    申公豹听到,果然发了一个誓,他只当成顺嘴讲的话,却不知道说出口来就会应验。申公豹说:“弟子如果再要耍手段阻挡姜尚,弟子我就拿自己的身体去堵北海海口。”

    听到申公豹发下誓言,元始天尊这才放过他,“就这样吧,放他去吧。”申公豹逃脱了这次灾难,飞快的离去。惧留孙也告辞而去。

    话说,广成子打死火灵圣母后,直接向碧游宫走去。碧游宫本是截教教主居住的地方,广成子来到宫前,只见碧游宫真是绝妙的住地:

    烟霞凝瑞霭,日月吐祥光。老柏青青与山岚,似秋水长天一色;野卉排排同朝霞,如碧桃丹杏齐芳。彩色盘旋,尽是道德光华飞紫雾;香烟缥缈,皆从先天无极吐清芬。仙桃仙果,颗颗恍若金丹,绿杨绿柳,条条浑如玉线。时闻黄鹤鸣皋,每见青莺翔舞。红尘绝迹,无非是仙子仙童来往;玉户常关,不许那凡夫俗女闲窥。

    广成子在碧游宫外站了很长时间,听到里面正在讲解“道德玉文”。稍过片刻,有一个童子出来,广成子说道:“这位童子,麻烦你通报一声,广成子请见你们老爷。”

    童儿进宫,来到九龙沉香车下报告说:“老爷:广成子在宫门口,不敢擅自进来,请老爷指示。”

    通天教主切指算计一番,片刻后叹了一口气,对童子哈哈说:“让他进来。”广成子进到宫内,倒身下拜说:“弟子祝师叔万寿无疆!”

    通天教主说道:“广成子,你今天到这里来,有什么事要见我?”通天教主何等人,哪里不知广成子来此原因,只是这话不能由他说出,才有刚才一问。

    广成子遂把金霞冠献上去说:“弟子禀告师叔:现在姜尚往东部攻战,军队开到佳梦关,这是武王顺应天意应合人愿,抚慰百姓惩治暴君,纣王恶贯满盈,按理应被消灭。不料师叔教中的弟子火灵圣母凭借这个金霞冠,前去阻挡周军,擅自杀害生灵,毁灭将士:第一阵用剑刺伤洪锦和龙吉公主,第二次交战又伤害姜尚,几乎使他丢了性命。弟子奉元始师尊的命令,下山多次地劝说她。她仍然倚仗宝器行凶伤人,还想伤害弟子。弟子不得已,使用了番天印,不料打中了她的头顶,杀死了她。弟子特地把金霞冠交还给碧游宫,请求师叔的裁决。”

    通天教主听完后,对广成子说道:“当初七圣共同商定封神,这里面有忠义之士封到榜上的,也有没有成仙得道却修炼成神的;各自有深浅厚薄的差别,每个人都有和别人注定相遇的机会,因此神有尊卑之分,死有先后的差别。我教中也有很多。这是天命注定的,不同一,何况是在上界策封,只有死了以后才能了解底细。广成子,你去跟姜尚说,他有打神鞭,如果我教里的门徒有人阻挡他,任凭他打。前些日子我已把告示贴在宫外,各个弟子都应当严格遵守,他们如果不听我的教导,是自取责难,和姜尚没关系。广成子去吧。”(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洪荒之明玉请大家收藏:洪荒之明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