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洪荒之明玉 > 章节目录 第416章 准提道人助周室(下)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听到孔宣的话,土行孙也不说话,一下子滚到孔宣骑着的马的脚下,举起铁棍就打,孔宣急忙举刀招架。土行孙身子非常灵巧,左右乱窜,战了三五个回合,孔宣觉得很是费力。土行孙见孔宣调换不便,便一下子跳出了阵圈,引诱孔宣说:“孔宣,你在马上面战起来不便,你跳下马来,我和你分一分高低胜负,我一定要擒拿住你,让你知道一下我的厉害!”

    孔宣根本不把土行孙放在眼里,以为土行孙说的是实话,心中暗想:“这东西活该死亡,不要说用刀砍他了,就只是用脚,也能把他踢成两段。”

    孔宣说:“我就下马和你战,看你能怎么样里”正是:你要成功扶封王,谁知反中巧中机。

    孔宣下了马,举着剑向土行孙砍来,土行孙举着棍向上便打,两个人你来我往,在岭下大战起来。探信的人进中军报告子牙:“报告元帅,二运官土行孙运着粮来到辕门,和孔宣大战起来。”

    子牙一听,慌了起来,害怕运粮官被擒拿,使粮食受到损失,急忙命令邓禅玉到营门外助阵。邓蝉玉立即来到辕门外。

    再说土行孙和孔宣在地上大战,土行孙是徒步战斗的人,步战惯了,而孔宣是习惯于马上作战的将,如今弃马到地上作战,旋转不太方便,反而被土行孙打了几下。

    孔宣这时才知道自己上当了。急忙把背后的五色神光晃了一晃,向着土行孙扫来,土行孙见这五色神光来得神异,知道非常厉害,急忙扭了一下身子,不见了踪影。

    孔宣见五色神光落了空,急忙在地下搜寻,没有防备邓掸玉的一块五光石打来,邓蝉玉扔出一块五光石,大喊一声:“逆贼看石知”孔宣听见叫喊,急抬头看时,五光石正好打在他的面门上,他“哎呀”了一声,双手抱着面门,转身便逃,掸玉又趁机打出一石,这一石正好打在孔宣的后颈上,孔宣带着重伤,逃回了大营中。

    土行孙和邓蝉玉夫妇立人见孔宣带伤逃走,心里非常高兴,二人一起进营来见子牙,见到子牙之后,把如何打伤孔宣,得胜回营的事讲了一遍,子牙听说,也很高兴。

    子牙对土行孙说:“孔宣背后的五色神光,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非常厉害,把我们的许多门徒和将佐擒拿去了。”土行孙说:“果然是非常厉害,差点把我也拿了。”众人对于孔宣的五色神光无可奈何,只能放下不提。

    再说孔宣回到大营中,心里非常烦恼,自己的脸被五光石打伤了两次,后颈上又打伤一次,心里不由得愤怒异常,在伤上敷贴了丹药,第二天,伤便痊愈了,孔宣上马出营,又来到辕门,只要扔五光石的女将出来对阵,以报打了三石的仇恨。

    探信的人进中军报告,邓蝉玉就想出阵,子牙对她说:“今夭你不能出去,你的五光石打过他三次,他哪里肯和你善罢干休?你今天出去,必定对你不利。”子牙止住了邓蝉玉出营,分附左右人员:暂时把免战牌挂出去。”

    孔宣见周营大门挂出了“免战牌”,只好怒气冲冲地回到营中。第二天,燃灯道人来到辕门。军政官进营报告子牙:“报告元帅,燃灯道人来到辕门。”

    子牙听说,急忙走出辕门迎接,二人来到中军帐中,行完了礼坐下,子牙让燃灯道人坐到上座,然后把孔宣如何厉害的事说了一遍。

    燃灯道人自然知道孔宣的厉害,却不与姜尚说穿,只是安慰他说:“孔宣的事我都已知道了,今天是特地来会他的。”

    子牙听说后,传令:“把‘免战牌,去掉。”孔宣的人进营中报告孔宣。

    孔宣听说周营去掉了“免战牌”,忙提刀上马,来到辕门请战。燃灯道人飘然走出营门,孔宣见燃灯道人来了,笑着对燃灯道人说:“燃灯道人,你是清静之,我知道你道行很深,你何苦呢,也来这里沾惹红尘大祸?”

    燃灯道人与孔宣行礼完毕,说道:“你既然知道我道行深高,那你就应该归顺大周,和周武王一齐进五关,共同讨伐封王,为什么现在还执迷不悟,尚在这里说大话?”

    孔宣大笑着说:“我不遇到知音,便不说话。我知你道行高深,你也知吾根基,便在此做过一场,较个高下!”

    燃灯道人说:“你既然知道成败兴亡,又深通妙理玄机,为什么连天命也不知,还要违抗天命呢?”孔宣说:“这是你们蛊惑民心的话,哪里有这样的道理,天命中哪有反以叛逆为正理的道理?”

    二人争起了口舌,一时谁也说不过谁,燃灯道人不由大怒,“你自恃强大,口出大话,毫无仔细想一想,到后来你必然后悔今日之事!”

    孔宣一听这话,心中大怒,把刀举起来,就冲向燃灯道人。燃灯道人叫一声“好”,了举宝剑招架,才刚战了二三个回合,燃灯道人忙扔出二十四粒定海珠来打孔宣。

    孔宣忙背后的神光晃了一晃,只见那二十四粒定海珠落到神光里去了。燃灯道人一看,大惊失色,他又把紫金钵孟扔起来打孔宣,但也同样地落到神光里去了。

    燃灯道人大喊一声:“门徒在哪里?”只听见空中里吹来了一阵大风,大风过后,现出一只大鹏雕来,这大鹏直向孔宣飞来,孔宜见大鹏雕飞来,急忙把自己头顶的盔挺了挺,只见一道红光冒了出来,横在了空中,燃灯道人定睛仔细观看,他本生的一双慧眼,但仍然看不清是什么东西。

    只听见空中有天塌地崩一样的响声,过了片刻后,只听见一声巨响,大鹏雕被打落到地上。孔宣一看大鹏雕被打下,急忙拍马向燃灯道人冲来,把背后的神光压下来扫燃灯道人,燃灯道人一看不妙,便借着一道祥光,逃回了子牙的大营。

    此战,却是燃灯输了,孔宣看到他逃回周营,脸上生出些微笑容,也回了周营。燃灯沈回大营去见了子牙之后,说了孔宣的厉害,又说:“不知道那神光是是个什么东西。”只见这时大鹏雕也走进帐中来了。

    燃灯急忙问大鹏:“孔宣是什么东西修炼成的?”大鹏说:“弟子在空中,看见有五色祥云护着孔宣的身子,好象他也有两个翅膀,但不知道是何种鸟。”

    这燃灯道人却是一直没有说实话,他虽知道孔宣来历,可今日与孔宣交战,除了没有使出神通道法,各种法宝尽出,就连二十四颗定海神珠都被孔宣收了去。他倒也不担心孔宣霸占了去。

    前些日子燃灯道人自灵鹫山圆觉洞出来时,便有天外飞来令符,说了孔宣之事,此中牵扯着圣人之间的因果,他只要助姜子牙一段时间,不使姜子牙丧失伐商之心,自有人出来退孔宣之兵。

    众人不知各中原因,正在商议时,军政官进帐报告:“有一个道人在辕门外求见。”燃灯道人听到军政官的话后,心里咯噔一声,暗道:“来了!”

    急忙起身,与姜子牙说道:“丞相,此来的道人非同小可,我等还要亲自出去迎接,万不可失了礼数。”姜子牙看到燃灯说的凝重,便知来者定然不同凡响。

    “应该,应该!”于是二一同来到辕门外迎接。刚出辕门就看到一个瘦干的道人立于大营之外。仔细看去,只见这个道人挽着双髻,身体很瘦,面色很黄,髻上还戴着两枝花,手中拿着一株树枝,那道人见燃灯道人来到,非常高兴地说:“道友有礼了。”

    燃灯道人忙行稽首礼说:“道兄是从什么地方来的?”那道人笑道:“自西方而来,想寻找东南西方有缘的人,现在知道孔宣阻挡大军前进,特来相助一二,以做渡资。”

    姜子牙听到后,不由大为高兴,这位道人倒也有趣,前来收徒,还要事先付出资金。若是他能助自己退的孔宣,东方之人尽可渡去。

    这是姜子牙不知道这位道人的来历,听到此道如此说,连忙拱手作揖道:“道友不远万里来助,若能退的孔宣,尽管去渡有缘人。”

    燃灯道人虽去过西方八宝山,可怜只见过接引道人,准提道人只闻其名未见其面。自自准提道人成圣以来,明心见性,参悟佛法,早非从前那般不堪,他自知自己结下因果太多,也不露面,一心在灵山修持。

    如今封神大战,他正在洞府与弟子们讲道说法,突然接到一道玉符,原来是明玉传来。当初准提打杀了红云道人,却是与明玉大战一场,由此结下因果,此次明玉说的明白。孔宣出山助成汤,以引出天地杀机。如今马上就要功德圆满,需准提道人亲自去一趟才好。

    这是一个绝佳时机,正好与明玉了结所有因果,也乘封神之战,往西方渡化有缘之人,以使释教大兴。

    准提道人进入大营后,见红尘滚滚,杀气腾腾,满眼都是杀气,口里只说着:“善哉!善哉!”

    燃灯道人等来到帐中,施礼之后坐下,燃灯道人问:“我听西方乃是极乐世界,今天道友来到东土,普渡众生,此正是慈悲之举。不知道兄尊称?”

    西方有二位了不得的大神通之士,一为接引道人之徒药师道人,一为准提道人之徒弥勒道人,道行高深,皆是三皇以前成道。

    准提道人听了燃灯问起自己来历,微微一笑:“贫道就是西方教中的准提道人,前些时广成子道友到我们西方,去借青莲宝色旗,曾和我见过面。现在孔宣在此行兵事,阻天势,瀛台山圣人发来玉符,与我把他退去。”

    姜子牙听了这话,心中大喜,对他说:“道兄今天收伏孔宣,正好是武王东征的起程日期。若真能建的大功,武王定为道兄大开方便之门。”

    燃灯本来还想参拜圣人之尊,哪里姜子不知西方教大名,以为准提道人只是寻常道人,再看到准提道人不以为然,便熄了心思。

    准提道人说:“事不亦迟,贫道这便出去与那孔宣见个高下,退去他后,你等便可前去界牌关。”准提道人说完。便走出营门,去会见孔宣。

    话说准提道人走上山岭,大声喝道:“请孔宣出来答话!”

    不久,孔宣催马出营,上下打量这个来路不明的道人。只见此道:身披道服,手执树枝。八德池边常演道,七宝林下说三乘。顶上常悬舍利子,掌中能写没文经。飘然真道客,秀丽实奇哉。炼就西方居胜境,修成永寿脱尘埃。莲花成体无穷妙,西方首领大仙来。

    孔宣问道:“原来是西方圣人驾到,弟子孔宣有礼了!”

    准提道人笑着与他说:“不必多礼,如今你与我分属二方,相互敌对,前些日子我接到明玉道人令符,要与你做过一场,一来是要你退兵回瀛台潜修,二来借你之手了结我与明玉道人的因果。我也不以圣人之本欺你,便与你斗斗法宝神通,一不用法力,二不显道行,如何?”

    孔宣听后不由大喜,“如此弟子放肆了!”说完,举刀劈向准提道人头顶,只见准提道人把手中的七宝树枝一挥,孔宣的刀便被拨落在地。

    孔宣急忙又取出金鞭,又向准提道人打来,道人又挥了一下七宝树枝,孔宣的金鞭也落到了一边。孔宣在一瞬间失去两件兵器,心中不由赞叹,圣人确实不凡,准提道人的手中的七宝树枝,真名乃是七宝妙树,是一件先天法宝,乃准提道人伴生法宝,极其厉害,凡不入先天者,遇此宝皆落地下,如今真个见识到了。

    看到寻常兵器打不着准提道人,孔宣忙把背后居中的一道红光撒开,把准提道人罩在里面。准提道人也知孔宣五色神色厉害无比,没想到这么厉害,自己堂堂圣人之尊都被他给摄了去。也是准提道人不察,太过大意。

    孔宣五色神光内有一空间,为他元神执掌,进入里面的人先被神光锁了道行神通,再被他元神所镇,便是大罗金仙进来也只能任由孔宣打杀,而无还手之力。

    燃灯一见红光摄去了准提道人,不由得大惊失色。别不不知,他哪哪里不知,准提乃是圣人,却是不敌孔宣的五色神光。

    正在这时,只见摄去了准提道人的孔宣只是睁着眼、张着嘴,呆立在那里,突然间,他头上的盔,身上的袍甲,稀里哗啦,纷纷碎落,将他的坐骑压倒在地上,接着,孔宣背后的五色光里爆起一声惊雷,呈现一尊圣像,这圣像有寸八只手,二十四个头,手执珊路伞盖、花罐鱼肠、神杆、宝锉、金铃、金弓、银戟、蟠旗等器物,此是准提道人的六丈金身。

    孔宣虽把准提道人摄入五色神光中,可无法锁住准提道人的道行,被准提道人金身冲了出来。只见准提道人现了金身后,大声吟唱:“宝焰金光映日明,西方妙法最微精。千千珊洛无穷妙,万万祥光逐次生。加持神柞人罕见,七宝林中岂易行。今番同赴莲台会,此日方知大道成。”

    准提道人用丝绦锁住孔宣的脖颈,把加持宝柞放在他的身上,口中念诵着“道友,请现原形!”霎时间,一只细目红冠的孔雀呈现出来。

    准提道人坐在孔雀身上,一步步走下山岭,回到子牙的大营。准提道人与姜子牙说道:“孔宣已退,贫道便不下来了!”说完就要告别而去。子牙忙拦住道人:“孔宣把我门下的许多将领掳了去,不知囚在何处?”

    孔雀应道:“都关在营地里。”准提将此消息告知子牙,又告别燃灯,拍了坐下的孔雀一下,孔雀立刻腾起双翼,在五色祥云的环绕下,离开金鸡岭。

    送走准提,子牙和韦护、陆压一道率兵占领了孔宣的军营,招降兵士,众兵丁失去了头领,都愿意投降,子牙应允了他们,连忙赶到后营,放出被擒的将领。被放出的将领们,都去本营拜谢了子牙、燃灯等大师。

    却是准提道人把孔宣打回原形,骑乘他出了金鸡岭,行到万里之外,这才一道金光恢复了孔宣人身,对他笑道说道:“你也不会怪我辱你,只当时我被你摄了去,成全了你的威名,合该你受此一遭。再者当初我被你老师打的颜面尽失,正好报应在你身上,便与你明教因果了结。你此去,正好回了瀛台山,过几天,通天道友要摆下诛仙阵,报于你老师,让他相助一二!”

    孔宣听到他此番话,这才不恼他,与准提道人躬身作揖后,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准提道人见孔宣远去,也化一道流光自原地消失。

    却说周营,自破了孔宣这一路兵马后,收得数万精兵,姜子牙一番排兵布阵。第二天,崇黑虎便回了崇城,燃灯、陆压也各自回山,杨戬仍去筹运粮草。子牙传下命令“继续前进!”。(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洪荒之明玉请大家收藏:洪荒之明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