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洪荒之明玉 > 章节目录 第411章 十绝阵破,周军大胜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元始天尊看罢“黄河阵”,以详光护持他们仙体,免的他们仙体有损,日后修为难复。完事后正准备出阵,彩云仙子用戮目珠从后面打来,不料那珠还没到天尊的身边就已化作灰尘飞去。

    云霄见此情景,脸色顿时大变。没想到元始天尊根本不理会,径直出了“黄河阵”,上篷坐定。燃灯道人上前问道:“老师进阵内,众道友的情况如何?”

    元始天尊叹息一声,说道:“现在并无大碍,只是过的三日之后,就要三花被削,天门闭合,成了凡,变为凡夫。此乃他们劫数,只等日后机缘,便能道行恢复。”

    燃灯道人又问,“刚才老师进入阵内,为什么不破此阵?又为何不大发慈悲,把众道友提拔出来?”元始天尊笑着说道:“此次阐教门下遭厄,事后牵扯甚大,还要与吾众圣人相商之后,方可行事。”

    话还未说完,众人就听得空中有鹿鸣之声。元始天尊笑说:“八景宫内的道兄来了。”众人听说后,忙下篷去迎驾。此有诗写道.

    鸿蒙剖破玄黄景,又在人间治五行。

    度得轩辕升白昼,函关施法道常明。

    太清道人乘牛从空而降,元始天尊迎上前去,大笑着说:“为周家八百年事业,有劳师兄驾临!”太清道人苦笑一声,说道:“不得不来,尔等稍作准备,瀛台山明玉道友马上就来,不可失了礼仪。”

    太清道人话才刚说完,就见远方天际一道神光冲天而起,仙音袅袅,紫气东来。元始天尊低声说道:“来了!”

    燃灯道人见状马上吩咐诸将士重摆香案,众道人排班站定,一身轻呤自虚空传来,远远看去,九匹天马拉着圣辇凌空飞来。圣辇前一位青衣童子抖缰执马,眨眼之间就到了周营。

    一位身着淡金色道袍,头戴紫金冠的道人由圣辇中走出,正是瀛台山明教圣人驾临。诸道人见明玉走出,齐齐躬身作揖道:“恭迎圣驾,弟子拜见圣人,圣人万寿无疆!”

    明玉见到这些道人齐声行礼,轻摆道袍,衣袖一挥扶起众道人,“尔等免礼。”说完后,向太清玉清道人拱手道:“贫道有礼,二位道友来的好早!”

    “见过道友,为区区周室劳道友前来红尘,罪过罪过!”太清道人叹声说道。明玉听后轻笑道:“道友言过了,大劫临身,我等怎能置身事外,能免一场杀难乃功德无量之举。”

    明玉说完后,看向成汤大营,只见成汤营中煞气冲霄,不由眉头一皱,“通天道友门下太多是非,竟摆此恶阵,煞气冲天,不知多少人因此而丧命,实是大罪过。”

    玉清道人点点头:“道友请入芦蓬!”三位圣人一同走上芦蓬,玉清道人坐定后,这才说道:“此阵非同小可,吾门下十二位弟子皆都遭厄,被削去顶上三花,闭了胸中五气。若要破除此阵,还得道友相助,收了遍天煞气!”

    “唉!”明玉叹一口气,“贫道既然来了,自然不能袖手旁观。不知道友如何安排门下弟子?”

    “不过是削了顶上三花而已,当年道友门下云中子不也由仙成凡,不过静修万年便恢复,说不定另有机缘。无需费心!”

    “道友阔达,贫道佩服。此阵一破,道友门下杀劫已过,只需三百六十五位正神归位,封神完毕,人劫便过。”

    听明玉如此说,元始天尊轻笑一声,“人劫好过,杀劫难过。还需一番劫难,可惜苦了诸多生灵,不知多少灰飞烟灭。”

    “此乃天数,当初我等紫霄宫中商定,凡入红尘者封神榜上俱有名,只怪他们根行浅薄,招惹事非!”太清道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再说三位娘娘在“黄河阵”中,又看见周营之中现出一

    座玲珑空塔,五色毫光,隐现于空中。随后又有一道金光冲天,一方神鉴浮于虚空。云霄对二位妹妹说:“玄都大老爷与明教圣人也来了,这可怎么是好?”

    碧霄娘娘不以为然,与云霄说:“姐姐,各教所授,管他干什么?今日他要来,我们就不必象昨日那样待他,没有必要怕他。先前玉清圣人前来黄河阵,不也无退走吗?”

    云霄娘娘直摇着头,说:“这事不好,圣人乃天地之尊,如何敢冒犯。”

    琼霄壮气说:“等他们进入我们阵,就先放金蛟剪,再祭混元金斗,何必害怕他们,圣人又如何,黄河阵连地气,若强行破阵,万里之里天倾地覆,便是圣人也不敢惹此因果,我们姐妹已先立于不败之地,便瞧瞧他们圣人有何神通,来破黄河阵?‘

    云霄见二位妹妹大劫临头,还犹未知晓,不由觉心下难过,这翻惹了圣人到来,怕是亿万年修行画灰灰,要去那封神榜上走一遭了。如此二位妹妹不听劝告,云霄只得作罢。

    到了第二天,太清道人对元始天尊说:“今日破了‘黄河阵,要早早回去,红尘世间不可久居。”元始天尊点头说:“师兄言之有理,红尘之地非久居之处,还应早早回去才是!”随即命白鹤童子收拾香案,太清道人也上了板角青牛。

    “道友请了!”跨在青牛背上,太清道人向明玉遥遥一揖。“道友请了!”明玉回礼后,跨一匹天马,与太清元始一起。

    前有燃灯道人引道,遍地清莲,异香扑鼻,馥郁沁心,红霞散满。众圣人来至“黄河阵”前,玄都大法师高喊到:“三位仙姑快来接驾!”只听随着喊声,“黄河阵”内一声钟响,三位娘娘一齐出阵。

    云霄娘娘福身拜倒:“弟子云霄见过老师,老师万寿无疆!”云霄拜礼后,却看到两位妹妹立而不拜,不由大急,“妹妹不得无礼,圣驾到来,为何不拜?”

    琼霄碧霄对云霄的话闻而不听。太清道人见此,暗叹一声,开口说道:“你等不守清规,敢行性慢。如此面对我等不尊礼仪,便是你们的老师见了我尚且躬身行礼,你等竟敢无状?”

    碧霄娘娘真灵早昧,只以为凭着黄河阵便是圣人也奈何不得,赌气似地说:“我们拜得是截教教主,不知有玄都。上不尊,下不敬,这是常理!”

    玄都大法师听到碧霄如此无礼,不由大喝道:“畜生好大的胆,竟敢出言触犯天颜!快快进阵去,今日破你大阵,叫尔不得好死!”

    三位娘娘转身入阵,太清道人催青牛,随之入阵。元始天尊踏沉香辇也进了阵,有白鹤童儿在身边侍唤。二位天尊,徐徐入内,今日要破这“黄河阵”。

    明玉见二位天尊进了黄河阵,伸手一指天顶,现出庆云三花,一道神光冲天而起,卷向黄河阵,把个黄河阵隔绝天地,炼化起阵中煞气。

    再说明玉在外面炼化黄河阵煞气,二位天尊进了黄河阵。太清看见众多弟子象喝醉了一样,昏昏沉沉地在地上酣睡,响声四起。抬头一望,八卦台上躺着四五个缺胳膊少腿的人,不由长叹一声:“可惜无数年修炼成的功德道行,一日之间都成了画饼!”

    再说琼宵看见太清道人走进黄河阵四处观望,便把金蛟剪向空中扔去。金蛟剪在空中展开成剪子形状,剪子尖对着尖,剪柄对着剪柄,渐渐合拢,从太清的头顶直落而下。

    太清道人在青牛背上看见金坟剪向他飞来,抬起左臂把胳袖口向上一迎,金蛟剪象一粒草籽一样无声无息地落入大海之中,没有一点儿动静。如此被太清道人收走,三仙姑见金蛟剪无功,不由大惊,碧宵又把混元金斗向太清道人砸了过去。

    太清道人也不用其它道法,只把风火蒲团向空中一扔,一道咒语念出,有黄巾力士出现,听到太清道人命令:“把这个混元金斗带到玉虚宫去!”黄巾力士得令,伸手一抓,混元金斗落入手中,随之化成一道毫光飞出黄河阵。昆仑山玉虚宫生出感应,一道接引神光收了混元金斗。

    碧宵、琼宵二位娘娘大声叫道‘“好啊!你把我们的宝贝都收了去,今天怎能和你善罢千休!”二位一起跳下八卦向,挥动着宝剑疾步奔向太清道人。

    ―堂堂的天尊怎么能和她们动手厮杀,太清道人随之把乾坤图抖开,命令黄巾大力士。“把云宵裹到乾坤图中,镇压到麒麟崖下面!”这是太清道人得了通天的令符,不意伤害云霄性命,只镇压她千年,做为惩罚。

    黄巾大力士接了天尊的旨意,把云宵用乾坤图裹住,化为一道神光飞出黄河阵去往麒麟崖。立于崖前,打开乾坤图,微微一抖云霄一声闷哼,被镇入麒麟崖下。随之,黄巾力士拿出一道太清玉符贴在崖上,化为一道黄光消散于天地之间。

    云霄被拿,琼宵不由大怒,挥舞着宝剑继续向太清奔来。元始天尊命令白鹤童子把三宝玉如意抛向天空,三宝玉如意正打在琼宵的脑袋上,直砸得琼宵脑浆迸裂。一道灵魂向封神台飞去了。

    碧宵破口大骂:“无数年年修炼而成的功德道行,一日之间全被你们毁了,白自修炼了这么多年,今日定要为二位姐姐报仇,不与你等干休!”挥动着一把飞剑来杀元始天尊,被元始天尊旁边的白鹤童子一玉如意,把碧宵的掌中飞剑打落到地下。

    元始夭尊从袖子中取出一个盒子,打开盒盖,扔到空中,把碧宵连人带鸟都装到了盒子中,不一会儿就化成了一团血水。一道灵魂也飞向了封神台。正是修道千年岛内成,殷勤日夜炼无明。无端排下“黄河阵”,气化清风损七情。

    三位娘娘已经一死。芝仙子和彩云仙子还在八卦台上,注视着二位天尊。元始天尊已经破了“黄河阵”,众弟子还在地上昏昏沉睡。老子用中指指了一下地,只听得地下打雷一样响了一声,众弟子突然被雷声惊醒,杨欲、金吒、木吒一齐跳了起来,跪倒在地给二位天尊叩头。

    老子坐着青牛走出了黄河阵,回到篷上。众弟子叩拜完后,元始天尊说:“尔等今日被削了顶上三花,闭了胸中五气,此乃天数,逃也逃不掉。日后姜子牙要有四九劫难,还要你们互相帮助,辅助姜子牙,现在再赐给你们纵地金光法,可以日行几千里。”

    说完后,又向众人问道:“你们镇洞的宝物呢?‘

    “都装到了混元金斗里了。”元始天尊命令白鹤童子:“把他们镇桐的宝物都还给他们。”元始天尊再吩咐一声“起驾回玉虚宫”。众人列队送二位天尊大驾返回仙府。

    明玉见到二位天尊离去,拿出一张玉符,对姜子牙说道:“你拿此玉符前去终南山玉柱洞,请云中子过来破除红沙阵,而后有三十六路诸候齐来讨伐西岐。你等破其大军,可诏令天下,起军伐商,若有为难之时,自有吾等助尔一臂之力。”

    姜子牙接过玉符,连忙跑拜道:“圣人慈辈,弟子尊命!”

    吩咐了姜子牙后,明玉又转头向燃灯道人说道:“通天道友门下赵公明与你有成道之缘,你得了他十二颗定海神珠,与截教结下因果,日后自有偿还之机。此间十绝阵破后,便回去圆觉洞,自有一番机缘!”

    “弟子尊命!”燃灯道人听明玉如此说,躬身作拜后,目送明玉离去。

    再说彩云仙子满胸的怒气还未平息见“黄河阵”被攻破了,退回大营来见闻太师,闻太师已经知道“黄河阵”被攻破了,玉虚宫的弟子都被救回去了,自然惊慌不安,急忙写了一道奏章,派遣了一名官员火速赶往朝歌,与纣王请求援兵,又发了一道火牌,把三山关总兵邓九公调到大账下听候命令。

    燃灯在篷上与诸位道长闭目养神,姜子牙遣部将去请云中子准备破那“红沙阵”。到了第九十九天,姜子牙来拜见燃灯,说道:“老师,明天是破‘红沙阵,的最好的日子。”

    第二天,诸位道人排班站定,

    云中子与风火童子同来红沙阵前,风火童子叫道.“我师父来会‘红沙阵’,阵主赶快出来。”喊声未落,张天君气势汹汹地从“红沙阵”中出来了,坐下骑着梅花鹿,手中挥着宝剑,杀气腾腾奔白鹤童子冲了过来,冲到近前,抬头一看,见是云中子。

    张天君说道.“云中子道兄,你乃是一个福德之仙,并非冲锋陷阵之士,你赶快回去吧,我不与你争斗。”

    云中子答道:“张道友,这‘红沙阵’就该我今天来破。道友不必多言,且看贫道手段,破你红沙阵。”

    却说云中子进了红沙阵,张天君奈何不得他,被云中子黄金枪刺死,一道真灵飞往封神台。破了“红沙阵”,云中子看见三个洞**躺着三个人。便使出法术打了一个响雷,震醒了众弟子。

    众弟子醒转,急忙站了起来,睁开眼一看是云中子站在面前,才知道被救,雷震子见师父前来,连忙跪下行礼:“弟子见过老师,劳烦老师救助,皆因弟子学艺不精,坏了老师名声。”

    云中子摆摆手,“此乃尔等劫数,与道行无关。快去救助武王去吧。”哪吁急忙去扶

    武王,而武王双眼紧闭,呼吸俱无,已经死了,武王的坐骑逍遥马,过了一百天都已经腐臭了。

    燃灯在阵外面瞧见“红沙阵”被攻破了,和姜子牙一起催动坐骑进了阵中来看武王,武王已经死了很长时间了。

    姜子牙见武王身死,不由放声痛哭。燃灯安慰道:“不要紧。百天前武王进“红沙阵”时,我用三道符印护住了他的前心后背,武王注定要有这百天的灾难,我自然有办法让他起死回生。”

    于是命令雷震子背着武王的尸体,放到篷下,浑身上下用水擦洗干净。燃灯取出一粒丹药研碎,用水化开,给武王灌下去。过了两个时辰,武王才苏醒过来,慢慢睁开眼看一看周围,看见姜子牙和众将道士站在周围,知道自己起死回生,不由得长叹一声:“今天总算又见到了相父!”

    子牙命令左右负责武王生活的官员,护送武王回宫。燃灯对众道士说:“如今十绝阵已经破,也该回山,请广成子留一下,去桃花岭拦截闻仲,不要让他逃进佳攀关;赤精子道友也请留一下,去燕山拦截闻仲,不要让他进了五关。二位请赶快动身!慈航道人也请留下,其他道友都请回去吧。”

    众道人刚走出蓬来准备离开,云中子出声说道:“我也到绝龙岭去,助道友一臂之力。”只留下慈航和子牙在篷。

    姜子牙传下命令:“把所有的将领都调到帐下。”南宫适等将领一齐来到账前,一一给姜予牙行礼完毕,站立在两边。姜子牙传令:“队伍明天开拔,和闻太师决一胜负。”众将接到命令,各自做准备。

    闻太师见摆下的十个阵都被攻破,无计可施,只得等待从朝歌派来救兵。又盼望三山关邓九公早一点儿来助战,于是和彩云仙予,芝仙商量。二位仙子说道:“想不到琼宵、碧宵、云宵三位仙子遭如此的厄运,太清和元始天尊两位师伯又下山帮助他们,我们才有今天的挂折。”(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洪荒之明玉请大家收藏:洪荒之明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