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洪荒之明玉 > 章节目录 第410章 十二金仙齐遭厄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杨戬等人各自忍气吞声,保着姜子牙来看阵图。到了阵门,只见门上悬有一个小小的牌子,上面写着“九曲黄河阵”。士卒也不多,约摸五六百名,旗播分为五色。

    此有诗赞写道:

    阵排天地,势摆黄河。阴风飒飒侵人,黑雾弥漫迷日月。悠悠荡荡,杳杳冥冥。惨气冲霄,阴霆彻地。消魂灭魄,任你千载修持成画饼,损神丧气,虽逃万劫艰辛俱失脚。正所谓:神仙难到,削去顶上兰花;哪怕你佛祖厄来,也消了胸中五气。逢此阵劫数难逃,遇他真人怎躲?

    姜子牙看罢此阵,回见云霄。云霄问道:“姜子牙,你可识得此阵吗?”姜子牙笑声说:“道友,不是明明书写在门上,何必又问识与不识。”

    碧霄一直对哮天犬偷咬的哪一口耿耿于怀,所以又向杨戬说:“看你今天怎么再放哮天犬来。”杨戬早就憋着一口气,倚了胸襟,仗了道术,催马摇枪,直取碧霄。

    琼霄慌忙催开黄鹊鸟上前抵住杨戬,两下没战几个回合,云霄娘娘祭起混元金斗。杨戮不知此斗的利害,还要冲刺,只见一道金光,把杨戮吸在里面,往“黄河阵”里这么一摔,

    不怕你七十二变俱无用,怎脱“黄河阵”内灾戈,金叱见杨截被拿,大声喝到:“你用什么邪门歪道拿了我道兄!”说罢仗剑直刺云霄,想要救得杨戬脱困。琼霄赶忙持宝剑相迎,金吒也祭起遁龙桩。

    云霄娘娘看了看,笑着说:“这小玩艺也与贫道面前摆弄!”笑过,把金斗托在手中,用中指这么一指,遁龙桩便落入斗内。随手又把金斗祭在空中,把个金叱也拿去摔入“黄河阵”中。

    此正是:装尽乾坤并四海,任他宝物尽收藏。木吒见兄长被拿了去,大呼一声:“那妖妇休得无理,用何妖术,敢欺吾兄!”说着,如狼似虎,仗剑直向琼霄扑来,琼霄急忙架剑迎战,未战三合,木吃把肩膀一摇,昊钩剑飞于空中,琼霄看见,笑着说:“莫道吴钩不是宝,是宝吴钩难伤我。”

    只见云霄娘娘又是用手一招,那吴钩剑乖乖顺着云霄的手势落在斗中。云霄娘娘随手再祭起金斗,木叱躲闪不及,一道金光,装了进去,也被摔进了“黄河阵”中。接着,云霄娘娘纵开青莺,直取姜子牙。

    姜子牙见三位门人被拿。心中惊恐,慌乱架剑迎战。没过几个回合,云霄又把混元金斗祭起来拿姜子牙,姜子牙赶忙把杏黄旗招展,旗现金花,把金斗抵在空中,只见那金斗只是乱翻,不能落将下来。

    如此姜子牙败回芦篷,来见燃灯道人。燃灯道人无奈说道:“云霄使用的宝物是混元金斗。这一回是诸位道友遭逢这么一场劫数,对神仙之体有些不大吉祥,入此阵内,根基深者倒不要紧,根基浅者只怕会失利。”

    周营之中,燃灯道人与众将士讲起了九曲黄河阵的玄妙,众人听后只觉浑身发凉,没想到世间竟有此等恶毒的阵法。有此大阵相护,成汤谁能胜之,不由的丧气灰心。

    再说云霄娘娘大胜回到中军,闻太师见一日乏内,擒了周营三人入阵,心中甚是欢喜,向云霄娘娘问道:“不知娘娘准备把拿到的玉虚门人怎样发落?”云霄娘娘卖了个关子,不与闻仲细说,言语遮掩道:“等我与燃灯会面之后,自有道理。”闻仲听后闭口不问。

    当日,闻太师在营中设宴款待,席间,闻太师一想云霄娘娘“黄河阵”中擒了三人,张天君的“红沙阵”中还困着三人,心中实在爽快乐意,多少天来脸上的愁云一扫而光。正是:屡胜西岐重重喜,只怕苍天不顺情。成汤营内欢声笑语,尽情而散。

    到了第二天,五位道姑又装束出阵,来至篷前,点名请燃灯出来答话。燃灯同诸道人排班而出,云霄见那燃灯:双抓髻,乾坤二色,皂道服,白鹤飞云。仙风并道骨,霞彩现当身。顶上灵光千丈远,包罗万象胸襟。正是灵鸳山上客,元觉道燃灯。

    燃灯道人见了云霄,行个礼说道:“道友有请了!”云霄娘娘不欲失礼,还礼后说道:“燃灯道人,今日你我会战,决个胜负,我摆此阵,请你来看。只因你教下门人把截教子弟欺凌太甚,我所以才生这个念头。如今是月缺难圆,你门下有什么高明之士,让谁来会我黄河阵?”

    燃灯见云霄娘娘如此自大,笑着说道:“道友的话差了,当初诸位圣人老爷签押‘封神榜’后,想必上清圣人也与你说过,你难道不知天道循环的道理?从来造化,周流复始。赵公明落得如此下场,乃是他不尊天数。只道他根行较小浅,无仙体之缘,全该有如此之难。”

    琼霄不奈,上来对云霄说道:“姐姐既设此阵,又何必与他讲什么道行,待我上去拿他,看他有何术相抵!”说着,不顾云霄相阻,琼霄娘娘便催开鸿鸽鸟,仗剑来取燃灯道人。

    云霄看到琼霄如此,不由暗自叹息,金鏊岛多宝大师兄所言果然没错,自家二位妹子终究根行极浅,享不得神仙之体,大道逍遥,今次离了三仙岛前来此地,怕是大劫到来。

    自己被她们托入劫中,只望能护的她们周全,不负姐妹一场。想到这里,再不理会以多打少,飞身迎向燃灯道人。

    这一边看到成汤一方以多打少,激怒了玉虚诸门人,突然听得内有一人作歌道:“高卧白云山下,明月清风无价。壶中玄奥,静里乾坤大。夕阳看绮霞,树头数晚鸦。花阴柳下,笑笑逢人话,剩水残山,行行到处家。凭咱茅屋任生涯,从他金阶玉露滑。”

    此作歌者正是赤精子,只见他歌罢,大喝一声道:“琼霄道友,少出狂言,你今日到此,只怕是也免不得要到‘封神榜’上签名。”只见赤精子道步轻轻,执剑而来。

    琼霄娘娘听他这番话,脸色一沉,变出两朵桃花,持剑直刺赤精子。两剑相交,步鸟飞腾,劈劈啪啪,竟是难分上下。

    云霄见周营出了赤精子,只把混元金斗向天空祭起,一道金光,如电射目,赤精子叫声“不好”,欲待脱身,已被金斗拿住,摔入“黄河阵”内,跌得如醉如痴,人事不省。

    此时琼霄乘机赶回阵去,立即把赤精子顶上的泥丸宫用符闭塞了。可怜赤精子千万年功夫,坐中辛苦,只因逢此大劫大难,遇上混元金斗,被蒙入阵内,就是神通再大也没用了。

    广成子看到琼霄如此逞凶,再也按捺不住,大叫到:“云霄,你休要自恃碧游宫中学得的那些道法,轻视阐教门下,有辱我辈,我来与你见个高低!”

    云霄娘娘见广成子过来,连忙催动青莺,上前说到:“广成子,就说你是玉虚宫中头一位击金钟首仙,若遇上我的宝贝,你也难脱危厄。”

    广成子当然知道九曲黄河阵玄机,却是毫不在意,只是轻声笑着说道:“贫道自九仙山入得红尘,已是犯戒,怎么能说脱厄?前因定就,怎么能违天命?今天面临杀戒,只能迎劫而上,便是身死道消也是天命所定。”广成子说着,执剑来取云霄。

    云霄娘娘执剑相迎。两人交战在一起。此时,那碧霄娘娘又祭起金斗,来拿广成子。广成子早就提防混元金斗,看到碧霄祭出金斗,本想转身而走,突然心神一震,灵台一道灵光闪出,便装着不察,被混元金斗拿入“黄河阵”内。

    虽然有了防备,还是不抵此阵威力,其情其状,与赤精子一般模样。这个混元金斗,正好应了玉虚门下众徒该削去顶上三花,重修天道。此乃是天数如此,自然随时而至,要把玉虚门下的弟子都拿入,’黄河阵”,闭了天门,失了道果,只等姜子牙封过神,再修正果,返本还元。

    广成子便是心神一震之间,这才领悟此理,只得应势入劫,被消去顶上三花,闭了胸中五气,等到大劫完毕,再重修道行。所谓大凶之中有大吉,此次应对黄河阵,广成子竟是看到天机显化,知道自己斩恶尸念头的机缘就在黄河阵中,非的借此历一大劫方能有成。

    再说那云霄娘娘拿了广成子后,又用混元金斗先后拿了文殊广法天尊,普贤真人,慈航道人,清虚道德真君,道行夫尊,玉鼎真人,太乙真人,灵宝大法师,惧留孙,黄龙真人。

    把个元始天尊门下十二弟子都拿入阵中,只剩下燃灯道人与姜子牙。而后,这云霄娘娘又依仗金斗的妙法,大喊到:“既然月缺,反正难圆,干脆作恶到底!燃灯道人,今天你也难逃此法!”

    说罢又祭起混元金斗来擒燃灯道人。燃灯见事不好,借土遁化清风而去。云霄、碧霄、琼霄三位娘娘看到燃灯逃脱,也就暂时回归成汤大营。

    此时成汤大胜,周营众多神通广大的修士皆被云霄所擒,大营内的气氛再不象以前那么冷冷静静乡凄凄惨惨,而今是人欢马叫,热闹非凡。

    闻太师见“黄河阵”内拿了许多玉虚门人,欣喜之情难以用语言来表达,吩咐左右,快快摆下盛宴,为三位仙姑庆功。

    云霄娘娘饮酒而归,默默坐在哪里独自思量:“事已做到这个地步,把玉虚门下这么多门人困在阵中,这件事不好处理,让我今日进退两难。不如发一令符求教多宝师兄,老师定有一番计较。”如此一想,云霄伸手一挥,一道清光飞出,直冲天际,向金鏊岛飞逝。

    再说燃灯道人逃回篷上,只见姜子牙上前来相见。二人坐下之后,姜子牙便问:“众道兄都被困在‘黄河阵,中,凶吉不知如何?”燃灯道人摇遥头,无奈说道:“倒是不要紧,只是可惜了一场功夫都白用了。而今,贫道只好去玉虚宫走一遭。子牙,你在此好生看守,料想众道友也不会损伤身体。”

    燃灯说完,立即离了西岐,驾土遁而行,不大功夫便来到昆仑山麒麟崖,落下遁光,行至宫前,见到白鹤童儿在那里看守九龙沉香辇。燃灯上前问童儿说:“掌教老爷到哪里去了?”

    白鹤童儿说道:“见过老师,老爷要驾往西岐,你快快回去焚香静室,准备迎辇接驾。”燃灯听罢,火速回到西岐,篷前见到独坐的姜子牙,燃灯马上与他吩咐道:“子牙公,快快焚香结彩,老爷马上驾临!”

    听到圣人老爷要来,姜子牙慌忙洁净身体,秉香道旁,迎接莺舆。只半日,就见霭霭香烟,氮氛遍地。此有歌赞道:

    混沌从来道德奇,全凭玄理立玄机。

    太极两仪并四象,天开于子任为之。

    地丑人寅吾掌教,《黄庭》两卷度群迷。

    玉京金脚传徒众,火种金莲是我为。

    六根清净除烦恼,玄中妙法少人知。

    二指降龙能伏虎,目运祥光天地移。

    顶上庆云三万丈,遍身霞绕彩云飞。

    闲骑逍遥四不相,默坐沉檀九龙车。

    飞来异兽为扶手,喜托三宝玉如意。

    白鹤青弯引前道,后随丹凤舞仙衣。

    羽扇分开云雾隐,左右仙童玉笛吹。

    黄巾力士听救命,香烟滚滚众仙随。

    阐道法扬真教主,元始天尊离玉池。

    燃灯道人和姜子牙听见半空仙乐阵阵,清脆燎亮,知道掌教师尊到了。赶忙秉香伏地,口称:“弟子恭迎大驾来临,天尊万寿无疆。”

    元始天尊落下沉香辈,有白鹤童子手执羽扇随后而行。然灯与姜子牙请天尊上了芦篷,又倒身下拜。天尊说道:“你们起来。”

    姜子牙又俯身启禀:“三仙岛摆下‘黄河阵,,众弟子都有陷身危厄,恳求老师大发慈悲,普济救拔诸位道友。”

    元始天尊面无表情,向成汤大营看了一眼,才与姜子牙说道:“此天数已定,吾自有计较。”说完,元始天尊就默默静坐,燃灯、姜子牙也不敢再多嘴,静静侍于左右。

    到子夜时分,天尊顶上现出庆光祥云,一亩大小,上放五色毫光,有金灯万盏,点点落下,就如同檐前的滴水不断一般。

    再说云霄娘娘在“黄河阵”内,猛然看到一股紫气冲天而起,又有庆光详云遍布周天万里,赶忙叫来二位妹妹对其说道:“今日拿了阐教诸多门人,却是把师伯招来来了!二位妹子,我当初不肯下山,你二人是执意不从。也怪我一时动了无明,设这‘黄河阵’,把玉虚门人都陷在里面,让我既不好放他们,也不能损害他们,左右前后都为难。而今师伯又来,我等怎好相见,真叫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这可怎生是好?”

    琼霄大胜阐教门人,在红尘中待的时间长了,早就昧了真灵,不分是非,不知祸福,不以为然的与云霄劝说:“姐姐的话错了!他又不是我们的老师,尊他为上,不过是看在我们老师的面上,我们又不是他阐教之下的门人,任凭我为,为什么要怕他?”

    碧霄听到此话,不由点头称是:“我们见他时,先要尊重他。他要是无声色,我们以礼相待;如果他盛气凌人,有自尊之念,我们还认他师伯干什么t既然是敌对,就没必要卑下逊礼。现在‘黄河阵,也摆了,人也擒拿了,生米做成熟粥了,怕也怕不住。”

    二位仙姑你一言,我一语,共同议论明日如何相斗元始天尊。云霄娘娘只是苦笑不已,圣人之尊如何能让她二人这般诋毁,怕是这二位妹妹无论如何都保不得周全了。

    待到二位仙姑走后,云霄接到通天教主的符令,打开一看,不由脸色一白,只觉浑身发软,面色悲苦。与此同时,元始天尊也得了通天教主的令符,看完其中内容后,元始天尊点点头,面带微笑。

    第二天清晨,元始天尊命白鹤童子:“你把沉香荤收拾好。既然来了此地,须进‘黄河阵,中走一遭。”于是,燃灯道人在前引道,姜子牙随后,下篷来到阵前。白鹤童儿在成汤营前高声呼叫.“三仙岛云霄快快来接圣驾!”

    云霄等三人听得喊声,忙出阵来,在道旁欠身行礼,口称:“弟子见过师伯,师伯万寿无疆。”

    元始天尊打量一番三仙姑,果然如通天所说,除那云霄之外,其余皆是根行浅薄之人,心中有了计较,便对三人说道:“尔等设此‘黄河阵’,乃是我门下弟子该当如此。只是有一件,还要告之你们,你等不守清规,逆天行事,自取违教之律制裁!如今你们先进阵去,我随后就到。”

    三位娘娘不敢回话,只得先自进了“黄河阵”,上了八卦台,元始天尊见大阵祭起,径直进入“黄河阵”,沉香辇下离地二尺有余,下有祥云托定,瑞彩飞腾。天尊进得阵来,慧眼垂光,见到十二弟子横躺直卧,闭目不睁。

    好在那云霄处事人还有分寸没有损了他们仙体,天尊只是叹道:“只因三尸不斩,六气未吞,空用功夫亿万载,如今要落得个三花俱削,五气闭合!”

    天尊见到弟子如此苦难,一时道心慈悲,看罢阵,转身刚欲出去,八卦台上的彩云仙子见天尊回身,不知好歹,抓一把戮目珠打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洪荒之明玉请大家收藏:洪荒之明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