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洪荒之明玉 > 章节目录 第402章 闻太师伐西岐(三)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闻太师又向姚天君问道:“落魄阵有何妙?”

    姚天君曰:“吾此阵非同小可,乃闭生门,开死户,中藏天地厉气,结聚而成;内有白纸一首,上画符印,若神仙入阵内,白旌展动,魂魄消散,倾刻而灭,不论神仙,随入随灭。”

    有诗为证:“白纸摇黑气生,成妙术透虚盈;从来不信神仙体,入阵魂消魄自倾。”

    闻太师又问:“如何为红水阵,其中妙用如何?”

    王天君曰:“吾红水阵内,夺壬癸之精,藏太乙之妙,变幻莫测;中有一八卦台,上有一二个葫芦,任随人仙入阵,将葫芦往下一掷,倾出红水,汪洋无际。若是水溅出一点,黏在身上,顷刻化为血水,纵是神仙,无术可逃。”

    有诗为证:“炉内阴阳真奥妙,成壬癸里边藏;饶君就是金刚体,遇水黏身顷刻亡。”

    闻太师又问:“红沙阵,毕竟愈出愈奇、更烦指教,以快愚意。”

    张天君曰:“吾红沙阵,果然奇妙,作法更精,内按天地人三寸,中分三气,内藏红砂三斗,看似红砂,着身利刃,上不知天,下不知地,中不知人;若人仙冲入此阵,风雷运处,飞砂伤人,立刻骸鼻俱成齑粉,纵有神仙佛祖遭此,再不能逃。”

    有诗为证:“红砂一撮道无穷,八卦炉中玄妙功;万象包罗为一处,方知截教有鸿蒙。”

    闻太师听罢,不觉大喜与众道人说道:“今得众道友到此,西岐指日可破;姜子牙纵有百万甲兵,千员猛将,无能为矣,此贵乃社稷之福也。他日西岐城破,贫道定当为诸位道友表功,以示显贺!”

    诸位道人听到闻太师如说,不觉兴奋,齐齐与闻太师行礼道:“闻道兄客气,我等不求富贵闻达,只不负同门之谊,不教吾截教道友为他人小视足矣!”

    闻太师听后只是笑笑,并不作声。

    此时,内有姚天君列曰:“列位道兄!据贫道论起来,西岐城不过弹丸之地,姜子牙不过浅行之夫,怎经得十绝阵杀起?只待贫道略施小术,把姜子牙处死,至时西岐军中无主,自然瓦解。常言:蛇无头而不行,军无主而自乱。又何必区区与之较胜负哉?”

    闻太师点头道:“道兄若有奇功妙术,使姜尚自死,又不张弓持矢,不致军士涂炭,此真万千之幸也。请问道兄如何治法?”能不死伤,自然最好。日后西岐城破,只诛首恶,其余军士皆为百炼精兵,可为朝歌再增数十万精军,何愁不平逆乱。

    闻太师打的好主意,却不想西岐也有能人,此自不提。

    姚天君自恃落魄阵,只觉取姜尚之命如探囊取物,傲然而首曰:“不动声色,二十一日,自然命绝。姜子牙纵是脱骨神仙,超凡佛祖,也难逃躲。”

    闻太师大喜,更问详细,姚天君附太师耳曰:“须如此这般,自然命绝,又何劳众兄费心。”

    闻太师听后喜不自胜,对众道友曰:“今日姚兄施大法力,为我闻仲治死姜尚;尚死诸将自然瓦解,功成至易,真所谓樽俎折冲,谈笑而下西岐。大抵今皇上洪福齐天,致感动列位道兄扶助。”

    众人皆曰:“此功让姚道友行之,总为闻兄,何言劳逸。”

    姚天君让过众人,随入落魂阵内,上一土台;设一香案,台上扎一草人,草人身上写姜尚的名字;草人头上点三盏灯,足下点七盏灯,上三盏名为催魂灯,下点七盏名为捉魄灯,姚天君披发仗剑,步罡念咒,于台前发符用印,于空中一日拜三次;连拜了三四日,就把子牙拜的颠三倒四,坐卧不安。

    不说姚天君行法,且说姜子牙坐在相府,与诸将商议破阵之策,默默不言,半筹莫展。杨戬在恻,见姜丞相或惊或怪,无策无谋,容貌比前大不相同,心下便自疑惑:丞相曾在玉虚门下出身,今膺重寄,必有怪异。况上天垂象,应运而兴,岂是小可?难道就无计破此十阵,便是颠倒如此?其实不解。

    杨戬甚是忧虑。又过七八日,姚天君在阵中,把姜子牙又拜去了一魂二魄。姜子牙在相府,只觉心烦意燥,进退不宁,十分不爽利;整日不理军情,常懒常眠,众将门徒,俱不解是何缘故。

    也有疑策破阵者,也有疑深思静摄者。不说相府众人猜疑不一,又过了十四五日,姚天君将姜子牙精魂气魄,再拜去了一魂二魄。姜子牙在府,不时憨睡,鼻息如雷。

    且说哪吒、杨戬与众弟子商议曰:“方今兵临城下,阵摆多时,师叔全不以军情为重,只是憨睡,此中必有缘故。”

    杨戬曰:“据愚兄观丞相所为,恁般颠倒,连日如在醉梦之间,似此动作,不像前番,似有暗算之意。不然丞相学道昆仑,能知五行之术,善察阴阳祸福之机,安有昏迷是?置大事而不理者?其中定有蹊跷。”

    众人听后,来回想到姜子牙前后不一,认可了杨戬之话,齐声说道:“此必有缘故。我等同入卧室,请上殿来,商议破敌之事,看是如何。”

    众人于是至内室前,问内侍人等:“丞相何在?”左右侍从应曰:“丞相浓睡未醒。”

    众人命侍从请丞相至殿上议事。侍从忙入室,请姜子牙出得内室门外,武吉上前告曰:“老师每日安寝,不顾军国重务,关系甚大,将士忧心。恳求老师,速理军情,以安周土。”

    姜子牙只得勉强出来,升了殿,众将上殿,议论军情等事。姜子牙只是不言不语,如痴如醉,忽然一阵风响。哪吒没奈何来试试姜子牙阴阳如何。

    哪吒曰:“师叔在上,此风甚是凶恶,不知主何凶吉?”姜子牙捏指一算,答曰:“今日正该刮风,原无别事。”

    众人不敢抵触。此时姜子牙被姚天君拜去了魂魄,心中迷糊,却是阴阳差错了,故曰该刮风,如何知道祸福?

    当日众人也无可奈何,只得各散。言休烦絮,不觉又过了二十日;姚天君把子牙二魂六魄,俱已拜去了;止剩得一魂一魄。

    第二日姜子牙三魂七魄竟拜出泥丸宫。姜子牙已死在相府,众弟子与门下诸将官,迎武王驾至相府,俱环立而泣。

    武王亦泣而言曰:“相父为国勤劳,不曾受享安康;一旦至此。於心何忍?言之痛心。”众将听武王之言,不觉大痛,杨戬含泪,将姜子牙身上摸一摸,只见心头还热,忙来启武王曰:“不要忙,丞相胸前还热,料不能就死;且停在卧榻。”

    不言众将在府中慌忙,单言姜子牙一魂一魄,飘飘荡荡,杳杳冥冥,竟往封神台而来。

    时有清福神迎迓,见姜子牙的魂魄,清福神柏鉴知道天意,姜子牙乃是代天封神之人,如何能够入得封神榜,连忙将姜子牙的魂魄,轻轻推出封神台来。

    姜子牙原是有根行的人,一心不忘昆仑,那魂魄出了封神台,随风飘飘荡荡,如絮飞腾,迳至昆仑山来。适有道行天尊,闲游山下,采芝药;猛见姜子牙魂魄渺渺而来,道行天尊仔细观看,方知是子牙的魂魄。

    道行天尊不由惊曰:“子牙绝矣。”慌忙赶上前,一把绰住了魂魄,装在葫芦里面,塞住了葫芦口,迳进玉虚宫,启堂教老师。

    道行天尊进得宫,门後面有人突然叫曰:“道行天尊不要走!”道行天尊及至回头看时,原来是太华山宵洞赤精子。

    道行天尊与赤精子作揖曰:“师兄那里来?”

    赤精子曰,“闲居无事,特来会你游海岛,访仙境之高明野士,看其着棋闲要如何?”道行天尊摇摇头曰:“今日不得闲,日后再与师兄一同游玩。”

    赤精子却是不依,拉住道行天尊:“如今老师止了讲道,你我正是得闲;他日若还开了讲,你我俱不得闲矣。今日反说是不得闲,乃欺我。”

    这赤精子在玉虚门下排行第三,身份尊贵。真个论起来,道行天尊还要叫他一声三师兄,被赤精子拦着好不为难。

    无奈姜子命在旦夕,道行天尊只得与赤精子解释曰:“我有要紧事,不得陪兄,岂非不得闲之说?”

    赤精子开口道:“吾知你的事,姜子牙魂魄不能入窍之说,再无他意。”

    道行天尊不由一惊,问曰:“你何以知之?”

    赤精子笑曰:“适来言语,原是戏你,我正为子牙魂魄赶来。我因先到西岐山封神台上,见清福神柏鉴说:子牙魂魄方至此,被我推来,今至昆仑山去了。故此特地赶来,方见你进宫,故意问你;今子牙魂魄果在你处?”

    道行天尊点点头,说道:“适间闲游崖前,只见子牙魂魄飘荡而至;及近仔细看后,方知乃是姜子牙,今已被吾装在葫芦内,要启老师知之,不意兄至。”

    赤精子曰:“多大事情,惊动老师?你将葫芦拿来与我,待吾去救子牙走一番。”

    道行天尊听到赤精子如此说,想必他有救治之方,如此便把葫芦付与赤精子。赤精子恐误了姜子牙,也不与道行天尊多说,借清光离了昆仑,刹时来至西岐,到了相府前,有杨戬接住,拜倒在地,口称:“师伯!今日驾临,想是为师叔而来?”

    赤精子点头答曰:“然也。快为通报。”

    杨戬遂入内,急报与武王,武王亲自出迎。请赤精子至银安殿,赤精子这才对武王打个稽首;武王竟以师礼待之,尊於上坐。赤精子曰:“贫道此来,特为姜子牙下山如今子牙死在那里?”

    武王听后,同众将士,引赤精子进了内榻;赤精子见姜子牙合目不言,迎面而卧,赤精子曰:“贤王不必悲啼,毋得惊慌。只今他魂魄还体,自然无事。赤精子同武王复至殿上,

    武王请问曰:“相父不绝,道长还是用何药饵?”

    赤精子曰:“不必用药,自有妙用。”

    杨戬在旁问曰:“几时救得?”赤精子曰:“只消至三更时,姜子牙自然回生。”众人俱各欢喜,不觉至晚,已到三更;杨戬来请:赤精子整顿衣袍,起身出城,只见十阵内,黑风迷天,阴云布合,悲风飒飒,冷雾飘飘;有无限鬼哭神号,竟无底止。

    赤精子见此阵,十分险恶,用手一指,足下先现两朵白莲花,为护身根本;遂将麻鞋踏定莲花,轻轻起于空中,正是仙家妙用。

    正是足下白莲生,顶上祥九五色呈;只为神仙犯杀戒,落魂阵内去留名。话说赤精子站在空中,见十阵好生凶恶;杀气贯於天界,黑雾罩於岐山。

    赤精子正看时,只见落魂阵内,姚宾在那里披发仗剑,步罡踏斗於雷门,又见草人顶上,一盏灯昏昏惨惨,足下一盏灯半灭半明,姚宾把令牌一击,那灯往下一灭,一魂一魄在葫芦中一迸,幸葫芦口儿塞住,焉能迸得出来?

    姚天君连拜数拜,其灯不灭。大抵灯不灭,魂不绝,姚宾不觉心中焦燥,把令牌一拍,大呼:“二魂六魄已至,一魂二魄,为何不归?”

    姚天天君使出浑身解数,都不能拜灭姜子牙最后一魂一魄,不由大怒,知有能人护持。不言姚天君发怒,接而连拜,且说赤精子在空中,见姚宾方拜下去,把足下二莲花往下一坐,来抢草人。

    这会儿正是姚宾拜起,抬头忽然看见有人落下来,乃是赤精子。

    姚宾不由大声喝道:“赤精子原来是你护持姜尚,不想你敢入吾落魂阵,抢姜尚之魂!”说罢忙将一把黑砂,望上一洒;赤精子慌忙疾走,只因走得快,把足下二朵莲花,落在阵中,赤精子几乎失陷落魂阵中,急忙借遁进了西岐。

    杨戬接住,见赤精子面色恍惚,喘息不定,杨戬曰:“老师可曾救回魂魄!”

    赤精子摇头,连说:“好利害!好利害!落魂阵几乎连我陷於里面,饶我走得快,犹把我足卜二朵莲花,打落在阵中。”

    这赤精子怎么说也是大罗金仙,更有罗天紫气护体,没想到那十绝阵太过厉害。姚天不君不过太乙金仙,乃截教二代弟子,却是让赤精子吃了亏,可见此阵险恶。

    武王闻说后不由大哭曰:“若如此言,相父不能回生矣。”

    赤精子曰:“贤王不必忧虑,料自无妨。此不过系子牙灾殃,如此迟滞,贫道如今往过所在去来。”

    武王曰:“老师往那里去?”赤精子曰:“吾去就来,你们不可走动,好生看待子牙。”

    赤精子吩咐已毕,离了西岐,脚踏祥光,来至昆仑山下。不一时有道行天尊,出玉虚宫而来,见赤精子至。忙问:“子牙魂魄可曾回?”

    赤精子把前事说了一遍:“借重师弟启师尊,问个端的,怎生救得子牙?”道行天尊听说后,入宦至宝座上行礼毕,把子牙事细细陈说一番。

    元始天尊曰:“吾虽掌此大教事体,倘有疑难。你教赤精子可去八景宫,参谒大老爷,便知端的。”

    道行天尊领命,出来宫外,对赤精子曰:“老师命你可往八景宫去,见大老爷,便知始末。”

    八景宫在三十三天外混沌虚空,赤精子前往倒也不难。离了昆仑山,架详云,以先天法宝护身,破开混沌,去往离恨天。

    赤精子离了道行天尊,驾祥云望玄都而来;不一时已到离恨天。此处乃大罗宫玄都洞是太清圣人所居之地,内有八景宫,仙境异常,令人把玩不暇。

    太清圣人自成就大道后,先在首阳山居住,悟得一门神通,名叫:“一气化三清!”以一口元气化出一位化身,居于大赤天,本体却是常居离恨天不得出世。故而修行者只知大赤天兜率宫却不知离恨天大罗宫。

    赤精子在玄都洞外,不敢擅入;等候一会,只见玄都大法师出宫外,看见赤精子问曰:“道友到此;有甚麽大事。”

    赤精子打稽首,曰称:“道兄!今无甚事,也不敢擅入。只因姜子牙魂魄游荡的事,细说一番,特奉师命,来见老爷。敢烦通报。”

    玄都大法师听说后,忙入宫至蒲团前行礼,启口:“赤精子宫门外听候法旨。”太清道人曰:“叫他进来。”

    赤精子入宫,倒身上拜:“弟子愿老师万寿无疆!”

    太清道人点点头,与赤精子说道:“你等犯了此劫,落魂阵姜尚有灾,吾之宝遭落魂阵之厄,都是天数,汝等须要小心。”

    说完后,与玄都大法师叫道:“玄都大法师取太极图来,付与赤精子;将吾此图,如此行去,自然可救姜尚,你速去罢。”

    赤精子得了太极图,离了大罗宫,一时来至西岐。武王闻说赤精子回来,与众将迎接,至殿前,武王忙问曰:“老师那里去来?”

    赤精子曰:“今日方救得子牙。”众将听说,不觉大喜,杨戬曰:“老师还到甚时候?”赤精子曰:“也到三更时分。”请弟子专待,等至三更来请,赤精子随即起身出城。行至十阵门前,捏土成遁,驾在空中,只见姚天君还在那里拜伏。

    赤精子将老君太极图打散抖开,此图乃盘古劈地开天,分清理浊,定地水火风,包罗万象之宝;化了一座金桥,五色毫光,照耀山河大地,护持住赤精子,往下一掷,入了落魄阵,赤精子一手正抓住草人,望空就走。(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洪荒之明玉请大家收藏:洪荒之明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